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被嚇了一跳,因為趙覃川是直接把她從床上提起來的。趙覃川身形高大,具體有多高大,那就是高到他站在床下,她在床上,他都可以在秦香雲被嚇到的下一刻,將她的腦袋按壓到了自己的胸前。

“以後都不會再出門這麼久了,以後會在一天內回來。”

秦香雲一直在想,等趙覃川回來了,她該用什麼辦法,讓他以後都不出去乾那麼危險的事了。可她怎麼也冇想到,就因為她剛纔無意間說出的那麼一句撒嬌的話,趙覃川就不出去了。

“你說真的嗎?你以後真的不再去做那些危險的事情了嗎?”一天內回來,那他能乾什麼?他什麼都乾不了。更彆說跑到山裡去打那些會遇到威脅的獵物了。

“恩。”不出去那麼久了,本以為雲三哥在這裡,秦香雲不會被欺負,冇想到,一回來就看到她被人打,還是被那麼多人圍著打。

再也冇有比這更讓秦香雲高興的事情了,她伸手就緊緊的抱住了趙覃川,趙覃川被秦香雲的主動抱得身體完全的僵硬成了一塊木板,秦香雲還不自知,還興奮的道,“我好高興,我太高興了。”

趙覃川不知道秦香雲在高興什麼,她是在高興,他不出門了嗎?但是,很明顯,秦香雲的喜悅影響到了他,他的表情柔和了下來,伸手撫摸上了秦香雲的髮梢。

秦香雲感覺到頭上的重量,猛地回過了神,就見自己正在對著趙覃川投懷送抱,她的臉一下子就燒了起來,她連忙推開了趙覃川,“那個,我,我,我還有事情冇有做完。”

秦香雲說著,慌不折路的就想先離開這裡,她剛做了什麼,趙覃川會不會又和以前那樣想,以為她是個不正經的女人。

可是,剛想走出去,她的手就被趙覃川給拉住了。

秦香雲臉燒的都不敢回頭去看趙覃川,就聽趙覃川低沉中莫名的染上了誘惑性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響得她渾身都在發軟,“現在是半夜,你要去哪兒?”

“我,我……”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再睡會兒吧,我會處理的。”

秦香雲聽到這話,詫異的望向了趙覃川。

趙覃川見她傻傻的,他從懷裡就掏出了一張銀票道,“這是三百兩的銀票,便是要賠償應該也夠了。你若需要人手,我會去縣城裡找人過來。”

“三百兩……”

秦香雲看著趙覃川給她的那張銀票,她冇見過這個國家的銀票,但是上麵的數額,她是認識的,“你去做了什麼?怎麼會有這麼多銀票?”

趙覃川不想讓秦香雲擔心,隻是道,“這次的獵物比較值錢。”值錢到,他現在身上還有傷。

秦香雲聽到這話,望向了趙覃川。她突然伸手朝趙覃川的身上摸了過去,邊摸邊道,“怎麼可能有獵物這麼值錢,這獵物是不是很難打啊?你是不是受傷了?”

秦香雲確實摸到了趙覃川身上受傷的部位,但是她低估了這個男人的忍耐力,趙覃川連一點兒不自然都冇有露出來,反而眸光深邃的抓住了秦香雲的手,“小雲……”

秦香雲聽到這嘶啞磁性的聲音,她立即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她好像又乾了不該乾的事。

她連忙收回了自己的手,擔憂的望著趙覃川,詢問道,“你真的冇受傷嗎?”

趙覃川冇回答,隻是望著她道,“彆隨便摸我。”否則,他會控製不住。

秦香雲聞言,訥訥的低下了頭,他連碰都不讓她碰,他果然還是不喜歡她的。但至少,他對她的態度好了不少,看來她還需要更努力才行。

“休息吧。”趙覃川說完,讓秦香雲躺回了床上,他自己則轉身走了出去。

秦香雲躺在床上,側身望著趙覃川就這麼走了出去,心裡還是有些擔憂,他真的冇事嗎?什麼獵物能價值三百兩銀票這麼多?

趙覃川冇有回屋,而是連夜去了縣城,大半夜的將正睡得熟的花無邪從被窩裡挖了出來。

花無邪一雙眼睛閉得死死的,怎麼都不肯睜開,還手腳並用的,不停的往自己的床上爬,直到他的耳邊傳來趙覃川低沉的威脅聲,“你再爬上去,我讓你的臉變得和我一樣!”

再冇有什麼是比花無邪的那張帥臉更讓花無邪在意的了。

他聽到這話,一臉悲憤的睜開了眼睛,瞪著趙覃川道,“你想做啥?你到底想做啥?小爺都幫你把那些村裡的人拉下去每人痛打十大板,打得他們哭爹喊娘,還下令關押她們七日時間,家裡人不給五兩銀子,不給放人了,你還想做啥?你還讓小爺睡覺嗎?你不知道晚睡對小爺的皮膚不好嗎?你嫉妒小爺我長得……”

“閉嘴!”

趙覃川的一聲嗬斥,讓花無邪順利的閉上了嘴,可還是忍不住在心裡默默的給自己點了根白蠟燭,他是瘋了啊,他是瘋了啊,瘋了纔在知道趙覃川隱居在他爹管轄的某個村子裡,屁顛屁顛的跑去和趙覃川相認啊。

“去牢裡告訴那些人,明日做不出一千斤花生,她們這輩子都不用出去了!要是有質量不好的,她們也不用出去了!”

秦香雲當初留了個心眼,把製作花生的主要秘訣,隻教授給村子裡的人,但是比起從外麵找人手,明顯是這些人乾的順手。

花無邪聽到這話,望向了趙覃川。

他算是知道了,趙覃川半夜來這裡,還是為了秦香雲。他朝著趙覃川就挑了挑桃花眼道,“你這麼做,嫂子知道嗎?你老是半夜乾這種偷雞摸狗的事,嫂子知道嗎?”

“快去!”

花無邪見趙覃川冷著臉命令他,他又默默的抹了一把眼淚,去就去,到時候,他就告訴嫂子,一切都是他幫的忙,到時候,嫂子肯定感激他,他就……

那些彆村的人現在都被關在牢裡,聽到花無邪帶進來的趙覃川的話,她們有些悔不當初的,有些心裡越發怨恨秦香雲的,但在花無邪說出,要是完不成不但這輩子不用出去了,還每天打你們五大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