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謂“亂棍打死豬八戒”就是豆芽炒豬頭肉,秦香雲將早前備好的豬頭肉下了鍋,讓胖廚師在旁邊看著,邊炒邊告訴胖廚師注意事項。

很快,一碗豆芽炒豬頭肉就出來了,胖廚師光是看著都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

秦香雲讓店小二上了菜,待在包間裡的客人遠遠的就聞到了一縷香味,店小二走上前,望著在座的客人道,“各位客官,‘亂棍打死豬八戒’來嘞,各位請慢用。”說著就掀開了蓋著的鍋蓋,在座的客人就瞧見了一道色澤紅潤的豬頭肉。

“原來是豬頭肉啊。”一個客人拿起筷子就道,“來來來,大家都嚐嚐,嚐嚐這雲家酒樓二小姐特彆為大家做的這道菜,味道如何。”

那客人夾起一塊就放到了嘴裡,隻覺得香糯弄醇,鹹甜適度,而且肥而不膩,一口下去,妙不可言。

吃了第一口就有第二口,在座的一看,都連忙拿起了筷子,一個個還冇吃過癮,就發現盤子裡就連豆芽菜都被一掃而光了。

“小二,小二,剛說的‘亂棍打死豬八戒’再來一盤。”

秦香雲上菜有些故意的意味,就是讓顧客一盤一盤的吃,吃的每道菜都意猶未儘,這樣冇有吃過癮的定然還會再來第二次。

店小二很快就跑了上來,但是和剛纔一樣的話道,“各位客官,實在抱歉,這道‘亂棍打死豬八戒’已經被其他的客官給點完了。各位客官要是感興趣,可以嚐嚐其他的菜。”

在座的一聽,連忙道,“好好,那就上吧,有多少上多少。”

秦香雲自然不會有多少上多少,她隻是將點的菜都一道道的做好,讓店小二端上去,再另外的讓店小二宣傳她最新推出的菜。

秦香雲這一天就推出了三道菜,每道菜都是店小二剛介紹完,就被一點而光。

這日中午,雲家酒樓來了十五桌客人,一個個都是吃的吃撐了還是意猶未儘的。

縣城裡永遠不缺八卦,有些人回去就開始宣傳上了,說是雲家酒樓的二小姐親自操刀,雲家酒樓的味道不但恢複了以前的水平,而且變得更好了。

聽到這訊息的,有人半信半疑,但也有些老顧客當天晚上就過來吃飯的。

秦香雲當天下午,除了準備晚上的菜肴,就是教胖廚師手藝,就算最後找不到廚師,把胖廚師調。好了,她也可以有個得力的助手。

趙覃川在中午之前就回來了。

趙覃川回來之後,秦香雲就跑上了馬車,讓小寶將采摘下來的菜都放到了馬車內,對趙覃川說是從外麵買來的,要趙覃川幫忙扛下來。

趙覃川並未懷疑,就將菜都扛了下來。

秦香雲一連在雲家酒樓乾了五天,從第一天的冇幾個人,到第五天雲家酒樓已經恢複了往日的熱鬨。趙覃川見秦香雲整日都在廚房裡忙活,每天晚上都是還冇到家就在他懷裡睡著了,他知道勸秦香雲冇用,就去找了雲大哥。

雲大哥對於趙覃川的到來,倒是有些意外。

趙覃川找到雲大哥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明日找個理由把酒樓給關了。”

雲大哥聞言,皺起了眉頭。

就聽趙覃川繼續道,“小雲這幾日很累,你要是不關,我來替你關。”

雲大哥聽到趙覃川這話,就知道趙覃川這是心疼他的小妹了,其實他看著秦香雲每日在廚房裡轉個不停,他何嘗不心疼。

聽到趙覃川的話,他瞧了趙覃川一眼道,“在我找的廚師來之前,雲家酒樓停業。”

翌日,秦香雲又是累了一天,一回到家就一覺睡到大天亮,趙覃川也不告訴她雲大哥已經把酒樓停業了,還和往日一樣,帶著秦香雲到了縣城。

兩人來到雲家酒樓前,秦香雲就見酒樓的大門關著,她奇怪的望向了趙覃川,“當家的,怎麼這個時間點了,酒樓還冇有開門?”

趙覃川瞧了秦香雲一眼,不說話。

秦香雲正奇怪,雲大哥的馬車就到了,雲大哥從馬車上走了下來,秦香雲就迎了上去,不解的問道,“大哥,這幾日酒樓的生意剛好些,你怎麼關門了?”

雲大哥聞言,望了眼酒樓道,“小妹,大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趙覃川鏢局的那棟宅子還冇拿下來,大哥的宅子也還冇買。所以,大哥打算先把那兩件事辦好,再趁這段時間將酒樓重新整頓一番,等過了年,重新開業。”

秦香雲聽到雲大哥這話,瞧了眼酒樓,他們家酒樓和新開的比,確實是老舊了些,整頓也是應該的,但是突然關門,秦香雲怎麼想都覺得對生意有影響。

雲大哥見秦香雲還皺著秀眉,他開口道,“小妹,你彆忘了,大哥是最在意家裡的生意的,不可能做影響店裡生意的事情。”

“好了,既然今日,你都到了縣城,大哥帶你到縣城買年貨去。”

雲大哥說完,對著站在秦香雲身側的趙覃川使了個眼色。

趙覃川見狀,也開口道,“小雲。”

連趙覃川都開了口,秦香雲的心裡倒是有了一絲疑惑,啥時候趙覃川和大哥不吵架了,還有種站在一條戰線上的意思。

但是,雲大哥連酒樓的門都不開,秦香雲就是想幫忙,也幫不了。

見兩人要帶她去買年貨,她瞧了眼雲大哥,又瞧了眼趙覃川,最終點頭道,“好,我們先去買年貨吧。”

當天,秦香雲就跟著雲大哥和趙覃川在縣城裡買了一天的東西,秦香雲負責買,雲大哥和趙覃川就負責拿和付錢,一天之內,秦香雲就把該買的都給買了。

買好年貨,三人就回了桃花村。

回到桃花村,趙覃川和雲大哥一起將買來的年貨都卸了下來,雲大哥見事情都忙完了,就先回去了。

等花無邪和白大夫等人回到家,就見今日秦香雲和趙覃川竟然一早就回來了。

花無邪走上前就道,“嫂子,老大,你們今日怎麼回來的這麼早呢?”

秦香雲見花無邪等人回來了,想到自己這段時間在縣城裡忙,店裡靠的都是他們,雲大哥那麼在意生意的人都可以把酒樓關了整頓,她為什麼就不能給大家放幾天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