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一出,其他人也迫不及待的動了筷子。

基本上,所有的菜肴都是一上來,就被桌上的村民給一掃而光了。每次村民以為那已經是他們吃過的最好吃的菜肴的時候,就總有新的菜肴端上來,重新重新整理他們對食物的認知。

龍蝦三吃,鮑汁扣遼參,紅燒雞絲翅,清蒸海石斑,新法蒸桂魚,銀金鵲巢奧帶,烏雞甲魚盅,鮑汁扣鵝掌,果香酥三腿,玉帶八鮮盅,百花賽北菇,紙包銀雪魚,節瓜海鮮船,百花釀豆腐,菜膽扒花菇,金華扇時蔬,脆皮吊燒鴿,鵲巢百合蘭度奧帶,鴛鴦魚元(湯),主食:美點雙拚,美點雙輝,還有一道精美小吃,等數十道菜肴,依次做好上桌。

所有,被宴請過來的村民,不但被菜肴的豐盛和規模給驚呆了,更是被味道給完全的俘虜了。

等眾人吃的反應過來,如此多的菜肴竟是一點兒都不剩了,還有誇張的就差去舔盤子了,有些吃飽了吃不下的,還硬是往嘴裡塞。

幾乎所有來的人,都忍不住感歎道,“能吃上這麼一頓美味佳肴,真是死都值得了。”秦香雲這次是將身上剩下的銀子全都投入了進去,她隻求用真心換真心,村裡的人能好好的幫她將這次花生的買賣給做下來,所以,菜肴用料是最好的,烹飪技術拿出來的也是最好的,就連空間的廚具,都是能用的全都用上了。

而這一頓除了菜肴讓村民滿意到無以複加,再就是,席間,秦香雲讓人送出來的青梅酒,秦香雲並冇有說那是青梅酒,眾人在不知道是什麼的情況下,隻覺得這酒的味道簡直是絕了,又純又香,入口有種濃鬱的果香味,還酸酸甜甜的,大人小孩都能喝。

村民們滿意,看秦香雲的眼神越發的友善了,一個個吃飽喝足了,就回去幫秦香雲乾活了,乾勁十足的,隻差冇把一個人當兩個人用了。

那些冇有賣給秦香雲花生,冇有來幫秦香雲幫工的人,聽說秦香雲請了客,還請的那麼豐盛,味道那麼好,全都後悔了,後悔自己為何不去幫秦香雲做活,白白的錯過了這一次的機會。

除了本村的,還有其他村的人聽到了這件事,主動的找到了村長,詢問村長能否加入到製作花生的隊伍中來,這一下子,又為秦香雲拉來了不少的勞動力,製作花生的速度也是在穩步提升。

筵席結束,將後續處理好,秦香雲終於閒了下來。

今日的菜肴吃的一乾二淨,秦香雲的銀子隻夠請十桌人,還有些臨時拖家帶口來的,人一下子就超過了預期,但總不能將人趕回去,於是秦香雲把備用的飯菜都讓人端了出去,最後的一桌是給今日過來幫廚的人準備的,位置就十個,她自己肯定是不會往上湊的。

所以,秦香雲忙了一整天,眼見天都黑了下來,她還冇有吃一點東西。這會兒,她正剛打算自己隨便弄點吃的,就見幼幼探了個腦袋進來,“孃親,爹爹讓我來問你,忙完了冇有?”

秦香雲聞言,朝幼幼走了過去,將人抱了起來。

“忙完了呢。幼幼吃過飯了嗎?”

幼幼點了點頭,笑著露出了兩顆小虎牙,“孃親,你做的東西真好吃,幼幼看到那些伯伯嬸嬸吃飯都是用搶的。可好玩了。”

幼幼說完,拉著秦香雲就道,“孃親,爹爹還在外麵忙,他讓我來找你回房間。”

“回房間?”

秦香雲有些奇怪,但還是跟著幼幼朝趙覃川的屋裡走了過去。

幼幼拉著秦香雲就推開了門,秦香雲走進去,就瞧見那裡麵放著好幾個碗,碗裡放著的,赫然就是她今天做的菜。

幼幼望著桌上的飯菜,一樣一樣介紹道,“孃親,這些都是爹爹給你留的。這個是幼幼給你留的。”幼幼心裡默唸道,其實孃親,還有三舅舅留的,白爺爺留的。

但是想到趙覃川和秦香雲的關係,幼幼選擇性的把其他人給秦香雲留的給忽略了。反正留的最多的就是爹爹了,爹爹也冇有吃東西,把吃的全都留下來了。

秦香雲冇想到趙覃川還會乾這種事,這怎麼看都有種監守自盜的嫌疑,而且他一個大男人在和那麼多人一起吃飯的時候,冷著臉往碗裡裝飯菜,還麵無表情的往屋裡端,怎麼想怎麼覺得……好不要臉啊。

但是隻要想到趙覃川心裡還是想著她的,她不由得抿嘴笑了起來,“幼幼,你說,孃親明天就收拾東西回來,好不好?”

幼幼聽到這話,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孃親,你是說真的嗎?你明天真的回來嗎?”

“恩。明天就搬回來。”

幼幼得到這個答案,高興的就撲到秦香雲的懷裡,親了她一口,朝著外麵就跑了出去,邊跑邊叫道,“爹爹,爹爹,孃親說明天就回來啦。”

秦香雲被幼幼這叫得天下人皆知的叫聲叫得有些無地自容,但是視線一落到桌上的那些飯菜上,她忍不住又羞又惱的罵了句,趙覃川,你真是個可惡的混蛋。

秦香雲不知趙覃川到底給她偷留了多少飯菜,但是,她瞧著就覺得,趙覃川不是那種會拿彆人的份量的人,這些很有可能都是他的,也就是說,他完全冇有吃東西。

秦香雲想到這兒,自己吃了點,把大部分的都留給了趙覃川,還特意去廚房又做了個西紅柿蛋湯,清炒小白菜。秦香雲想到趙覃川是肉食動物,她想了想,還特意做了一碗紅燒肉。做好這些,秦香雲還將屋裡收拾了一遍,發現趙覃川有件衣服破了,她拿著就帶回了白大夫家,準備補好了,明日再一起帶回來。

趙覃川忙完外麵的事,送走那些來幫忙的人,秦香雲已經不在屋裡了,他看了眼被收拾乾淨的屋子,又看了眼桌上的飯菜,就在桌上發現了一張紙條。

“我明天就回來,以後不準對我那麼凶,不準對我用粗的。桌上的飯菜要是冷了,就自己去熱一下。還有,你的衣物破了,我拿回去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