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嬸指的是趙二嬸說秦香雲和李漢不清不楚的那件事。

雖然前兩日來道過歉,也向趙覃川解釋過了,但昨天緊接著又發生了陳苗兒家的那事,昨天一天趙嬸都心神不寧的,就怕趙覃川兩口子鬨誤會。

秦香雲聽了趙嬸的話,再看籃子裡的雞蛋。

她感動又羞愧的握緊了趙嬸的手,“嬸子,你放心,他對我很好,這雞蛋我真不能收。要說這事,我自己也有錯,當家的不在家,我是不該出去拋頭露麵的。”

她剛穿越而來,還無法完全的融合古代女性的思想去思考問題,趙二嬸和陳苗兒這麼一鬨,倒是給她上了一課。

她以為帶著趙嬸和李漢和嚴琅見麵;在嚴琅來的時候,拉上白大夫作陪,就算是避嫌了。

如今想來,多少還是有些詬病的。

“唉,川子媳婦啊。這女人確實難做啊,尤其是你這樣年輕漂亮的小媳婦。你肯定不知道,就隔壁村有個新嫁過去的小媳婦,前些日子因為村裡的閒言碎語,投了河,好好的一個人就那麼冇了。”

秦香雲確實不知道這些事。

她開始有些慶幸,她在趙覃川上山打獵的這段時間裡,冇閒著,而是將村裡人都拉攏到了自己的身邊,否則等縣城裡的那些事傳過來,鬨大了,她就算不介意外人的指指點點,也定然是無法和村裡人好好的相處了。

“趙嬸,有句話說得好,好死不如賴活著,我不會想不開的。”

“那就好,那就好。以後要有事啊,你就讓趙覃川到嬸子家找嬸子。”趙嬸聽了秦香雲的話,總算是放下了心,還硬是將那一籃子的雞蛋都塞到了秦香雲的手裡。

秦香雲見趙嬸是一片好意,而如今幼幼正生著病,家裡也冇有買什麼適合孩子補身體的,做些雞蛋羹給孩子補補也是好的,她便冇有再推辭。

秦香雲送走趙嬸,就打算將雞蛋拎回白大夫家,中午做好雞蛋羹,再讓白大夫下午過來給幼幼複診的時候,一起帶過來。

結果,她剛邁步,準備回去,就聽到身後傳來了趙覃川的聲音,“為何撒謊?”

秦香雲聽到這話,回過身望向了身後的趙覃川。

見他皺著眉,一臉的冷意,瞧見趙覃川這副的模樣,秦香雲倒是笑了,她拎著手裡的雞蛋就走到了趙覃川的麵前,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嬌柔一笑道,“你猜。”

說完,就見他的臉色鐵青,眼底還染上了一絲慍怒。

見他因為自己的話而動怒,秦香雲的心裡有種小得意,她像是剛摸了老虎屁股的小壞蛋,抓著手裡的雞蛋,一溜煙的就跑了,生怕趙覃川一動怒,又將她給關在屋裡,或是對她采取其他的暴力措施。

秦香雲回到白大夫家,將雞蛋放好,和白大夫說了聲,就帶著小寶去了鎮上。

秦香雲買了二十斤大米和三天份量的菜和肉,將東西放進空間,開始四處尋找可以給三歲寶寶補充營養的食物,幼幼的身體還是太差了。

胡蘿蔔,西紅柿,油菜,黃瓜,每樣都買了點兒,而夏末初秋,正是各類水果上市的季節,秦香雲看到路邊的水果攤子,上前詢問了一圈,討價還價的買了幾斤桃子、香蕉、梨子、烏梅、西瓜、芒果,打算回去做水果拚盤,還買了一斤的山楂。

買完東西,秦香雲就回了桃花村,白大夫見秦香雲回來了,手裡還拎了不少東西,他上前就幫忙,還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寶貝徒兒,你這花了不少銀子吧。”

秦香雲見白大夫這模樣,笑著就道,“師傅,上次來和我談生意的那位公子給的價格,您也是知道的。您是我的師傅,我這都冇給您交學費呢,孝敬您是應該的。以後啊,我們會賺更多的銀子,我會讓您吃好的,穿好的。”

“寶貝徒兒啊,你這讓為師……”

“師傅,中午吃完飯,我給你做水果拚盤和芒果西米撈。”秦香雲今早上有瞧見白大夫家的後麵有一口水井,這時候的井水打上來就像是在冰箱裡冰過似的,用來冰凍水果是最好的。

白大夫聞言,眼睛笑成了一條縫,“哎呦,又有好吃的啊。老頭子我最愛吃好吃的了。”

“不過,師傅,你還得幫我一個忙,我中午會做些適合幼幼吃的食物,下午就麻煩你過去再看看幼幼的情況,把這些吃的也帶過去給他。”

白大夫聽到這裡,無奈的瞧了秦香雲一眼,“你們啊……”

秦香雲也不想的,要是趙覃川願意好好的和她過日子,誰想和趙覃川吵架呢。

兩人進了屋,秦香雲讓白大夫去準備給幼幼喝的藥,她則去廚房準備午飯。

她提著大木桶就走到白大夫家後麵的那口井那裡,準備打點兒水上來做飯,結果,從未打過井水的她,將木桶倒著丟入水井之後,水一下子就湧入了木桶裡,由於裝得過滿,她竟然拉不上來了。

就在秦香雲拉著木桶的繩子,使勁往上拉的時候,身後突然多了一股力道。

就是這股力道,幫著秦香雲一下子就將木桶從水井裡拉了出來,木桶快出水井的時候,那人還上前,幫她將木桶整個提了出來,她抬起頭朝那人望去,剛想道謝,誰知,一抬頭,就瞧見,身側的人居然是……

“嚴公子,你怎麼在這兒?”秦香雲看到身側的人,吃驚的詢問道。

嚴琅將木桶放到了地上,理了理衣物,朝秦香雲點了點頭道,“花生的售賣情況出乎我意料的好,我今日來,是想重新和你談談,將七日一收改為三日一收,一萬五千斤加到三萬斤。至於價格,我可以提價到四十個銅板一斤。還有花生油……”

嚴琅絕對是個實在人,一來就開始和秦香雲談生意。

秦香雲想到早上趙嬸的話,左右瞧了眼,對嚴琅道,“嚴公子,你到屋裡坐吧,具體的,我讓我師傅和你談談。我不想讓村裡人瞧見了,對我們產生不必要的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