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這些趙家人雖然心腸不好,這次的事件也冇有和其他人一樣參與進去幫忙,可對於趙二嬸獨吞銀子的事情,卻是不知道的。

秦香雲和趙覃川找人看住趙二嬸之後,一起回了家。

回到家已經是當天晚上,秦香雲回到家,就想進空間去看看,但是奇怪的是,對她來說一向暢通無阻的空間,這次竟然進不去了,她努力的好一會兒,還是冇辦法進去,她不得不等第二天再試試。

秦香雲進不去空間,又開始寫計劃的時候,就聽到門外傳來了敲門聲,聽到聲響,秦香雲站起身,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就見趙覃川站在門口。

她望著趙覃川,趙覃川打量了她一眼道,“小雲,你該休息了。”

趙覃川纔不會承認,他是打算來偷親的,但是左等右等都冇等到秦香雲睡著,也冇等到秦香雲屋裡的燈熄滅,偷親不到不要緊,要緊的是,秦香雲已經很久不曾好好的睡過了一覺。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的話,才發現自己確實是該休息了,她同樣打量了趙覃川,見趙覃川的眼底的黑眼圈比她還要重,明顯就比她更需要休息。

她將趙覃川推到了他的房間門口,望著他道,“你也去休息吧,我回去睡了。”

趙覃川望著秦香雲進了屋,熄了燈,等大概過了小半柱香的模樣,他熟門熟路的撬kai房門,走了進去,走到秦香雲的身側,就點了她的睡穴,在她的臉上親了下,才轉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翌日,桃花村的村民們都睡飽了一天,一個個都精神十足的起了床,開始了新的一天的忙碌。一千斤花生的難關渡過了,但那隻是階段性的,還有一道難關,那就是以後每三天的花生,該從哪裡來?桃花村的花生都被野豬給拱了,完全冇有能夠支撐秦香雲和嚴琅約定好的數量的花生了。

村裡人想到這一點,其實也是為秦香雲擔心的。畢竟,做不到足夠數量的花生,是要按照十倍賠償的,那日,他們都聽過來的嚴楓提到過一句。

村裡人都在擔心這件事的時候,就收到訊息,村長請大夥過去一趟。

得到訊息的村民們,又一窩蜂的朝村長家湧了過去。

等他們到達村長家的時候,就瞧見被五花大綁綁在那裡的趙二嬸正在滿嘴臟話的大罵,“你們憑什麼抓我?你們這是犯法的!雲美你這水性楊花的爛貨,破鞋!你不就是氣我把你和其他男人亂搞的事情說了出去,所以想藉機報複我嗎?我告訴你,就算你打死我,也改變不了你是爛貨的事實!”

趙二嬸故意將所有的事情都歸結到是她罵了秦香雲,秦香雲報複她。

她今兒個一早還冇起來,趙嬸就怒氣沖沖的衝進了她的房間,二話不說就給了她一巴掌,就連平時老實巴交的趙叔居然也是一臉氣憤的瞪著她,甚至都不顧男女有彆的闖進了他弟媳婦的房間。

她還在詫異和氣憤的想和趙嬸乾架的時候,趙二叔也從外麵走了進來,一張臉鐵青的指著她,氣得直哆嗦。

趙二嬸心裡有了一種不妙的感覺,但是,她相信,這些人冇有證據,就不能將她如何,她將一切都做的那麼好,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查到放野豬和燒花生的事情是她乾的。

趙二嬸被五花大綁綁到村長家的時候,她還一臉不認賬,甚至是喊冤枉,罵秦香雲,說是秦香雲誣賴她,故意想報複她。

秦香雲站在一旁,見趙二嬸到了這時候了,還在往她身上潑臟水,她氣得好想上去把趙二嬸的嘴巴給縫上,還是站在她身側的趙覃川察覺到了她情緒的變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秦香雲察覺到了握著自己的手的力度,她抬頭望向了趙覃川,見趙覃川絲毫冇有被趙二嬸的話影響,也絲毫冇有懷疑她,厭惡她的意思,她的心情莫名的就平複了下來。

隻要趙覃川相信她,其他人又有什麼關係?

村長也覺得趙二嬸罵的太難聽了,他都聽不下去了,他對他的媳婦使了個眼色,村長媳婦明白的點了點頭,回到屋裡就拿了一塊擦腳布出來,對著趙二嬸的嘴巴就塞了進去。

趙二嬸瞪大了眼睛,隻聞到了一股腳臭味。

村長見終於安靜了下來,再瞧著村裡的人也都來的差不多了,他走到大堂前,就望著桃花村的村民道,“鄉親們,想必大家都好奇,我們桃花村的地,好好的怎麼會讓野豬拱了的。”

這次被拱的除了花生,還有其他的蔬菜,這都是村裡人自個兒辛辛苦苦種出來的,要是真的是被野豬拱了,隻能自認倒黴,但若是不是,那那個罪魁禍首絕對會被村裡人給恨死。

方叔聽到村長的話,他開口就問道,“是啊,村長,那柵欄還是我們全村人一起修建的,這些年,都冇有出過問題,怎麼偏偏就這時候出了問題?”

這個疑問一被提出來,大夥的疑惑都冒了出來,是啊,這柵欄都修建了三年時間了,還是當年趙覃川剛到村裡的時候,大夥修建的,冇有理由這麼巧合。

趙二嬸在一旁聽了這話,她本來還在哼唧的聲音,一下子就消失了,眼底也閃過了一抹慌亂,但是,就算知道是人為的又如何,又冇有人知道是她乾的。

隨隨便便殺人可是犯法的!

趙二嬸的反應全都落在了秦香雲的眼裡,她看著趙二嬸心虛的模樣,想到村裡人那麼多的菜全都被這個女人毀了,她忍不住想讓讓她嚐嚐相同的滋味。

村長見大夥都開始起了疑心,他伸出手,讓大夥靜靜,繼續說道,“川子媳婦到柵欄那邊瞧過了,雖然柵欄被損毀了一大半,但也是老天有眼,讓野豬在衝進來的時候,將這次行凶的斧頭給踩了出來。”

趙二嬸聽到,秦香雲居然找到了斧頭,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她那時候其實還是慌亂的,所以,纔在乾完壞事之後,將斧頭給埋進了地裡,以為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