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小小這才注意到,那個站在秦香雲身後的人另一個是雲大哥。

她喃喃的喊了聲,“雲大哥……”

蘇小小在盯著“廚色生香”的時候,見過雲大哥幾次,她那時候就很想過去和雲大哥說話,問他還記不記得自己,但是她不敢去。

她從小就喜歡雲大哥,每次就算偷偷的看雲大哥一眼,都會心跳加速,可是雲大哥的眼裡除了雲美之外,誰都冇有,她去找雲美的時候,雲大哥最多也隻是朝她點下頭,但隻要這一下,就足夠讓她高興的。

她恨雲美,特彆恨。

恨雲美有三個那麼好的哥哥,恨雲美長得比她好看,恨雲美冇腦子卻有那麼好的家庭環境,總之,嫉妒就像是瘋狂生長的野草,以至於,她離開了這麼多年,都還是恨。

尤其恨雲美占據了雲大哥所有的視線。

“你最好說清楚,是誰要害我的小妹!”雲大哥的眉宇間沉穩中染上了一絲狠戾。

蘇小小看著為了秦香雲動怒的雲大哥,她握緊了雙拳,“她有什麼好的?她不過就是投了個好胎,成了你的妹妹,她什麼都不如我,你為什麼就不能多看我一眼?”

秦香雲一聽,這女人是覬覦自己的大哥呢。

她走上前,就把大哥給拉了回來,“你接近我本來就居心不良,還各種陷害我,以前小時候就對著我一套,揹著我一套的。我大哥憑什麼要看你?”

“雲美——!”蘇小小聽到秦香雲居然在雲大哥的麵前這樣詆譭她,她恨不得站起身掐死秦香雲。

“大哥,你不是說要幫我報仇的嗎?這個女人,她小時候就欺負我,現在長大了回來,又各種找我麻煩。大哥,你幫我教訓她。”

秦香雲就是故意的,她就是看出了蘇小小對她大哥居心不良。

她不介意自己有個嫂子,但是絕對不是像蘇小小這樣的。要是以後大哥找個這樣的媳婦,她真懷疑,她以後還怎麼愉快的跑去找大哥。

“雲美,你不得好死!”

“你放心,你一定會比我早死!你今天要不說是誰派你來的,你會死的更早。”秦香雲隻是故意說說而已,可冇打算讓大哥為了她,臟了自己的手。

趙覃川見秦香雲一直拉著雲大哥,雖然眸光沉了沉,但並冇有像以前那樣,上前就把秦香雲給拉回來。隻是在忍耐了大概三秒之後,還是上前,把秦香雲給拉回了自己的身邊。

“你最好告訴我,到底是誰。”比起虐待蘇小小,秦香雲更想知道,以前的雲美到底得罪了誰,她到底擋了誰的路了。

她穿越過來之後,就一直和趙覃川在一起。

難不成是趙覃川以前的老情人?

秦香雲想到這兒,不由得望向了趙覃川。

她的男人已經二十六了,還有一個四歲大的孩子,難不成真的是……

秦香雲一想到這種可能,心裡頭就不舒服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突然難受了起來,也不由得蹙起了眉宇,“小雲,你怎麼了?”

“當家的。”秦香雲隻是喊了一聲,就伸手抱住了趙覃川,不管是不是趙覃川以前的老情人要她的命,她都絕對不會放手的。

這個男人是她的。

就算是幼幼的親孃冇死,回來找趙覃川,她也絕對不會讓的!

趙覃川並不知道秦香雲心裡的想法,還以為秦香雲是看到這些,難受了。

他望向趙七道,“這裡交給你處理。大哥,你是繼續留在這裡,還是出去?”

雲大哥冷眼掃了眼蘇小小,轉身走了出去。

蘇小小見雲大哥居然留下她一個人對著這些人,就這樣走了出去。

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她想讓雲大哥像保護雲美那樣保護她,像對雲美那樣對她好,她衝著雲大哥叫道,“雲大哥,你回來,你不要留下我一個人,你回來啊!”

對於一個設計陷害自己的小妹,還想害死自己小妹的女人。

就雲大哥的性子,冇有親手解決了她,就算好的,還怎麼可能給她好臉色看?

蘇小小從一開始就走錯了路,她藉著雲美,試圖接近雲大哥,可卻被嫉妒衝昏了頭腦,要是以前的雲美或許還當她是朋友,一開始就將她給帶到“廚色生香”,引狼入室了。

可她千算萬算,算不到,雲美早就被害死了。

蘇小小一個人在裡麵叫到嗓子都快啞了,可屋內隻有趙七和一群乞丐,趙七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蘇小小還是冇有說的意思,他瞧了眼那些乞丐,轉身就走了出去。

蘇小小還在怨恨秦香雲,還在哭的時候,就見那群乞丐又一個個的湧了上來。

她嚇得衝著門口就大叫道,“雲大哥,雲大哥,救我!”

站在門口的秦香雲被趙覃川捂住了耳朵,秦香雲卻是睜著眼睛,望著抱著她的趙覃川,她很想咬他,很想向全世界都說清楚,這個男人是她的,誰都不準搶。

她不知道自己擋了誰的路,唯一能想的就是往趙覃川的身上想。

裡麵的叫聲還在繼續,從一開始的叫雲大哥,到後麵的痛罵秦香雲,到最後聲音漸漸小了下去,隻有屋內男人喘息的聲音和蘇小小時不時傳出來的口申口今聲。

秦香雲聽了隻覺得好無語,裡麵那個女人該不會被乞丐強,還能被強出感覺來吧。

直到裡麵的聲音消失,趙七才進了屋,將那些乞丐都趕了出來。

秦香雲他們在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倒在地上,隻有一件外衣蓋著的,滿身狼狽的蘇小小。趙七絕對是一個不懂的憐香惜玉的,他從外麵打了一盆冷水進來,衝著還倒在地上冇有醒的蘇小小,劈頭蓋臉的就潑了過去。

蘇小小一個激靈,倒是醒了過來。

看到站在屋裡的秦香雲,她咬牙切齒的。

秦香雲見蘇小小還是冇有要說的意思,她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冰冷的視線落在倒在地上的蘇小小的身上,瞧了趙七一眼道,“人交給你了,如若逼問不出,你的賣身年限延期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