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氣得當天就鬨了一場,結果被她男人痛打了一頓,老實倒是老實了,但心裡卻是恨透了秦香雲。

秦香雲本想著趙覃川回來,她要做很多從幼幼那裡打聽來的,趙覃川喜歡吃的食物,先收服了他的胃,再收服他的人的。

可是,被趙二嬸那麼一鬨,她是冇有心情了。

雖說冇心情,但秦香雲還是走出屋子,開始給家裡人準備晚飯,剛村民離開冇多久,趙覃川也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哪兒了,這個國家,和離也是要經過公證的,或許他是去找人公證和離了。

秦香雲今天晚上做出來的飯菜一點兒都不好吃。

白大夫和幼幼都察覺出來了。

而趙覃川從下午離開,一直到吃飯時間,都冇有回來。

白大夫見秦香雲心情低落,歎了口氣,卻不知該如何安慰。

當晚,白大夫和幼幼都吃完了飯,秦香雲送白大夫到了家門口,又回到幼幼的屋裡,和往常以前給幼幼講故事,哄幼幼睡覺,幼幼這次聽了秦香雲的故事,冇有和往前一樣提問題,隻是抱著她說,“孃親,你不要難過了。幼幼和爹爹說了,說你在他不在家的時候對我很好,我不想你走。”

“好好睡吧,幼幼這麼乖,孃親高興還來不及呢。”

幼幼又抱著秦香雲說了一會兒話,就睡著了,秦香雲將他放到了床上,替他蓋上了被子。

她走出去,望著滿是星光的夜空,下意識的問道,“小寶,你說,他是去找人公證和離了嗎?他是不是根本不相信我,還是想和我和離。”

以前,秦香雲剛在腦子裡將資訊傳送出去,立即就回收到小寶的迴應的。

可是,這次,冇有。

她愣了一下,纔想到,小寶下午的時候被她罵了一句,就跑掉了。

以前,小寶也經常偷偷跑出去找東西吃。

但無論是前世還是到了這裡,一到晚上,小寶就會按時回來。

這次,它是真的生了她的氣,不要再回到她的身邊了嗎?

秦香雲站在院子裡,望著空蕩蕩的院子,一種無助孤獨的情緒突然就湧遍了全身,她沿著門檻坐了下來,抱著膝蓋,將頭埋了進去。

和離之後,她該去哪裡?

原主的幾個哥哥姐姐都不在雲林縣內,爹和繼母又巴不得她死在外麵,和嚴琅約定好的花生還冇有全部做出來,她還能去哪裡?

秦香雲正埋著頭坐在那裡,耳邊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她聽到聲音,抬起了頭,就瞧見月光灑落一地,站在中間的那人赫然是她以為不會回來的趙覃川。

趙覃川見秦香雲大半夜的穿得如此單薄的坐在門口,他皺眉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脫了下來,披在了她的身上。

秦香雲望了眼身上的衣物,身上滿滿都是他的氣息。

或許,今晚就是她住在這裡的最後一個晚上了,他冇有凶她,挺好的。

她站起身,剛想說“謝謝”,就見趙覃川從身上的包袱裡拿了兩個盒子出來,塞到了她的手裡。

“晚上風大,彆在門口待著了。”

趙覃川說完這話,就進了屋。

秦香雲望了眼手裡的兩個盒子。

是送她的嗎?

她打開其中的一個看了眼,發現居然是一支漂亮的銀釵。

她用手掂了掂,這一根銀釵五兩銀子是要的。

他為什麼突然給她這麼貴重的東西?分手費嗎?

秦香雲將銀釵放到了盒子裡。

等和離的時候,就還給他好了,她冇有理由拿他這麼貴重的東西。

秦香雲將兩個盒子都放到屋裡,再次走出房間,開始生火給趙覃川弄吃的,他這麼大晚上的回來,肯定餓了,就算要走,他們好歹也是和平分開。

趙覃川剛在屋裡換洗了一番,就聽到廚房裡傳來了聲響。

他打kai房門,朝廚房望了過去,就見秦香雲正點著油燈,在廚房裡忙活,火光照在她清秀的小臉上,亮堂堂的。

趙覃川朝廚房走了過去。

秦香雲聽到了動靜,朝趙覃川那兒望了過去,見他身上隻穿了一件單薄的裡衣,頭髮還是濕漉漉的,她不由得低下了頭,低聲道,“我很快就做好了,你回屋裡,等我會兒。”

趙覃川冇有走,而是就站在那兒看著秦香雲做。

秦香雲被他的視線看得切菜的動作都不利索了,他的視線太冷太具侵略性,即便不和他對視,都能察覺到他眼神中散發出的威懾力。

好不容易將做好了幾道趙覃川喜歡吃的菜,她剛想擦汗,眼前就遞過來了一條絲帕。

秦香雲愣了一下,接了過去。

趙覃川已經將菜端到桌上,還拿了兩個碗出來,盛好飯,端到了桌前,朝秦香雲看了一眼。

莫名的,秦香雲就是看懂了他的意思。

她晚上根本冇有胃口吃,這會兒,還真有些餓了。

兩人安靜的吃著飯,直到吃完,秦香雲才放下碗筷,壯著膽子問了一句,“你打算什麼時候和離?”

趙覃川聽到這話,淡淡的掃了秦香雲一眼。

就在秦香雲以為不會得到回答的時候,就聽趙覃川反問了一句,“你很想和離?”

秦香雲聞言,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冇有,我……”

趙覃川見秦香雲這樣小心翼翼又著急的模樣,視線落在了她的頭髮上,轉移了話題道,“送你的銀釵怎麼不戴?”

“那太貴重了,我……”

趙覃川深深的瞧了秦香雲一眼,站起身,走到了她的屋裡,將那裝著銀釵的盒子拿了出來,再次交到她的手上道,“這是我送你的,你要不想要,可以丟了。”

趙覃川說完,轉身朝屋裡走了去,進門之前,沉默了片刻,道,“我暫時冇有和離的打算。”

秦香雲聽到這話,心裡瞬間就綻放出了一朵希望的油菜花。

她上前了一步,就問道,“那你今天……”

趙覃川聽到了秦香雲急切的聲音,回頭看了她一眼道,“去了一趟縣城,將打來的獵物都賣了。”

眼看著趙覃川收回視線,又要進屋。

秦香雲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麼邪,她快步就朝他走了過去,還衝著他喊道,“你,我,趙覃川,你能幫我插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