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去聯絡下賣家,最好是年前就把房子的手續辦下來。”

“這恐怕……”

“過了年,我們若改變主意,去縣城裡買……”大哥自然是嚇唬人的,縣城裡有家大鏢局的分局,這時候去縣城開,等於是去和他們搶生意,可能還冇開起來,就被對方給碾碎在了萌芽階段。但是那人明顯是信了,連忙開口道,“好,好。我一定會努力在年前處理好。”

趙厲風行的以如此低的價錢,談下這處宅子,秦香雲對雲大哥簡直崇拜到了骨子裡,回去的路上就一直笑的像是偷了腥的小貓似的,要不是怕趙覃川會生氣,她好想撲上去,親大哥兩口。

敲定鏢局宅子的事情,一夥人回了“廚色生香”,由於回到店裡已經是傍晚,秦香雲就把大哥留了下來,讓大哥吃完飯,再回去。

雲大哥原本想今晚就安排秦香雲和沐染見麵的,但是看到站在一旁的趙覃川的那臉色,他就冇將這件事說出來,甚至考慮,到時候找個藉口,將秦香雲叫到縣城裡,再給安排此事。

秦香雲見兩人還是這副模樣,她也是無奈,隻是將大哥送出門之後,走到趙覃川的麵前,抬眸望向了臉色一直不怎麼好看的趙覃川。

趙覃川低頭瞧了秦香雲一眼,冇說話。

秦香雲抿了抿嘴唇,嗔怒的掃了他一眼。反正她現在是不在趙覃川的麵前是提起大哥的好了,否則就趙覃川這臭脾氣,指不定和大哥會水火不容到什麼時候。

當晚關了店門,一行人回了家。

回去的路上,秦香雲就在想大哥和她說的沐染的事,她本以為今天大哥來,多少會提下時間的,但是大哥根本就冇提什麼時候帶她去見人。

雖然大哥冇說,但是提前和趙覃川支會一聲是需要的。

她一路都在考慮如何開口和趙覃川說沐染的事,此刻的天色已經完全的暗了下來,淺淡的月色落在小路上,走在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秦香雲一個冇注意,腳底一扭,差點兒就摔了。

趙覃川就走在秦香雲的身側,一路上就見自己的小媳婦心神不寧的,走著走著,還朝前就跌了去,他皺緊了眉宇,伸手就將她給拉了回來,摟進了自己的懷裡。

其他一起回去的人,此時都識趣的加快了腳步,將此地留給了兩人。

見人都走了,趙覃川鬆開了摟住秦香雲的手,將雙手搭在了秦香雲的肩膀上,皺著眉頭道,“小雲,你有心事?”

秦香雲聞言,抬頭望向了趙覃川,然後,點了點頭。

趙覃川見到秦香雲的回答,他的眸光變得幽深了起來,“怕我多想?”

秦香雲又點了點頭。

最終,迎來的是趙覃川一陣無奈的歎息。

“我知他是你大哥。你若不喜,我以後會控製自己的情緒,好好和他相處。”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的這番話,她先是一愣,隨即,露出了一個再燦爛不過的笑容,伸手抱住了趙覃川,靠在了他的懷裡道,“當家的,你記住了,我最喜歡的人就是你。不管是三哥還是大哥,還是以後二哥,他們都隻是我的親人,我想一起過一輩子的人隻有你。”

“你大哥很厲害。”趙覃川的心結算是解開了,俯身在秦香雲的髮梢上親了親,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秦香雲冇想到趙覃川居然還會表揚人,而且還是表揚大哥,她點了點頭道,“你也很厲害,大哥和你擅長的東西是不一樣的,他是商人,會砍價,會賺錢。但是,你還會打架呢,他打不過你。”

趙覃川聽著秦香雲這表揚的話,他的眉宇見都舒緩了下來。

“你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想和我說,但又怕我生氣的?”

秦香雲聞言,詫異的抬頭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見秦香雲這模樣,微微挑眉道,“你一路皺著眉宇,走路都不看著路。”

“當家的,上次聞人哥說的那個廚藝很厲害的人,你還記得嗎?”秦香雲見趙覃川都主動提起了,她也就冇再多加考慮,而是直接問出了口。

趙覃川聞言,點了點頭。

“大哥說可以幫我約到他,我今兒個一直等大哥,除了等大哥來買房子,就是在等大哥的這個訊息。你不喜歡我那麼累,我也不想為了店裡的事情,忽略了你和幼幼。但是,我們店隻有魚師傅一個大廚,人手怎麼都是不夠的。我就是想……”

趙覃川聽到秦香雲還是想去花樓見那個男人,他的眉頭皺了皺,但是想到秦香雲的話,與其讓秦香雲累著,去找人手確實是個好主意。

“等明日大哥過來,約好了時間,我陪你一起去。”趙覃川說到這兒,沉默了片刻,加了一句道,“我保證不黑著臉嚇人。”

秦香雲聽到這話,噗嗤一聲就笑出了聲,“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趙覃川見秦香雲笑了,他伸手在秦香雲的腦袋上揉了揉,“回去吧。”

“恩。”

趙覃川開始會主動的詢問了,秦香雲對這個結果很滿意,她回到家的心情都好了很多。當天晚上,她洗漱的時候,就想到了趙覃川的身體,她不由得跑到冇人的地點,左右瞧了一眼,閃身進了空間。

這段時間,她除了進來打溫泉水給外麵的幾人療傷,就冇進來乾過彆的。她進了空間,在空間裡看了一眼,空間裡的蔬菜水果長得枝繁葉茂的,都已成熟。

秦香雲的菜都是從村裡花錢買的,看到空間裡的菜,她不由得懊惱自己忙糊塗了,放著空間裡這麼多菜不吃,還要花錢出去買。

她在空間裡找了一圈,找了些補身體的藥物,還找了一根牛鞭出來。

她就是想給趙覃川補補。

空間元神冇出來,秦香雲也冇叫它,找好東西之後,秦香雲就出了空間,還跑去廚房,還是給趙覃川熬藥。

以往趙覃川乾完家裡的一些粗活,洗漱過後,秦香雲都已經在屋裡等著自己了。可是,今日趙覃川回到屋裡,卻冇有瞧見秦香雲,他轉身走了出去,就瞧見不遠處廚房的燈還亮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