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你彆買了。你要有銀子,還是去縣城裡買吧,我們這鎮……”秦香雲一聽,就開口阻止了。

雲大哥卻是嚴肅著臉,一本正經的望著秦香雲道,“小妹,難道你不希望大哥住得離你近一些嗎?縣城裡,大哥已經有宅子了,就是上次帶你去過的那一處。”

雲大哥一嚴肅,秦香雲就有點怕怕的,她見大哥是鐵了心了,也知道大哥買下來,肯定是不會怎麼住的,她沉默了片刻道,“那大哥,你買棟小點的。你平日裡東奔西跑的,花銷也大,雲家酒樓現在就靠你撐著了,你買棟小點的就好。”

“恩,買小的。”

秦香雲和雲大哥在屋外說話的時候,趙覃川就在屋內,聽到兩人的對話,尤其是聽到雲大哥要在鎮上買宅子,他並不是那麼高興。

但他也知道,那是小雲的大哥,他不可能阻止兩人的親近。

買宅子總比和三哥一樣住在家裡,隨時隨地冒出來,打擾他和小雲的好。

最終,大哥就這麼臨時下了決定,過兩日在鎮上買宅子。

大哥見秦香雲冇什麼大礙,想到回去還有其他的事,就囑咐了秦香雲幾句,又瞧了眼走出來的趙覃川,眼中帶著明顯的警告的道,“照顧好我小妹,我過兩日就搬過來。”

趙覃川瞧了雲大哥一眼,將秦香雲給拉到了自己的身邊,開口道,“我會照顧好小雲。”

雲大哥在當天下午就回去了。

秦香雲見大哥回去了,莫名的有點兒捨不得,雖然隻是去縣城,很快就會到鎮上來買宅子,搬過來的,可是還是有些捨不得。

趙覃川見秦香雲一直眼巴巴的望著雲大哥的背影,他將人拉回了房間,狠狠的就親了一口,來勢洶洶的把秦香雲親到除了他,再也想不了其他的事情。

秦香雲被親的軟在了趙覃川的懷裡,緩過氣,伸手就捶了趙覃川一下,“當家的,他是我大哥。”

大哥也不行。

以前三哥在這兒的時候,可冇見自家的小媳婦對著三哥摟摟抱抱,還整個人趴在三哥的背上的。那刺眼的依賴感,是以前專屬於他的,誰都不能奪走。

“等有銀子了,我帶你去縣城裡買宅子。”這是趙覃川抱著秦香雲說的話。

大哥來鎮上買,他也可以去縣城裡買。

小雲不讓他出去,他現在是冇有銀子,但是不代表他以後也冇有。

秦香雲聽到這話,哭笑不得的瞧了趙覃川一眼道,“你這是在和大哥慪氣嗎?”

趙覃川沉著張臉,不說話。

秦香雲見狀,摟著他的脖子,將他的腦袋拉下來了點,踮起腳尖就在他的唇上親了口道,“好,等以後你的鏢局開起來了,賺銀子了,你就帶我去縣城裡買大宅子,買比大哥還要大的宅子,好不好?”

趙覃川被秦香雲親的,臉上的表情可算是好看了些。

他伸手摸上了秦香雲的額頭,眸光有些暗沉的問道,“頭還疼不疼?”

“隻要你不和大哥打架了,也不再莫名其妙的發脾氣了,我的頭就不疼了。”秦香雲摟著趙覃川的腰,將小臉埋到了趙覃川的胸前,低聲道,“當家的,我剛是裝的,我根本就冇事,我是怕你和大哥吵起來。”

趙覃川,“……”

安撫了趙覃川的小情緒,秦香雲見飯店又開始忙碌了起來,她想出去搭把手,可趙覃川卻是不讓她出去了,還硬是要她趟床上休息,就算她說是裝的,是假的,自己好得很,都還是不給她出去。

秦香雲冇辦法,就隻能在屋子裡窩著,窩到晚飯都是趙覃川親自端過來的。

原本回桃花村,都是走路回去的,可趙覃川卻硬是要讓她上馬車,用馬車帶她回去。

自家男人對自己好,總冇有拒絕的理由,秦香雲乾脆就任由趙覃川去了。

秦香雲看趙覃川今日對自己這麼好,她想著那應該是有求必應的纔對,因此,在夜幕降臨,趙覃川回屋之後,秦香雲躺在床上,用一隻手撐起了腦袋,就望著趙覃川道,“當家的,和你商量件事唄。”

趙覃川見秦香雲就穿著件單薄的褻yi倒在床上,還用那種勾人的眼神望著他,他的眸光沉了沉,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伸手就將她身上的被子給拉了上來,將她裹成了一個球,見她再冇露出任何肌膚,才沉聲問道,“何事?”

秦香雲被裹的就剩下個腦袋留在外麵了,她望著趙覃川,想把手伸出來。可是趙覃川一察覺到她的舉動,就伸手抱住了她的那個球,讓她根本就冇辦法把胳膊從被子裡抽出來。

“當家的,你做什麼呢?”秦香雲掙紮了兩下掙不動,氣鼓鼓的瞪向了趙覃川。

“天冷,彆凍著。”

秦香雲,“……”

“好吧,好吧。但是你也不能把我捆的這麼緊啊。你要真怕我凍著,你上來,我抱著你,我就不冷了。”秦香雲隻剩下一個腦袋露在外麵,一雙眼睛在夜色中明亮而清澈,水靈水靈的望著趙覃川。

趙覃川很想把她的腦袋也用被子蓋起來,但最終,自然是冇有的。

他走到桌前,一口氣就吹熄了屋裡的燭火,這才脫了衣物上了床,任由秦香雲那具又香又軟的身體纏到自己的身上來。

“當家的。”秦香雲伸手在趙覃川的胸前戳了戳道,“我有事和你說。”

“恩。”趙覃川身上就抓住了秦香雲亂戳的手,還把她的身子稍微外移了些。

秦香雲察覺到了趙覃川的舉動,她不但不讓趙覃川把她推開,還手腳並用的纏到了趙覃川的身上,整個人趴在他身上,露出一個腦袋望著他道,“我有事和你說。”

這次趙覃川連個“恩”都冇回答,隻是一雙深邃的眼睛猶如泛著光似的落在秦香雲的臉上,秦香雲被他這極具侵略性的視線瞧的都嚥了咽口水。

而趙覃川的某些反應,更是讓她的臉瞬間就爆紅了起來。

她今兒個真的冇有成心挑逗他,她是真的有事和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