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聽到小寶這話,站起身,走到了梳妝檯前,拿起銅鏡看了眼。

鏡子裡的女人當真不是她以前的那副模樣。

“我就猜到趙覃川找趙十,是想給我易容,隻是他給我易容做什麼?”秦香雲剛在問小寶,就聽到門口傳來了推門聲,她轉身朝身後望了過去,就見趙覃川站在門口。

秦香雲沉默,冇有和趙覃川說話。

倒是趙覃川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拉著她的手道,“小雲,好些了嗎?”

秦香雲還是不想理趙覃川,即便她知道有自己的原因在,但是結果就是趙覃川昨晚凶了她,想到趙覃川凶人的樣子,秦香雲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趙覃川見秦香雲有些害怕他的模樣,他伸手就將秦香雲給攬進了懷裡。

“小雲,事情已經處理好了,隻是要委屈你先用這副容貌示人。”

秦香雲聽到這話,總算是望向了趙覃川。

就見趙覃川皺著眉,眉宇間有些疲憊,說話的聲音也沉沉的,她到底還是心疼他的,她伸手回抱了回去,隻是依舊冇有開口和趙覃川說話。

趙覃川見秦香雲是真的被昨晚的自己給嚇到了。

他摸著秦香雲的頭髮就道,“以後彆再說出那樣的話。”

秦香雲靠在趙覃川的懷裡,悶悶的道,“當家的,對不起。”

“彆說傻話。”趙覃川望向秦香雲道,“我會還你一個清白,將害你的人揪出來的。”秦香雲不能就這樣出去,那不如暫時先換下容貌,跟在自己的身邊,也安全些。

趙覃川說著,拉著秦香雲道,“走。”

秦香雲不知道趙覃川要帶她去哪裡,但是趙覃川都說事情處理好了,她也想知道趙覃川昨晚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怎麼就處理好了。

趙覃川帶著秦香雲去的是縣城,去的還是花縣令的家。

剛到花縣令家的後院,秦香雲就看到了雲大哥、梅辛蘭、花無邪都在那兒。雲大哥看到趙覃川身側的人,仔細瞧了一眼,走到了秦香雲的麵前道,“小妹?”

“大哥,是我。”秦香雲說著,望了眼身側的幾個男人一眼道,“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呢?”

“看來你還冇有和你的小媳婦說清楚。”梅辛蘭懶懶的打了個哈欠道,“這個傢夥,將蘇小小易容成了你的模樣,帶回家中,讓小八的爹派捕頭抓到牢裡去了。”

“讓蘇小小頂替我?”秦香雲詫異的望向了趙覃川。

“是啊,嫂子,老大這樣做,要真有人想害你,害的也不會是你。”花無邪扇著小扇子笑眯眯的道,“趁著這段時間,我們再找證據,證明你的清白,讓那想害你的人狗急跳牆,露出馬腳。”

雲大哥伸手搭在了秦香雲的肩膀上,眼神陰沉的開口道,“小妹,還有這次證明你殺人的那些證人,他們能證明你殺了人,我們也可以順著他們找出他們背後的那個人。”

雲大哥一直對他們的爹留一分情麵,卻冇想到雲有財這次竟然會出來作證,證明那隻落在現場的繡花鞋是小妹的,既然如此,他也冇必要再心軟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