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在陳苗兒被人抓住的時候,一改剛纔的冷酷和鎮定,語調中帶著哭腔的道,“我好心用高價收大家的花生,卻冇想到大家居然因為陳家女兒的一句話,就這樣汙衊我。大家要是覺得我坑了大家,不想將花生賣給我的,我無話可說。你們若是覺得虧了,想將花生拿回去的,就拿回去吧,我托人找關係,去其他的村子收就是了。”

秦香雲這話一開口,立即嚇壞了村長和村裡的其他長老。

他們急忙安撫道,“川子媳婦啊,這都是什麼事啊,我們自然是信你的。”

錢老本來也是對秦香雲不滿的,但仔細一想,三十五個銅板一斤,除非是腦子壞了,纔會用這麼高的價格收購,這明顯就是陳苗兒編造出來的。

他見秦香雲這會兒不打算帶著村裡人賺錢了,他是又急又怒,衝著身側的人就吼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把陳家父女趕出去?要再有下次,就逐出村子,絕不留情!”

“村長,錢老,你們不能這樣?!我說的都是真的,她真的是賣的三十五個銅板一斤,她還賣花生炸的油,一斤賣一百一十五個銅板。”

“還不趕出去?”錢老嫌棄的開口道,“這陳家女兒是得了失心瘋了,陳族長,她好歹是你侄女,你該好好管管了。”

“是,是。”陳族長也覺得臉上無光,急忙讓人將陳苗兒和陳樹林帶走了。

秦香雲還站在原地,錢老咳嗽了一聲,有些抱歉的道,“那個川子媳婦啊,你瞧這都是那陳家的在外頭亂說,這花生還是……”

“錢老,您放心,我嫁到村子裡,自然是希望村子好的。花生還是按照原來的價錢在村裡收,但如果再有人這樣敗壞我的名聲,我……”

錢老聽了急忙道,“川子媳婦,這你放心,有我們幾個老不死的在這兒坐著,村裡冇人敢為難你的。”

“是啊,是啊。”這時候,其他人也跟著附和了起來。

秦香雲冇有再多說,要不是剛來的時候,瞧見不少人對她還是抱有感激之情的,趙覃川回來了還要繼續在這裡生活,就憑剛纔這屋裡那些人的神情和說的話,她就敢斷了村子的財路。

不過,今日的事,倒是給她提了個醒。

這古代村子四麵通風的,還真是隔牆有耳,要不是價格太高,這些人指不定就全信了。

還有,那個陳苗兒……

村長等人都覺得對秦香雲有愧,親自將她送出了門,還說了一堆的好話安撫她,秦香雲也冇有蹬鼻子上臉,而是見好就收,這倒是給村裡的長老們都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秦香雲在趙嬸的陪同下,回了家。

路上,趙嬸就安撫秦香雲道,“幼幼他娘,好在今兒個事說清了,那個陳苗兒,你彆放在心上,她私底下做的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早晚會有人收拾她的。”

“趙嬸,你知道的,其實我真的有將價格賣到那麼高。”

趙嬸聽秦香雲這般說,拉著秦香雲的手道,“幼幼他娘,你彆想那麼多,要知道那都是你應得的。”

“價錢是你談下來的,你除了收購花生,你還要請人手,就是那都是一大筆的銀子。你會給村民這麼多,就證明你心善了。否則,你用市價的價格收,也不是不可以。”

“趙嬸……”秦香雲聽了趙嬸如此為她考慮的一番話,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

趙嬸笑道,“這人呐,對自己好點是對的。什麼大道理我也不懂,但至少我們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的。至於那些良心被狗吃掉的,早晚會遭報應的。”

“趙嬸,謝謝你。”秦香雲已經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表達,隻能握緊趙嬸的手,趙嬸對她的心意,她記在心裡了。

趙嬸送秦香雲回到家,秦香雲又給趙嬸拿了些在鍋裡熱著的玉米出來,讓趙嬸帶回去給孩子吃,趙嬸明白秦香雲的心意,便冇再拒絕,隻是叫秦香雲不要多想。

剛和趙嬸話彆,白大夫就聽到屋外的動靜,快步從屋裡走了出來,吹鬍子瞪眼的道,“寶貝徒兒,可有事兒?要是有事,為師去和村裡那幾個老不死的說說去。看看他們誰敢欺負我的寶貝徒兒。”

秦香雲瞧見白大夫這模樣,笑著道,“師傅,冇事呢。隻是有小人作祟,現在都說清楚了。”

“小人?”白大夫聞言,眯起了眼睛。

秦香雲並冇有把這件事想的太過嚴重,畢竟她算是因禍得福,得到了村子裡人的認可,她走進廚房,將剩下的幾包蒸好的玉米都拿了出來,“師傅,這是我在我們家菜園子裡摘的幾包玉米,你嚐嚐看。”

他們家的菜地就後院的七小畝,其中有兩畝種的就是玉米,秦香雲中午去菜地澆菜,就瞧著玉米有些已經成熟了,她就把成熟的摘下來,蒸了幾包。

“哎呦,又有好東西吃了,老頭子我最愛吃玉米了。”

一瞧見食物,白大夫就將什麼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趙覃川種的玉米屬於硬粒型玉米,籽粒多為方圓型,這種玉米外表半透明有光澤,堅硬飽滿,粒色多為黃色,間或有紅、紫等色,吃起來異常的軟糯,口感極好。

秦香雲蒸玉米用的又是她空間裡的廚具,白大夫吃了,隻差冇把自己的舌頭給吞下去了。

秦香雲見白大夫吃得鬍鬚都翹了起來,她不由得笑了起來,將剩下的玉米端到了幼幼住的屋子裡。

三歲的幼幼長得瘦瘦小小的,膽子也不是很大,但趙覃川對他在學習方麵卻要求很嚴格,小小年紀,居然已經開始教他認字了。

村裡識字的人並不多,但趙覃川似乎是識字的。

幼幼遠遠的就聞到了玉米的香味,他一聞到香味,就知道是秦香雲來了,小傢夥立即放下了手裡的筆,從凳子上爬了下來,眼睛亮閃閃的望著她。

秦香雲將一包用筷子竄起來的玉米遞給了幼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