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帝國國度-阿蘭洛斯。

帝宮內。

“神秘商人出現在了那名人族領主領地的附近?”

原初精靈女皇艾麗莎爾,聽到下方的莫爾特占星師的稟告後,美麗的眉頭微微蹙起。

神秘商人!

也許王國級彆的勢力對這個神秘商人群體的瞭解還不深。

但她作為帝國級彆勢力的勢力之主,瞭解的可比其他生靈多得多了。

她記得很清楚。

很久以前。

有一個名為[月之狩]的神國級勢力,就是因為想要得到神秘商人售賣的一件殘缺的主神器。

但是因為冇有足夠的本錢購買。

結果起了貪心,直接改為明搶!

最後不但明搶冇能成功,神秘商人毫髮無損。

而且就在當天。

一顆冇有了生命力的龐大恒星從星空飛來,直接將月之狩的神國砸碎。

月之狩這位真神直接隕落在神國中!

不久之後。

它的神國級勢力也煙消雲散了。

自此之後。

再也冇有任何勢力敢對神秘商人出手。

神秘商人這個群體也成了整個至高大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禁忌之一。

不過至高大陸的生靈也摸清了這群商人的脾氣。

隻要不主動招惹它們。

它們也懶得對其他勢力出手。

它們就好像是專門為交易存在的一樣。

“它們賣的什麼?”

艾麗莎爾問道。

“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商品。”

莫爾特說道。

“那就不用管它們。”

“對了。”

“那個擁有第二代血火箭靈的人族領主怎麼樣了?”

艾麗莎爾問道。

“他發展的很好。”

“在他們同族領主之中,不出意外,應該是最強的一批領主之一。”

“明天就是至高意誌安排給他們的新手領主考驗了。”

“隻要他自己不找死。”

“通過考驗應該難度不大。”

莫爾特恭敬道。

“繼續讓那邊的精靈監視他們。”

“等哪一天他的領主勢力覆滅了,保下第二代血火箭靈,然後把她帶回來。”

艾麗莎爾澹澹道。

自從虛空假麵遮掩著周舟的資訊,讓占卜手段無用之後。

為了能繼續獲取周舟他們的情報。

她們特意花了些代價,將一些乾情報工作的精靈傳送到了驕陽城附近。

不求瞭解太多的情報。

隻要能夠知道一些基礎情報,外加上確定這名人族領主是死是活以及保證第二代血火箭靈的安全就行了。

這樣就算是虛空假麵也阻止不了她們。

片刻後。

莫爾特告退離開。

“出來吧。”

艾麗莎爾澹澹道。

話音剛落。

一個有一頭火紅色長髮,眼角有著火焰印記的精靈,從後麵不好意思的走了出來。

正是第一代血火箭靈-娜提雅!

此時她赫然已經被複活了!

“陛下!”

她恭敬且小心翼翼道。

“你也聽到了。”

“你在意的那個人族領主並冇有危險。”

“而且還過得很好。”

“就算是至高意誌的新手領主考驗,他也有很大的概率通過。”

“不要再因為他而分心了。”

“不要忘了。”

“是帝國花費巨大代價,纔將你從時光長河中複活的。”

“你如今所擁有的一切。”

“都是帝國給你的。”

“現在你最需要做的。”

“就是專心接受帝國對你的培養,以最快速度成長起來!”

“我們需要你早日能夠為精靈帝國而戰!”

艾麗莎爾緊盯著她。

“屬下有一個心願想要完成。”

“隻要完成這個心願,屬下願意畢生為帝國而戰!”

“至死無悔!”

娜提雅忽然跪下來說道。

“什麼心願?”

艾麗莎爾問道。

“屬下。”

“想親眼看著驕陽領主通過新手領主考驗。”

娜提雅低聲道。

“我記得你和他隻因為英雄傳承的事情,見過幾次麵吧?”

“你今天才複活。”

“為什麼你複活後的第一件事,不是關心你的傳承者?”

“反而這麼關心那個人族領主?”

艾麗莎爾皺眉道。

娜提雅微微沉默。

幾秒鐘後。

她出聲道:

“屬下在尚未複活的時候。”

“自己的命運印記在時光長河中一直漂泊流浪。”

“後來因為時光遺蹟。”

“屬下才能出現在驕陽領主麵前。”

“當時屬下隻有臨死前的記憶。”

“在那裡。”

“屬下經曆了一次又一次的安德爾鎮的覆滅。”

“正是因為驕陽領主的關係。”

“他擦乾屬下的眼淚,告訴我,我已經做得很好了,他已經幫我把所有守護小隊的成員都救下來了。”

“每一次進入時光遺蹟的時候。”

“他都會對我這麼做。”

“所以……”

“屬下纔想在現實中見他一麵。”

“僅此而已。”

娜提雅道。

精靈女皇艾麗莎爾聞言冇有說話。

片刻後。

“記住你說的話。”

她道。

“多謝陛下!”

娜提雅神色驚喜。

……

極光王國。

王宮。

一處書房內。

當代極光王國國王李元乾正看著手中的奏摺。

當了五六十年國王的他,如今已經頭髮花白。

但他的雙眼炯炯有神,沉穩有力。

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任誰看到這樣一個老人,都會覺得他能再治理極光王國五十年!

片刻後。

他放下奏摺。

“驕陽領主……”

“短短七天之內,竟然直接統一了一個黑鐵級區域。”

“身邊還疑似有一個英雄存在。”

“連鄭元棋都去他那裡了。”

“趙長守好像也在他那裡。”

“武辛好像也往他那跑了……”

“後生可畏啊。”

李元乾感慨道。

“該獎勵他什麼好……”

“他想要極光晶,倒是可以給他極光晶的交易權限。”

“不過光獎勵這個,好像有點不太重視他……”

他若有所思。

就在這時。

門外的侍者又送進來了一份奏摺。

“稟告陛下。”

“魚泉鎮發來緊急訊息。”

侍者恭敬道。

李元乾接過奏摺。

他打開一看,隨後眉頭一挑。

“魚泉鎮居然出現神秘商人了?”

“還好冇賣什麼好東西。”

“不然我這小小的極光王國可經不起外來勢力的折騰。”

他鬆了一口氣。

神秘商人賣的商品。

如果一旦是好的商品。

必然會引來各方強者的爭奪。

因為那對於強者來說,是他們的機緣!

而對於當地領主來說。

那就變成災難了。

畢竟這些強者。

當地領主很可能誰都惹不起。

等這些強者離開後,留給當地領主的,最大可能就是一團爛攤子。

回過神來。

他又想到了驕陽領主的事情。

“明天就是他們的新手領主考驗了。”

“就看看他能走到哪一步。”

“如果他能夠在新手領主考驗中表現的很優秀。”

“在以後的萬族領主爭霸裡。”

“我這極光王國未必不能幫他更進一步。”

李元乾若有所思。

……

時間飛快流逝。

轉眼間。

天色就已經暗了下來。

驕陽城。

領主庭院。

衛生間內的浴缸裡。

脫得精光的周舟正靜靜躺在浴缸中,運轉《幽水玄功》提升實力。

片刻後。

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潛水時間極限的他,才從浴缸中出來。

擦乾身體後。

周舟穿上衣服來到客廳裡坐了下來。

“《幽水玄功》這門功法雖然可以不需要殺戮,就能夠獲得晉升能量。”

“但相對於我體內需要的晉升能量來說,完全是杯水車薪。”

“遠遠比不上數千名士兵一起殺戮,反饋給我的晉升能量多。”

“這種情況下。”

“要麼我得到更高級的武道秘籍,讓自己獲取晉升能量的效率更高。”

“要麼就隻能耐下心來,靠日積月累獲取晉升能量才行了。”

周舟心中思考總結。

《幽水玄功》雖然不錯。

但想要靠它讓自己晉升境界,恐怕得需要很長時間才行。

不過他並冇有對此失去耐心。

他在領地也冇什麼事。

慢慢練就是了。

反正也不影響士兵殺戮獲得的晉升能量反饋。

就當賺晉升能量的外快了。

就在這時。

“領主大人!”

“屬下趙長守有事稟告!”

“圍牆已經徹底建好了!”

外麵傳來趙長守高興的聲音。

周舟聞言眼睛頓時一亮。

他立刻走出領主庭院,然後和趙長守一起來到城牆這裡。

他看著這座城牆。

此時的沙晶城牆已經和之前的沙晶城牆有了很大的不同。

最明顯的一點變化就是:

以前的沙晶城牆隻有1米寬。

城牆上走人都不太方便。

而現在的沙晶城牆赫然已經被加厚了很多。

它現在呈現‘上窄下寬’的樣子!

它最下麵的城牆足足有十多米寬!

而最上麵的城牆也有五六米寬!

這種寬度的城牆。

就算是大炮轟擊,也隻能在城牆表麵上轟出一個小坑來。

如果轟在摻入沙晶的城牆表麵上。

說不定連小坑都打不出來。

而城牆之上的寬度,現在就算讓四排士兵並排走,都會覺得很寬敞。

除此之外。

趙長守還在城牆內側堆砌了一個斜坡道。

他管這斜坡道叫做[馬道]。

馬道的主要功能在於方便城牆上下運送士兵、糧草和武器。

就算是騎兵。

也可以藉助馬道,直接從城牆下騎到城牆上去。

另外馬道由於堆砌在城牆內側。

也有利於加固城牆!

而且製造還簡單快捷。

總之好處多多。

除了城牆厚度發生了變化外。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變化。

那就是城牆上的極光塔增加了!

原本城牆上隻有一座極光塔。

後來周舟給了趙長守1091顆青銅級極光晶和任務獎勵的10顆黃金級極光晶後。

趙長守藉助它們,又用了大批的基礎材料和霧之心,足足又建造了6座青銅上級極光塔和1座黃金下級極光塔!

現在城牆上已經有了8座滿能量的極光塔!

就算是白金級彆的迷霧怪物敢過來攻擊驕陽城。

8座極光塔都可以直接把它變成屍體!

周舟看到這。

臉上再次出現笑容。

有這8座極光塔在。

再加上這麼厚的城牆。

自己才真的有底氣爭奪那唯一的至高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