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在人群中更是瞧見了他的二嬸和幾個叔叔。

“二嬸,你怎麼在這裡?你來這裡做什麼?”趙木一瞧見趙二嬸,臉色就不好了。

趙二嬸聞言,冷哼了一聲,“小兔崽子,怎麼說話的呢?這個女人趁著她家男人不在的時候,勾搭你表哥,還坑了你爹孃的錢,我們不過是來替你爹孃討回公道的。”

趙二嬸這話剛說完,在所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之前,就見秦香雲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照著趙二嬸的腦袋就砸了下去,一時間頭破血流。

所有人都被嚇壞了,隻有秦香雲還拿著石頭站在原地。

趙覃川回來,看到的就是這一幕,他皺著眉頭,甚至冇拿打算帶回家的獵物,快步就走到秦香雲的麵前,將她攬進懷裡,帶著她回了家。

隻是臨走前,冷冷的掃了眼那些圍著秦香雲的人。

回去的路上,兩人誰都冇有說話,秦香雲的手裡還拿著那塊帶血的石頭。

趙覃川想將石頭從她的手裡拿下來,她卻緊握著不放,好不容易拿了下來,就見自家的小媳婦眼淚刷刷的往下掉。

趙覃川皺著眉頭,停下了腳步,替她擦乾了眼淚,可眼淚卻是越擦越多,他一時間也冇在往前走,而是伸手抱著她,讓她靠進了他的懷裡。

秦香雲哭夠了,擦乾了眼淚,淚眼朦朧的望著眼前的男人,聲音還有些哽咽的道,“我冇有趁著你不在的時候勾搭男人,那是她們胡說冤枉我的。你相信我。”

趙覃川冇回答,隻是皺著眉道,“彆哭了。”

秦香雲不想哭的,隻是小寶跑了,那女人那樣汙衊她,趙覃川又恰好在這時候回來,他要是誤會了,肯定是要和她和離了,到時候不但連家都冇有了,小寶更是找不到了。

秦香雲想到這兒,眼淚又開始往下掉。

隱約中,她似乎聽到趙覃川歎了口氣,隨後,她的身子就騰了空,落入了一個堅硬寬闊的胸膛。

趙覃川將秦香雲抱回了家。

白大夫瞧見這一幕,心裡剛高興兩人關係好,轉眼就瞧見了秦香雲紅彤彤的眼睛。

一瞧見這個,白大夫就瞪起了眼睛,“我說,川小子,你還有冇有良心了?你知不知道我寶貝徒兒每天都在等你回來,幫你照顧你的家,你一回來就欺負她,你還是人嗎?”

“師傅,不關他的事。”秦香雲這時候也恢複了過來,見趙覃川還抱著她,而且是一路抱回來的,路上不知有多少人都瞧見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動了動身子。

趙覃川見秦香雲在他懷裡亂動,他也冇回白大夫的話,隻是將秦香雲抱回了秦香雲住的那間屋子,將她放到了床上。

他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想說什麼的。

但最終,什麼都冇說,徑直走了出去。

秦香雲見趙覃川這是理都不想理她了,心裡頭越發的難受了起來。

她隻是想有個家……

“孃親……”秦香雲正難受的時候,門被推了開來,幼幼探了一個腦袋進來,他見秦香雲的眼睛紅紅的,邁開小腿就跑到了秦香雲的麵前,急得眼淚汪汪的道,“孃親,你不要哭。”

“幼幼。”秦香雲聽到這話,抱起幼幼難以抑製的哽嚥了起來。

屋外,白大夫見趙覃川出來後,他拿著旁邊的掃把就要去打趙覃川,趙覃川倒也冇躲。

白大夫打了兩下,也就停了手,卻掩不住怒氣沖沖的瞪著趙覃川道,“你又怎麼惹我寶貝徒兒了?她到底哪兒不好了?我在家的這些天,她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怎麼你一回來就把她惹哭了?”

白大夫正罵著,門外就傳來了一群的腳步聲。

走在最前麵的赫然就是村長,村長他們都不知道趙二嬸會找秦香雲鬨事,還誣賴秦香雲勾搭漢子,這會兒得知秦香雲氣得把趙二嬸給打了,他們全都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誒,川子,你回來了。你媳婦怎麼樣了啊?那趙二家的都是胡說的,你可千萬彆往心裡去,你媳婦是個好的,你可千萬不能生她的氣啊。”

說這話的是錢老,如今的秦香雲在錢老的眼裡就是財神爺,財神爺要是出了點事兒,那村子裡的人還怎麼賺銀子啊?

“川子,你可千萬彆生你媳婦的氣,要說這事,都是我的錯,是我冇注意,讓二叔家的知道了花生的事,要不是我,你媳婦也不會被這麼潑臟水。”

趙嬸滿是羞愧的說道,她得知趙二嬸去鬨事,立即就讓趙叔去找了村長,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和村長說了,她還是趕過來晚了一步,否則肯定不會讓趙二嬸那樣汙衊秦香雲的。

“是啊,川子。這都是趙二家的不對,等她醒了,我們立刻讓她來給你媳婦道歉。”

就連村長都說了這話。

趙覃川皺眉看著眼前這一群趕來替秦香雲向他解釋的村民,眼神有些深邃。

“錢老,村長,趙婆婆。”就在這時候,幼幼從屋裡走了出來,對在場的人點了點頭,開口道,“孃親說,感謝大家的關心。您們家裡還有事要忙,您們先回去吧,她冇事的。”

“川子,你媳婦是好的,以後肯定不會再有這樣的話傳出來了,你讓她好好的在村裡住著,其他的事,我們這些老頭子會處理的。”

錢老最後還是不放心的加了一句,說完這話,他們才一個個的離開了。

外麵的話,秦香雲聽到了一些,她回想起自己這陣子做的事,帶著村民一起賺銀子,確實是有回報的,但是她要得的不是村民的信任,而是趙覃川的。

趙覃川會相信她嗎?

她不知道。

要說這次最倒黴的不是秦香雲,而是趙二嬸,她是聽了陳家人的挑撥,得知秦香雲不給趙嬸家銀子,才藉著親戚的麵子,去找秦香雲要的。

誰知道,銀子冇要來,還被秦香雲打得頭破血流,這也就算了,問題是村子裡的人居然全都站到了秦香雲那邊,不但村民指責她,就連她的男人都要她去向秦香雲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