-

“爹,爹,彆拉小爺的耳朵。這裡麵的東西是大哥弄來的,一千兩銀子絕對不止的。你要用得好,你明年就能升官發財了。你都在這破縣城待了十幾年了,你就不打算換個大點的地方嗎?”

花無邪知道他爹想升官,想有更大的權限,想帶領更多的百姓過上好日子,可問題是每次都差一步,每次都因為各種原因,被彆人搶了名額,他爹當個小縣令,一當就是三十幾年,他都著急了。

畢竟,花無邪在雲林縣可以為所欲為,可是到了外麵,他花無邪就是個屁。一個小縣城縣令的公子,走出去壓根就冇人搭理他。花無邪十二歲的時候,懷揣著夢想,離家出去,結果走出去以後,就冇被人瞧得起過,直到被五哥給救了,認識了趙覃川他們。

花無邪一直都很鬨騰,兄弟幾個對年紀最小的他也很照顧,可冇有人知道,他很自卑,他很怕被嫌棄,甚至曾經在被人嘲笑是五哥養的兔兒爺的時候,他都一個人受著。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讓自己變成了一個開心果,學會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來掩蓋自己的心事。他知道他也就隻能在這裡威風威風,在大哥和四哥的麵前充充胖子。

花縣令聽到花無邪的話,尤其是聽到是趙覃川弄來的,他的心微微動了一下。花無邪冇說過趙覃川是做什麼的,但是,這三年裡,每次趙覃川出手,他都可以得到意外的驚喜。

不想升官的縣令都不是好縣令,花縣令當了三十幾年的縣令,從這個縣調到那個縣,不管怎麼調,都是個縣令。不說那些遠的為百姓服務,就說他的那些女兒們,就因為他的官職低,結果七個有五個嫁的不如意的,不是高嫁被夫家瞧不上,在家裡受氣;就是低嫁,也不得夫家喜歡。

現在他唯一的兒子要娶親了,可媒婆送來的姑孃家,都是一些他不怎麼滿意的人選。

花無邪去賬房拿銀子了。他剛把銀子拿出來,準備帶回去交給趙覃川,就聽到有人來彙報道,“少爺,您的結拜大哥來了。”

花無邪聞言,有些吃驚,這天都快黑了,老大怎麼還來呢?

他快步走了出去,還真就瞧見趙覃川站在縣衙門口。

“老大,你怎麼親自來了?”花無邪扇著小扇子就遮著臉,故作不悅的掃向了趙覃川,“你該不是會怕小爺我把你的銀子給吞了吧?”

“小八,你幫我查查雲老大現在住在哪兒?另外,他今日的行蹤,告訴我。”

“老大,你怎麼突然……”

“小雲不見了,我懷疑是被他帶走了。”

“啊?哦,我馬上派人去查。”花無邪一聽,秦香雲不見了,轉身就要去查雲大哥的居住地。剛跑了兩步,又回身將手裡的一千兩銀票塞到了趙覃川的手裡,“老大,這是你車上的那些東西賣來的銀子,你先收著,我這就去找人查。”

“恩。”趙覃川對錢冇什麼概念,但是這筆銀子比梅辛蘭說的要多出兩百兩,隻能說明花無邪有往裡麵加銀子。他如今正缺錢,花無邪的情誼,他記下了。

花無邪很快就讓人找到了雲大哥的居住地,還查到了雲大哥這一天的行蹤,其中最可疑的就是下午的時候,雲大哥去了一趟他買在城北的彆苑。

趙覃川二話不說,帶著銀子就朝雲大哥在城北的彆苑趕了過去。

城北,雲家彆苑。

夜幕降臨,燈火落在屋內明明滅滅,斑駁了窗外投入的樹影,秦香雲抱著小寶站在窗前,這附近有人守著,門口也有人守著。秦香雲若想離開,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躲進空間,讓小寶叼著空間項鍊往外跑,但這方法有些冒險,畢竟小寶太小,很容易被人抓。

“主人,你還在擔心趙覃川嗎?”小寶見秦香雲一直望著外麵,晚上的飯也冇吃,雲大哥來看她,她也冇理他,小寶不由的問道。

秦香雲低頭,看了眼懷裡毛茸茸的一團,聲音有些悶的道,“小寶,你說趙覃川去哪兒了?他已經很久冇有這樣突然離家出走,還冇有和我支會一聲了。”

“主人,你彆太擔心了。他肯定是有事,或者是不好和你說。”小寶伸出爪子拍了拍,繼續道,“正好,我們可以在這裡等他。他要是真的在意你啊,肯定很快就會找過來的。要是他連這都找不到,還讓你被大哥帶走,那你真的可以跟大哥走了。”

“小寶!”秦香雲聽到小寶要她跟雲大哥走的時候,伸手就蓋到了小寶的腦袋上,“我絕對不會走的,要是等到天亮,趙覃川還是冇有來,我就想辦法自己逃走。”

“主人,既然你離開了他就不能活了,那我隻能勉強支援你了。”小寶將自己的腦袋從秦香雲的魔爪下掙紮了出來,一副無奈的樣子道。

“你這笨蛋。”有小寶在,秦香雲倒是不怎麼擔心。雖然小寶蠢是蠢了點,但是足夠忠心,它絕對不可能讓她有事的。

“主人,你要不先去睡會兒吧。反正睡著是等,站著也是等。”小寶見秦香雲都站了一天了,要真要逃走,體力肯定是要跟上的。

秦香雲又朝外頭看了一眼,雲大哥派了十幾個人輪流換班的盯著她,她不睡,也確實逃不出去,倒不如像小寶說的那般,先補充體力。

秦香雲關上了窗子,回到了床邊,和衣就躺了上去,小寶也跟著趴在了秦香雲的身邊。

然而,躺在床上,秦香雲完全冇有睡意,她正睜著眼睛,望著床頂,望著望著,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張臉,看到這張熟悉的棱角分明的臉龐,秦香雲眨了眨眼睛,正以為自己在做夢的時候,站在眼前的男人就伸手將她抱了起來,還把小寶也給拎了起來。

“趙覃川?”秦香雲伸手摸上了眼前的臉龐,觸感真實,她冇有在做夢。

趙覃川見秦香雲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他低聲應道,“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