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人聽到趙覃川的話,他抬頭望向了趙覃川。秦香雲就在趙覃川的身後站著,這時秦香雲就發現被趙覃川壓製著跪在地上的那男人,眼珠的眼色居然是綠色的。

不知過了多久,那人垂下了眸子,然後,秦香雲就看到趙覃川鬆開了遏製著他的手。

“我會拿回你的賣身契。你隻需留在我們身邊五年,五年後,還你自由。”

那人聽到趙覃川這話,眼底閃過了一絲懷疑,不知是懷疑趙覃川能否拿回他的賣身契,還是懷疑趙覃川是否會在五年後還他自由。

但毫無疑問,冇有賣身契,無論他跑到哪兒,他的身份都隻能是奴隸。

“一言為定!”

“恩。”趙覃川說著道,“明日辰時在城門口等我。”

既然是他看上的人,躲過原主子的追捕,逃出城,就必須是必備的能力。

趙覃川說完,就帶著秦香雲離開了此地。

秦香雲回頭瞧了那人一眼,剛一瞧就被趙覃川給掰回了腦袋,秦香雲還拉著趙覃川的胳膊詢問道,“當家的,那人那麼厲害,真的會願意跟我們回家嗎?”

趙覃川聽到這話,看到秦香雲一直瞧著那人,他深深的看了秦香雲一眼。

看得秦香雲莫名其妙的,她哪裡說錯了嗎?

趙覃川冇回答秦香雲的話,他將秦香雲帶回客棧,就出去了。

秦香雲不過是洗了個臉,一轉身,就瞧不見趙覃川了。她猜到趙覃川可能是去那人的現主人那裡偷賣身契了,能買下連贏四十九場的人家,肯定不是小戶人家。秦香雲擔心的一整晚都在等著趙覃川,直到趙覃川安然無恙的回來,她才鬆了口氣。

趙覃川見秦香雲在擔心他,心情倒是好了些,洗漱了一番,抱著秦香雲就上床睡覺了,睡之前,還狠狠的吻了秦香雲兩次,秦香雲被吻的意亂情迷的時候,趙覃川抱著她就睡著了,簡直無恥到了極點。

第二天,秦香雲起了個大早,等一共十一個奴隸都送到了,秦香雲將他們安排到了馬車上,還給他們分了吃的,讓他們在馬車上等著,就開始出去給家裡的一群人買禮物了,趙覃川陪著秦香雲逛街,結果秦香雲買的全都是他們的,她自己倒是什麼都冇買。

買好東西,他們就回了客棧,秦香雲和趙覃川坐在馬車外麵,其他的奴隸全都在馬車裡麵坐著,他們帶著十一個人就去了城門口,在那兒,秦香雲還真的看到了昨晚的那個人,那人易了容,要不是那雙眼睛,秦香雲還真冇認出來。

趙覃川直接給對方看了他的賣身契,那人看到自己的賣身契的時候,他看趙覃川的眼神都有了一絲變化,在趙覃川叫他上馬車的時候,他一句話都冇說的,就上了馬車。

一上馬車,就見馬車上十幾雙眼睛正望著他。

好在當初秦香雲買馬車的時候,就買了一輛特彆大的,他進去的時候,還找得到空地落座,剛坐下來,就見車簾被掀了開來,一個長著鵝蛋臉,五官清秀,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的女子探了個腦袋進來,還給他塞了一張大餅,“你還冇吃飯吧,這是我自己做的。”

幾乎剛說完,那女子就被拽了出去,然後他就聽到外麵傳來了不滿的聲音,“當家的,你再這樣莫名其妙的拽我,你信不信我打你?”

當日中午,還冇吃飯花無邪就搖著小扇子站在飯店門口等著了,和花無邪一起待門口的還有小寶,老大和嫂子今兒個回來,身為最最可愛的花小八,刷存在感是必須的。

等到大概店裡的客人都離開的差不多了,花無邪可算是瞧見了熟悉的馬車,他連跑帶跳的就朝馬車那兒跑了過去,小寶也不落其後的朝著馬車就跑了過去。

“老大,嫂子,你們可算回來了。”

秦香雲見花無邪朝這邊跑了過來,她笑著就道,“小八,你是來要禮物的嗎?”

“咦?嫂子,你也給小爺我買了禮物嗎?是什麼?是什麼?快給小爺瞧一瞧。”花無邪見秦香雲都坐在外麵,想當然的以為馬車裡的都是禮物,然後,他就這麼衝上前,就掀開了馬車的車簾,然後,瞧見的就是十幾雙直勾勾的望向他的眼睛。

“臥槽,啥情況?嫂子,這馬車裡怎麼這麼多人啊?”此時,秦香雲和趙覃川已經下了馬車,朝飯店裡走了進去,花無邪連滾帶爬的就追了上去。

上次看到的都是死的,這次看到的居然都是活的,額,貌似有一兩個快死的。

“哦,外麵的人都是這次我和當家的買回來的人。”秦香雲說著,走到了梅辛蘭那兒,叫道,“村長,村長,有事需要你幫忙,麻煩你醒醒啊。”

梅辛蘭依舊靠在那兒,隻是雙眸眯起了一條縫。

“村長,我和當家的買了十二個人回來,麻煩你安排下住處。家裡的屋子不夠了,你能暫時和小八擠一擠,空出一個房間來嗎?”

她等會兒去買些鋪蓋,在地上多墊兩床,分成兩批,一批睡在這裡的空房間裡,一批睡在梅辛蘭空出來的屋裡,應該是可以睡的,等明天了,再想彆的辦法。

“你可真是麻煩。”梅辛蘭打了個哈欠,還是朝外麵走了出去。

秦香雲見梅辛蘭雖然嘴裡總說麻煩,但每次都還是去幫忙,不由得笑了笑,朝後院白大夫和幼幼待的那間屋裡走了過去。

“師傅,幼幼,我回來了。”

白大夫和幼幼一聽到秦香雲的聲音,全都迎了出來。

幼幼朝著秦香雲就撲了過去,“孃親,你回來啦。”

“恩,回來了。”秦香雲抱起幼幼,望向白大夫道,“師傅,外麵有好幾個人受了傷,還得麻煩您幫忙瞧瞧傷勢。”

“恩?”白大夫聞言,疑惑的瞧了秦香雲一眼,“寶貝徒兒,你和川小子昨晚乾啥去了?怎麼會有人受傷的?”

“我們去買人了。師傅,您還是快幫忙瞧瞧吧,要是死了,銀子就白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