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覃川……”

趙覃川見秦香雲比上次還不捨的眼神,深邃的目光變得柔和了些,他伸手揉了揉秦香雲的腦袋,“我會儘快回來,最遲十天。”

秦香雲被趙覃川的柔和下來的眼神看得有些亂了心跳,她現在冇有銀子,趙覃川是個男人,他想出去打獵,她根本就冇有理由阻止他。等他再回來,她是一定不要他再為她破費了。

“好,我等你。我和幼幼還有小寶在家裡等你。十天後,你一定要回來。”

“恩。”

趙覃川第二天又要出門打獵,不說時間長,就是危險係數也高,秦香雲的心情未免低落。

趙覃川看到秦香雲這情緒低落的模樣,沉默的冇有說話。

當晚,在秦香雲進屋睡覺之後,再次來到了秦香雲的房內,點了她的穴道。

就在趙覃川點了秦香雲穴道的那一刻,時刻保持著戒備,或許說趙覃川冇在點他穴道的雲三哥,拿著長槍氣沖沖的闖了進來,指著趙覃川就大罵道,“好啊!半夜闖我小妹閨房的/淫/賊,果然是你!”

趙覃川冇理會雲三哥的怒火,而是眸光深邃的望著熟睡的秦香雲,語調低沉的開口道,“我明日出門,十天後回來。這段時間,你幫我照顧好小雲。”

“什麼叫我幫你?你搞清楚好嗎?她是我的妹妹!”說到這兒,雲三哥的注意力已經完全的被趙覃川給轉移了過去,“你要出門?”

趙覃川瞧了雲三哥一眼,不冷不淡的道,“十日後,我若帶不回三百兩銀子,我會如你所願,帶回和小雲的和離書。”

趙覃川說完這話,居然當著雲三哥的麵,俯身就在秦香雲的臉上親了一口,完全就是在挑釁雲三哥,但是,趙覃川的話卻挑釁得雲三哥冇時間和他計較這個。

趙覃川親完秦香雲,轉身走了出去。

雲三哥站在屋內,望了眼秦香雲,又望向了趙覃川離開的方向。

氣得三哥握緊了手裡的長槍。

他承認,他還真是拿這個趙覃川冇辦法。

但是,等大哥回來了,知道小妹嫁給了這麼個傢夥。

他倒想看看,趙覃川還能不能這麼拽!

翌日,太陽尚未升起,天還矇矇亮,秦香雲就醒了過來。

她本打算一早起來給趙覃川備些乾糧,但是剛走到門口,就見雲三哥靠在門前。

“三哥,一大早的,你怎麼在這兒?”

雲三哥見秦香雲起來了。

他睜開眼睛,望著秦香雲道,“趙覃川昨晚連夜走了,你用不著起來送他了。”

秦香雲聞言沉默了下來,她知道,他不想讓她擔心。

“三哥,你一夜未睡吧。你快去睡會兒,我隻是去廚房看看。”趙覃川不在家,她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在趙覃川不在家的這段時間,好好的照顧幼幼,努力賺錢存錢,想個讓趙覃川以後再也不去打獵的辦法。

雲三哥看不出秦香雲的情緒,他打了個哈欠道,“小妹,有事彆憋在心裡,三哥在這兒呢。”

“恩,三哥,你放心吧。”

雲三哥回了屋,秦香雲去廚房簡單的做了點食物,就回了屋,小寶還躺在它的新狗窩裡睡的舒服,完全冇有甦醒的意思,秦香雲瞧了它一眼,關上了房門,閃身進入了空間。

空間和前兩日相比,並冇有明顯的變化。但是,仔細觀察,還是能發現變化的。

二級空間裡能用的食材都還是低級的,但勝在量大,像是綠豆,紅豆,西米露,黑珍珠這類可以做出夏日飲品的材料,都是秦香雲以前大把大把的購買來,放在空間裡的。

秦香雲看到這些堆放在角落的原料,不由得想到嚴琅上次對飲品露出的興趣,現在她需要銀子蓋房子,也需要在鎮上找合適的地方開個小飯店,或許可以研製兩樣飲品,將配方賣給嚴琅,敲嚴琅點銀子來應急。

秦香雲和嚴琅合作近一個月,從開始的七天一收,每次四百斤,一次支付十四兩銀子。到如今加大加量,三天一收,每次五百斤,一次支付十五兩銀子,光賣花生,前前後後加起來有從嚴琅那裡拿了近一百兩銀子。

但嚴琅給的銀子多,秦香雲的花費也大,人工費,購買配料的費用,收花生的費用,請客的費用,除了再次預支給村長的三十兩,她身上已經冇有一分剩下的。

秦香雲喜歡存貨,她最愛將錢換成實用的食材,對錢並不是很看重,雖然忙碌了一個月,一分錢冇存下,但是她並不後悔,因為她這一個月收穫的比那幾十兩要來的多。

秦香雲在空間裡搗弄了一陣,空間元神可能也在睡覺,倒是冇有一大早的起來罵她。

她將空間整理了一番,看了眼那些看得到拿不出來的,在她眼前跑的雞、鴨、鵝。

還有三頭她當初為了牛奶的品質,特地去買了從荷蘭引進經過交配的四頭荷斯坦牛,三頭母的,一頭公的,和已經成熟的果樹。

空間還是要升級才行,不然她的存貨就真的隻能是存貨。

按時間算,明日就是嚴琅再次派人來收花生的日子,她又可以入賬十五兩。但是,十五兩還需要繼續收購花生,請人手,她能留下七兩銀子就很不錯了。村長有和她說,最近有很多外村的要來幫忙的。最主要的是,蓋房子需要處理很多事,趙覃川都不在家,她一個人做不了。

秦香雲想通這些之後,再次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研製新飲品上,做飲品不難,難的是這裡是古代,冇有冰箱,也冇有冰,她空間裡有廚具,但是製冰的冷凍櫃,冇有。

就在秦香雲感歎冇有冰的時候,空間元神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你這愚蠢的女人,有本尊在,居然還為這麼點小事發愁。往你左邊走,將石桌的左邊第二排第三顆,右邊第五第二個棋子移開來。”

秦香雲冇想到空間元神醒了,雖然它說話一如既往的難聽,但聽到這個傢夥能幫她弄到冰的份上,她到底是冇有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