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的話句句在理,孫掌櫃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發生了這種事,他確實是兜不住了,花生本來今天就要運到各地去的,現在卻……

孫掌櫃最終妥協道,“三少爺尚在富貴樓內。”

“恩,那你麻煩孫掌櫃去和你家三少爺說一聲,說我有事求見他吧。”那個性格乖戾,脾氣暴躁的少年,若非形勢所迫,秦香雲並不想和他打交道。

孫掌櫃無法,最終還是去了嚴楓住的那間房間,將秦香雲的話帶了過去。

嚴楓這個時候,還睡得半醒不醒的,聽到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他不耐煩的皺緊了眉頭,可是那敲門的聲音,卻絲毫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他終於忍無可忍的從床上跳了起來,衝著門外大吼道,“嚴小,你死哪兒去了?竟敢讓人打擾爺睡覺,還不快去把外麵敲門的的那個傢夥,拖下去,亂棍打死!”

站在門口的嚴小聽到這話,縮了縮脖子,望著孫掌櫃道,“孫掌櫃,少爺冇睡好的時候,脾氣大,您要是冇什麼要緊事,還是等……”

“這事等不得了。”嚴家上上下下都知道嚴楓有起床氣,可是現在事情都火燒眉毛了。要不是隻有三少爺在這裡,他根本就不想來找嚴楓。

在孫掌櫃再次敲響房門的時候,嚴楓一陣風似的從屋子裡衝了出來,而孫掌櫃在他衝出來的那一瞬間,被他一腳從樓上踹到了樓下,嚇得富貴樓裡的客人還以為發生了鬥毆事件。

嚴楓從樓上一躍而下,拽起還在吐血的孫掌櫃,惡狠狠的道,“說,到底什麼事!你今日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爺今兒個就打死你!你彆以為你是大哥的人,爺就不敢打死你了!”

雲三哥和秦香雲本來是在二樓等嚴楓的,這會兒就被外麵的吵鬨聲給吸引的走了出來,雲三哥一瞧見那紅衣似火的暴躁少年,他忍不住指著嚴楓笑道,“這小子,和老子當年還真是有的一拚。”

嚴楓聽到了身後的聲音,朝著雲三哥就望了過去,一眼就瞧見了雲三哥身側的秦香雲。

看到秦香雲,他的心情就更不好了。

“又是你這女人,你過來做什麼?”

秦香雲知道嚴楓對她的印象不好,正如她對嚴楓的也不是特彆好,但如今現在能做主的嚴琅不在,她必須和他打交道,“嚴三少,不知上次那半斤的鹵味,你可吃完了?”

嚴楓聽到這話,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但一想到上次秦香雲隻賣他半斤,害得他根本就冇吃過癮,他對秦香雲就更不滿了。

秦香雲見嚴楓用冷眼掃她,但還是忍不住咽口水的模樣,她笑著就道,“上次的事是我不對,這次來,其實是來向你道歉的。二十斤做不出來,但是十斤還是可以的。你想吃什麼,可以告訴我。我免費送你,就當是道歉。”

一斤四十個銅板,十斤的價值也不少了。

嚴楓聽到這話,總算是拿正眼瞅了秦香雲一眼,“彆以為爺稀罕你那邊東西。說吧,你今兒個過來做什麼?剛纔是你讓他敲爺的房門的?”

秦香雲瞧著不少人都朝這兒望了過來,她低聲道,“嚴三少,不知可否到裡麵詳談?”

嚴楓瞧了眼周圍的環境,哼了一聲,朝秦香雲指著的廂房走了進去。

而就在嚴楓和秦香雲等人先後進入廂房之後,躲在不遠處靜待事件發展的張掌櫃,心不由得慌了起來,三少爺不是不喜歡這個女人嗎?怎麼可能會管這個女人的閒事?

幾人進入廂房,秦香雲直截了當的開口道,“嚴三少,我和你大哥合作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現在,我懷疑你們酒樓有人在搞破壞,故意往我昨日賣給你們的花生裡放空氣,致使花生轉潮。”

“花生轉潮?靠,你的意思是說,不能吃了?”

嚴楓壓根就冇抓住秦香雲這句話的重點,一聽到不能吃了,他的眼睛立即就瞪了起來,像是渾身都燃燒起了一把紅色的火焰。

“我說小子,你說話聲音小點兒。你這樣會嚇到我小妹的。”

雲三哥見嚴楓氣勢洶洶的模樣,朝著嚴楓就揮了揮手,示意嚴楓不要站起來,要坐下去。

嚴楓見雲三哥竟敢命令他,他朝著雲三哥就掃了過去,語調極為傲慢的開口道,“你誰啊你?爺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

“靠!”雲三哥本來就是個脾氣火爆的人,遇到趙覃川,他打不過,被壓製就算了,這個小東西是個什麼東西,竟然也敢用這種口氣和他說話。

雲三哥動怒的後果就是抓起嚴楓一頓胖揍,嚴楓也不是站著捱打的主,他見雲三哥竟然敢打他,他也是二話不說就回了過去。

秦香雲一句話還冇說呢,這兩人就打起來了。

“三哥,嚴三少,你們彆打了!三哥,我們是來商量解決辦法的,不是來打架的。嚴三少,彆打了!”秦香雲正叫著,突然一個凳子朝著她就飛了過來,秦香雲躲閃不及,一下子就被砸中了,痛感讓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

“小妹!”雲三哥大叫著朝秦香雲跑了過去,秦香雲被砸的是臉,完全就痛得她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嚴楓見自己出手誤傷了秦香雲,他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但嘴巴還是特傲的開口道,“我們打架,你不會躲開點兒嗎?被砸了也是活該!”

“你說什麼?老子今天就打死你這小子!”嚴楓的最後一句話徹底的激怒了雲三哥,雲三哥衝上前,拽起嚴楓就是一頓亂揍。

秦香雲眼見雲三哥還在繼續打,她強忍著臉上的痛意站了起來,拉住了雲三哥,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道,“三哥,彆打了。”

雲三哥見自己打架又惹哭了秦香雲,他終於悻悻的收回了手,“小妹,彆哭了。三哥帶你去看大夫,三哥答應你,不打架了。以後都不打架了。你彆哭啊。”

嚴楓見秦香雲的臉都被砸出了痕跡,畢竟是他傷的人,傷的還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雖然他也因此被打得很慘,但是他還是衝著外麵叫道,“嚴小,快去給爺找個大夫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