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尹瑩磕磕巴巴的。

她的眼神在不斷的躲閃。

而正是這樣的一個眼神躲閃,被林飛給敏銳的捕捉。

看著尹正蒼二人正在做飯,冇有個半小時是甭想著做好了。

想了想林飛笑道:“怎麼樣,不如咱倆出去轉一轉?正好外麵溫度還挺不錯。”

“這……好吧。”

見此,林飛轉頭看向廚房。

“尹老哥,我和尹瑩出去轉一轉。”

“好,你們倆去吧,注意安全啊,記得半個小時後趕緊回來,馬上要好飯了。”

“好的,冇問題!”

應了一聲,林飛便帶著尹瑩向外走去。

走在小區內,感受周圍吹拂的涼風,林飛緊了緊身上的衣服,隨後雙手插兜,看著天空悠然地問著。

“說說吧,有什麼想瞞著我的啊?我能看得出來,其實你對你的父親,是有很大的情緒的,是吧?”

“我……唉,其實……也不算情緒了,就是覺得有些難受。”

“噢?為什麼難受?說一說。”

“老林,你有所不知。”

尹瑩緩緩開口。

“我的父母,從小到大一直都在大院裡工作,每天起早貪黑,為了工作,卻是很少陪伴我,從我上幼兒園的時候,基本上很多的時候,都是我爸的秘書送我上學放學,偶爾還會有我爺爺來接我,但他倆很少陪伴我。”

“甚至說,我多少次都過生日,多少次的逢年過節,他們都不在家,隻有我自己一個人麵對著那空蕩蕩的房間,看著電視上的節目,想笑都笑不出來。”

“反正從小的時候,我對他們的執念就很大了,我覺得他們對我的陪伴很少,看著周圍我的那些小夥伴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父母陪伴著,大家每天開開心心的和我分享著今天和自己的爸媽上哪裡玩?明天和自己的爸媽乾了什麼,結果我想說,想和他們分享,卻都分享不出來。”

聽著尹瑩的話,林飛沉默了。

他很能理解尹瑩這般的情緒。

對一個小孩子來說,童年的陪伴是多麼重要的?但事情的發生卻一直事與願違。

“但是吧……”

林飛笑了笑。

“事情也不能夠這麼的去想,那你恨他們嗎?”

“不會,我一點都不恨他們。”

“哦?”

尹瑩如此的回答,倒是讓林飛想說的話硬生生給憋了回去,他稍有些意外。

“為什麼?”

尹瑩搖頭苦笑。

“因為我明白他們在做什麼,我也是在海州長大的,從小到大,我親眼的見證了海州到現在發生的一次又一次钜變,我爸我媽他們為海州做的太多了。”

“每天起早貪黑的目的,隻是為了能夠讓海州有所改變,現在他們做到了,我也覺得很高興。”

“作為海州人,我很自豪,因為我們有著真正為海州考慮的領導,他們時時刻刻都在為海州擔憂著。”

“隻是說……唉,心裡過不去這道坎吧。”

林飛漸漸的沉默了。

他看得出來,尹瑩在這方麵的理解和支援。

想了想,林飛指了指不遠處的鮮花店,二人向著前麵走去。

尹瑩稍有疑惑,但猶豫了片刻,還是跟在了林飛的身後。

走在路上,眼看著二人來到鮮花店。

林飛說道。

“可能,你心裡邁不過去的這道坎,是你父母一直以來心中永遠的痛。”

“是,你是覺得自己不想邁過這道坎,自己想要每天去撒撒嬌,得到父母的陪伴,但你是否想過,你的父母每天看到你對他們這樣一個冷漠的態度,又是否會覺得心裡難受,是否會覺得很痛苦呢?”

“這麼多年一直心裡有你的父母,心裡很痛苦的,怎麼樣?現在選擇就在你的麵前。”

林飛站在了鮮花店的門口,指著麵前的店門旋即笑道。

“解鈴還須繫鈴人,是進去買束鮮花送給你的父母,還是咱們就這樣轉身回去?”

“我……”

尹瑩抬起頭來看著李飛,她眼神中充滿著濃濃的震驚和猶豫。

她如何不明白呢?

對於自己而言,想要解決目前困境的唯一辦法,就是主動的去調節這件事情。

解鈴還須繫鈴人,這話說的冇錯!

而對自己來說,從小到大,因為失去了父母的陪伴,對於二人的情緒確實是有一些的怨恨。

這也導致她經常的聽到父母會唉聲歎氣,神色愧疚。

尹瑩很難受,她一方麵想著有父母的陪伴,一方麵又想著去看到海洲在父母的努力下有著巨大的變化。

“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

林飛在一旁淡然的笑著。

“我相信對你來說,你知道自己應該去做什麼,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我說再多,可能都會徒勞無功,所以,對你來說,想做什麼是你需要去自己斟酌的。”

“嗯。”

尹瑩點點頭,雙手擺弄著自己的衣角,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便是如此,時間眼看著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終於,尹瑩長出了口氣。

“唉,奉獻……真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詞彙。”

說罷,尹瑩邁步推開了麵前鮮花店的門,直接走了進去。

“嗬嗬。”

站在門口,林飛無聲的笑了。

“挺好,自己這一次,帶他單獨的出來聊天,冇有白費。”

半晌過後,尹瑩走了出來,她的手中拿著兩束鮮花,看著林飛,尹瑩努了努嘴。

“走吧,我們回去。”

“嗯,回去吧,看來你已經完全的想通了。”

“算是吧,在我看來,現在的我,可能有一些新的想法。”

尹瑩認真的說著。

“陪伴,不一定是每天都在你的身邊,有的時候,父母健健康康的,能夠為著自己的理想而奮鬥,這何嘗不是一種幸事呢?仔細想想,其實我很喜歡聽他們每一次回來之後對我分享著今天做了什麼什麼事情,看到老百姓幸福的露出了笑臉。”

“我覺得很開心,那一刻我感覺自己榮耀極了,作為他們的女兒,我覺得是驕傲的,自豪的!”

“是的。”

林飛笑了笑。

“華夏民族,是一個非常神奇的民族!華夏兒女從小到大經曆了這麼多,而大家卻是一直擁有著那強大的力量,就是民族精神!”

“我們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小家,就是為了大家,不求回報就這樣默默的奉獻著,現在你能夠明白這些,我也覺得很欣慰,我想你的父母在看到這兩束鮮花之後,一定會很感動的。”

“嘻嘻嘻……”

尹瑩有些害羞的笑了起來。

事實上做出這樣的一番決定,尹瑩也是有些害羞的。

那意味著自己的讓步。

但仔細想想,對父母而言,這不算什麼!

他們承受的比自己想象的多。

如此想通之下,她的想法隻有一個,那就是父母陪伴自己的時間比較少,但是他們最起碼現在健健康康的,還能夠為自己所畢生追求的事情而繼續奮鬥。

這何嘗不是一種陪伴呢?

尹瑩抬頭看著天空,海洲頭頂的天空,彷彿有著自己父母曾經所辛勤奮鬥的影子,一直陪伴著尹瑩的成長。

就這樣,二人來到了小區樓下,眼看著就要上樓,身後傳來了一聲呼喊。

“林老弟!”

聽到聲音,二人轉頭看去。

隻見到裴高永帶著自己的老婆來到,林飛看到後,不禁笑著擺了擺手。

“嗨!裴老哥,嫂子,你們來的倒是挺快。”

“哈哈,再快也冇有你快,哎?這不是我外甥女嗎?”

“裴大伯,嬸子,你們也來了,唉?等等!”

尹瑩轉過頭來,看向林飛一臉驚詫的問著。

“不會吧,老林……這……你和裴大伯也稱兄道弟的?”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你為什麼總關心這個呢?我們之間關係好,稱兄道弟的,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嗎?”

“我……完了,完了!以後都不知道該叫你叔叔還叫你哥哥了,你說你長得這麼年輕,和我爸稱兄道弟乾什麼呀?”

“哈哈哈!”

林飛頓時間哈哈大笑,裴高永也走上前來寵溺的摸了摸尹瑩的腦袋。

“這叫什麼,這叫忘年交啊。”

“走吧,我們進去吧。”

說著,大家進入電梯,再次的回到了尹瑩的家中。

“哎喲,老裴,嫂子,你們過來了,稍等一會兒,馬上飯菜就好了。”

一番客套下,林飛眾人都在沙發上等待了其來。

而尹瑩,卻是在沙發上扭捏著,她很緊張,自己也算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

裴高永也發現瞭如此異樣,轉頭疑惑的看了看林飛,卻是被林飛的眼神給阻止。

林飛的意思很明確,不要多想,不要多問,一會兒看著便是。

終於,很快一頓飯做好,大家忙活著將飯菜端到了餐桌之上。

眼看著尹正蒼二人就要坐下,卻是在這個時候,尹瑩出聲喊著。

“喂,老頭兒!”

“怎麼了?”

尹正蒼一臉疑惑。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夫妻二人頓感驚訝。

隻見到,尹瑩雙手揹負,扭捏地走上前來,看著二人猶豫了片刻之後,終是把自己身後藏著的兩束鮮花遞上前來。

看著麵前的兩人,尹瑩有些害羞的說著。

“這些年來……辛苦你們了……爸……媽……”

這……

尹正蒼夫婦二人頓時間愣在了原地。

二人看著麵前的鮮花,聽著剛剛尹瑩所親口喊出的爸媽二字。

刹那之間……

兩人的眼角濕潤了!

“閨女……你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