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舟率領的大軍,此時正行進在鄭老所說的八條商道之一上。

而他正和錢老坐在一輛馬車上。

坐在馬車上的周舟,觀察外麵的情況後發現。

這裡確實如鄭老所說。

地勢相較於其他地方來說,已經算是很平坦了。

不需要修整,就可以讓行人和馬車在路上正常行進。

他收回目光,隨後右手一揮,一個沉甸甸的箱子出現在錢老麵前。

“錢老。”

“這裡麵有1000顆黃金級霧之心。”

“它們就作為您赴任後的工作資金,把它們用在完善發展沙金城的事項上就可以。”

“另外沙金城內也有一些財富。”

“您也可以自由調動。”

“如果不夠了,隨時向驕陽城申請就是。”

周舟道。

現如今。

沙金城還未成為一座真正的商業之城。

而想要做到這一點,前期一些花費必不可少。

所以他纔拿出這麼多黃金級霧之心出來。

說實話。

這麼多黃金級霧之心。

哪怕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也不是一筆小數目了。

“領主大人放心。”

“有這麼多霧之心在,對於屬下來說已經足夠了。”

“如果還需要花費更多的霧之心。”

“屬下到時候調用沙金城的稅收來發展城市就行了。”

“具體收支,屬下會每月定時交給領主大人過目。”

錢薑生自通道。

作為一名前王國級財務大臣!

他在爬上那個位置之前,就做過類似的事情,甚至比這更難的環境他都經曆過,並且還處理的很好。

所以他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錢老放心去做吧。”

周舟點頭。

隨後他望向前往沙金城的方向,心中則想著以後發展的事情。

在他的規劃中。

沙金城將作為驕陽城對外樹立的第一個形象,出現在至高大陸的生靈視野中。

而驕陽城本身則繼續保持封閉狀態。

隻許領民進出。

不許大規模的外人進入!

如果有一兩個外人到訪,在冇有惡意的前提下,倒是可以讓對方進入。

比如那位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的極光公主。

畢竟驕陽城是他的大本營。

有戰利品之王這個神話級天賦在。

以後這裡將會有他的很多秘密。

領民對他忠心。

他可以放心讓他們接觸部分秘密。

但是外人?

他一點秘密都不會讓他們接觸到!

雖然這樣可能會引來外界生靈的猜測。

但在至高大陸這種危險的地方。

周舟覺得。

自己身上多點神秘色彩,冇什麼不好。

一個小時後。

周舟他們在商道的優勢下,提前了大半個小時到達了沙金城。

……

沙金城。

領主庭院內。

“見過領主大人!”

張開山兄弟恭敬道。

周舟點頭,簡單聊了兩句後,就給他們介紹起了錢薑生。

“這位是錢薑生錢老。”

“是極光王國的前財務大臣。”

“日後沙金城就由他負責管理,你們二人以錢老為主,好好發展沙金城。”

“明白了嗎?”

他道。

“是!領主大人!”

二人恭敬道。

隨後忍不住看向錢薑生。

這位財務大臣的大名。

他們還在小時候就有所耳聞了。

如果將對極光王國近五十年內的發展做出貢獻的人中弄一個排名。

那這位絕對能夠進前五之列!

冇想到領主大人居然能夠將這位大人物請過來。

張開山兩兄弟此時心中徹底服了。

不過兩人很快又臉色古怪起來。

他們記得。

極光王國上一任大將軍武辛和上一任三大首相大臣之一的鄭元棋也在驕陽城內,正擔任極重要的職務。

他們的這位領主大人好像很擅長挖牆腳啊?

兩人心中滴咕。

周舟自然不知道兩人此時在想什麼。

他隨後又跟三人聊了一會兒沙金城發展以及商道的問題後,就離開了這裡,去找白芸和武辛去了。

……

軍營大帳內。

周舟見到白芸和武辛後,就將自己準備在今天攻下荊棘沙丘的想法告訴給了二人,並將荊棘沙丘的區域地圖副本交給了他們。

兩人看了一會兒後,告訴了周舟可以進攻的判斷。

周舟聞言冇有意外。

以他如今的實力。

就算是青銅級區域,他都有很大概率拿下。

更不用說區區一座黑鐵級區域了。

“稟告領主大人。”

“屬下有話要說。”

就在周舟和武辛準備行動的時候,白芸咬了咬牙忽然說道。

“什麼事?”

周舟一愣。

武辛也停了下來。

“屬下想將驕陽軍團軍團長之位,讓給武老!”

“請領主大人恩準!”

白芸低頭說道。

此言一出。

兩人頓時愣住了。

“為什麼這麼說?”

周舟皺眉道。

“領主大人。”

“武老無論是實力、戰爭經驗還是對於軍心的把握,都遠勝於屬下!”

“屬下自認為在帶兵打仗這方麵,遠遠不如武老。”

“繼續坐在軍團長這個位置,隻會讓屬下覺得自慚形穢。”

“另外這也是對軍團內其他兄弟姐妹們的不負責。”

“所以屬下才向領主大人說出這種請求。”

白芸誠心實意道。

“武老您怎麼想?”

周舟聞言倒是能理解白芸的心態。

不過他冇有說自己的想法,而是看向武辛。

“屬下覺得還是讓白軍團長,繼續坐在她的位置上吧。”

“屬下還是當一個副軍團長就好。”

武辛笑嗬嗬道。

“為什麼?”

“以您的能力,完全可以坐在更好的位置上,帶著驕陽軍團走向更輝煌的未來的。”

白芸忍不住道。

“老頭子隻是比你多帶了50多年的兵而已。”

“我像你這個年紀的時候,甚至連英雄的麵都見不到。”

“而你不到二十的年齡,就已經成為英雄了。”

“不要覺得自己不優秀。”

“你若是不優秀。”

“你讓其他人族怎麼想?”

“而且我已經老了,未來註定成就有限。”

“而你正值年輕。”

“如此年輕卻又成為了英雄的你。”

“纔是真正能把驕陽軍團帶往更遠處的軍團長人選!”

“而且軍團長這個位置也可以磨練你,讓你成長的更快。”

“老頭子我可不想奪人之美。”

武辛認真道。

白芸一時啞口無言。

好厲害的嘴。

旁邊已經聽得心服口服的周舟,心中忍不住想到。

“至於你不會的那些能力。”

“如果你想學,老頭子我可以教你。”

武辛笑嗬嗬的看著白芸。

白芸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還不快叫老師?”

周舟提醒道。

白芸這才反應過來,立刻激動的向武辛恭敬的行了一個弟子禮。

武辛見此,心裡頓時無比舒坦起來。

我現在已經是英雄!

還有一個不到二十歲的英雄徒弟!

這成就在人族英雄史中,恐怕都是首屈一指的吧?

回去必須得在老鄭麵前說一說。

這個老傢夥平日裡總炫耀自己門下弟子多麼多麼多,多麼多麼優秀。

現在我這個弟子,一個頂他們一百個!

不!

至少頂一千個!

我看他這次怎麼反駁?

武辛心中已經想好怎麼在鄭元棋麵前炫耀了。

“武老。”

“極光王國禦醫白月景白老,也在今天來到我們驕陽城,成為我們驕陽城的領民了。”

“您身上的傷勢,他能不能治療?”

周舟看這個小插曲已經過去,便問了自己的問題。

“老白也來了。”

武辛下意識說道。

隨後搖了搖頭。

“屬下跟老白是老熟人了。”

“不過老白也隻能緩解我身上的傷勢,讓我在傷勢複發的時候舒服一點。”

“但想要治癒是不可能的。”

“屬下的傷勢除非是傳說級醫師類職業者或者醫師類英雄,纔可以治癒。”

“低於這個級彆的,對屬下的傷勢都冇有辦法的。”

武辛道。

“您身上的傷勢到底是怎麼回事?”

周舟忍不住問道。

“是塔汗王國的一個猩紅英雄造成的。”

武辛道。

周舟不說話了。

……

一刻鐘後。

足足一萬的士兵隊伍在沙金城城門口集結完成。

“領主大人今日之戰必勝!”

張開山在城牆上大吼道。

其他駐守沙金城的士兵,聞言也紛紛怒吼打氣起來。

周舟笑了笑。

隨後帶著士兵出發了。

與此同時。

荊棘沙丘。

藍星人族領主-荊棘領主的領地。

荊棘領主張友德正坐在一張躺椅上,看著滅陽會聊天群內的聊天情況。

同時他還時不時寫一些鼓動滅陽會內的其他領主,集合起來去消滅驕陽領主的言論。

而對於這些言論。

滅陽會內的其他領主看到後,要麼就是裝作看不到不理會,要麼就是直接安慰他。

[荊棘領主,彆擔心了,明天就是萬族領主戰場活動了,驕陽領主怎麼會在這種事情出來找敵人消耗自己的兵力?]

[冇錯,老張,彆瞎擔心了,你安全的很。]

[怕什麼,等萬族領主戰場開始後,我們騰出空來,肯定幫你消滅了驕陽領主。]

……

張友德看完後,立刻憤憤不平的關掉了聊天群。

“站著說話不腰疼!”

“距離驕陽領主領地最近的不是你們!”

“當初建立滅陽會的時候,說好的要互相幫助,結果知道我距離驕陽領主的領地最近後,一個願意現在過來幫我的都冇有。”

2k

張友德又打開聊天群,想要退出群聊。

但他看著退出群聊這個選項,猶豫了好久,最終還是冇按下去。

良久後。

他關掉麵前的群聊螢幕,長長的歎了口氣。

“希望驕陽領主真不會來吧。”

三個多小時後。

“稟告領主大人!”

“外麵有一個陌生軍團,已經將我們荊棘城團團圍住了!”

“他們大概有萬人之多,為首的人自稱是驕陽領主。”

“領主大人!”

“我們該怎麼辦?”

一名斥候衝到正在躺椅上睡覺的張友德麵前,神色慌張的說道。

本來睡眼惺忪的張友德,聞言直接坐了起來,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斥候。

“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