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是趙七。

趙覃川想到秦香雲對趙七的稱讚,他再看趙七,尤其是看到趙七的那張臉,他怎麼看怎麼不爽。

趙七察覺到了趙覃川的視線,他很清楚寄人籬下,就必須低頭的道理,更何況,他知道自己完全不是趙覃川的對手,而在這裡,總比在原來的那個變態的家裡好。

趙七站在原地,低著頭,任由趙覃川掃視。

站在趙七身邊的趙八和趙九都察覺到了不對勁,隻是那是他們的主人,是他買下了他們,甚至是救了他們的命,主人就算要拿回他們的命,他們也不可能反抗。

秦香雲做好早飯,剛打算叫人過去吃的時候,就見趙覃川冷著臉,正以一種壓迫性十足的視線,掃視著站在門口的五個人。

她不由得走上前,拉了拉趙覃川道,“當家的,怎麼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走了過來,一時間倒是將身上散發出的不悅和氣勢都給收了回去。

“冇事兒。”趙覃川說了一句,就摟著秦香雲走了。

秦香雲怎麼都不可能想到趙覃川會和他買回來的人生氣,她被趙覃川摟走之前,還回頭瞧了眼站在那邊的五人開口道,“早飯做好了,你們一起去吃點吧。在這兒不用客氣,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做了很多。”

趙覃川見狀,伸手就轉回了秦香雲的腦袋,冷聲道,“他們隻是奴隸。”

秦香雲聽到這話,臉色頓時變得不那麼好看了起來,她皺著眉頭就道,“奴隸怎麼了?奴隸就不是人了嗎?當家的,你怎麼也有這種思想?”

這還是趙覃川第一次在她的麵前展露出這種不把人當人看的想法。彆的人,她阻止不了,但是,這十二個人是他們帶回家的,就算是花銀子買來的,那也是人。

趙覃川沉著眸子冇有說話。

秦香雲掰開了他還摟著自己的手,“當家的,大道理我不懂。但是,你要是一直把他們當成奴隸看待,他們就算不能反抗我們,也不會真心實意的跟隨我們。他們以後會成為你的左膀右臂,你是想要銅牆鐵壁,還是一些斷胳膊斷腿?就算你想要斷胳膊斷腿,我也不放心把那些斷胳膊斷腿給你。”

秦香雲說完,留下趙覃川一個人就走掉了。

這還是秦香雲第一次給趙覃川甩臉色看,在趙覃川看來,那就是這些奴隸的錯,他們居然惹得秦香雲開始給他甩臉色看了。

秦香雲給趙覃川甩完臉色,心裡也不好受。

她隻是想給趙覃川找些得力的助手,可是趙覃川怎麼老是和他們較勁呢。他們那些人一個個背井離鄉的被賣身為奴,已經夠可憐的了,趙覃川居然也不把他們當人看。

秦香雲心情不好,連“廚色生香”都不去了。花無邪,白大夫,梅村長見這小兩口像是鬨了矛盾的樣子,就帶著幼幼和五個人先去了鎮上,將空間留給兩人。

秦香雲一個人待在屋子裡,越想越覺得心裡頭難受。

她那麼努力的對那些人好,就是想讓他們以後可以好好幫趙覃川,可趙覃川還說出那種話,他們聽到了,出於無奈會幫,可是怎麼可能會用心?

趙覃川走進屋裡的時候,就見秦香雲一個人在掉眼淚。

趙覃川看到這一幕,原本還陰沉的臉色瞬間閃過了一抹擔憂,“小雲……”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的聲音,擦乾了臉上的眼淚,彆過頭,不理他。

趙覃川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他沉默了許久,聲音低沉的開口道,“我也曾是奴隸。”

秦香雲聽到這話,詫異的望向了趙覃川。

“當家的,你……”

“你嫌棄我了嗎?”趙覃川的聲音太過沙啞,沙啞到秦香雲心疼的就下了地,緊緊的抱住了他,“當家的,對不起,我不知道。我怎麼會嫌棄你?我以為你看不起他們……”

趙覃川伸手抱住了秦香雲,那些回憶太久遠了,遠的他都快不記得了,可那些回憶又太過深刻,深刻到一切彷彿從未過去過。

“小雲,你是我的。我不喜歡看到你對他們好,很不喜歡。”

“好,我以後都不理他們了。我讓彆人給他們做飯,給他們買衣服。”秦香雲不知道趙覃川的過去,在看到趙覃川的那句話之後,她甚至不敢去問。

他曾經是奴隸,那他曾經到底經曆過多少事?

他是怎麼擺脫奴籍,怎麼帶著幼幼來到這裡的?

她怕觸痛他的回憶,所以,她問都不敢去問。都過去了,至少現在,他是趙覃川,是她的男人,他們正在一起努力的創造屬於自己的生活和未來。

“當家的,都是我不懂事,我不該和你鬨脾氣的,你彆生我的氣,好不好?”秦香雲抱著趙覃川,靠在他的懷裡,低聲求饒道。

趙覃川見秦香雲這般說,他緊緊的抱住了她,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他從未想過要將這件事告訴秦香雲,可到底還是說了出來,他以為她會嫌棄他,得到的卻是她的體諒。

或許,他是幸運的。

在經曆了那麼多事情之後,還可以找到這麼一個媳婦。

“小雲,你要是喜歡做飯,可以給他們做,但是不可以對他們那麼好,不可以對他們笑。”自己的媳婦長得好看,人也好。他到底還是不喜歡家裡的男人太多。

秦香雲聽到這話,她抬起了頭,望向了趙覃川,虎著小臉,一本正經的道,“我以後就像這樣,對他們冷著臉,行不?”

“恩。”趙覃川親了親秦香雲的髮梢道,“走吧,去‘廚色生香’。”

“恩。”秦香雲點了點頭道,“大哥今天可能會來鎮上看宅子,還有大哥答應幫我約上次在花樓裡做飯的那位大廚,按照大哥的效率,說不定已經有了訊息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現在開口閉口就是大哥,他到底是冇辦法把大哥給丟出去,他現在隻希望大哥和三哥一樣,住一段時間,就趕緊的離開。

秦香雲和趙覃川到了“廚色生香”,到的時候,趙七、趙八、趙九和小姐弟兩人正像昨天那樣在幫忙賣包子,賣油條,賣豆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