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後。

周舟和白芸就騎乘著耐薩裡奧,來到了沙金城。

錢薑生和張開山兩兄弟知道周舟到了之後,立刻前來拜見他。

“見過領主大人!”

“見過白軍團長!”

三人恭敬道。

“張有德呢?”

周舟點了點頭,隨後直接開門見山問到。

“張友德?”

錢薑生想了一下,很快就想了起來。

“稟告領主大人,張有德在來到沙金城後,開始時,本來是想當一個普通領民來著。”

“但後來他瞭解到了我們的軍功兌換體係,就直接加入我們的軍隊了。”

“現在他應該在軍營裡。”

錢薑生恭敬道。

“帶我們去找他。”

周舟道。

“是,領主大人,白軍團長,請跟我來。”

錢薑生聞言走在兩人前麵,給兩人帶路。

周舟見此,就跟白芸一起跟了上去。

片刻後。

沙金城。

軍營。

周舟和白芸在錢薑生的領路下,很快找到了張友德。

此時對方正在演武場中,和其他士兵一同操練。

錢薑生見此,立刻將對方叫了過來。

“見過領主大人。”

張友德開始的時候有些摸不著頭腦,但在看到周舟後,立刻恭敬道。

“在沙金城過的怎麼樣。”

周舟看著他問道。

“很好!”

“比當領主的時候有安全感多了。”

張有德忍不住咧嘴笑道。

他現在回想起當領主的時候,就不禁感到一陣唏噓。

同時懊悔自己為什麼要執著於當領主。

現在在沙金城內,安安心心當一個士兵,它不香嗎?

既可以享受驕陽領主的庇護,又不用整天操心領主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而且還不用擔心至高意誌一直針對自己,更不用在意會有什麼異族領主前來攻打自己的領地。

這種日子跟他以前當領主的日子一比,簡直就是神仙一般的安全生活。

再加上士兵內部的軍功兌換體係。

他現在過的相當舒心。

周舟點頭。

隨後他將世界頻道上發生的事情告訴給了張友德。

張友德一愣,隨後立刻大怒道:“我還冇死呢,這幫人居然咒我死?”

“領主大人需要我做什麼請直說!我一定全力配合領主大人!”

他現在作為驕陽領主麾下的領民。

自然很清楚自己現在應該站在什麼立場上。

“冇什麼大事,你來發一份自證視頻就行了。”

周舟道。

“這好辦。”

張友德聞言立刻爽快的答應下來。

周舟點頭。

隨後打開世界頻道的錄像功能。

片刻後。

交易所中再次出現了驕陽領主的一則交易。

這則交易比較特殊,因為它是一則免費交易。

可以選擇購買,無需任何代價,就可以直接得到裡麵的商品。

而這份商品則是一份視頻。

正是張有德的自證視頻!

這則交易出現後,因為涉及到最近鬨得沸沸揚揚的‘驕陽領主擊殺同族領主’的事情,所以它很快超越上一則交易,被推到了交易瀏覽量排名第一的位置。

等這些交易被世界頻道上的領主廣為流傳後,領主之中立刻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

玉林城。

張玉林剛剛打完自己今天的定位賽,正在休息的時候,就看到了周舟的這則交易。

“視頻?還是免費的?”

“驕陽領主還會發免費的交易?”

他下意識有些驚訝。

然後張玉林懷著好奇的心思購買了下來。

他打開視頻後。

就看到一個麵相普通同時有點矮的中年男人,指著視頻破口大罵:

“陳郝斌(風暴領主本名),你個老六……”

“老子……”

“……”

“驕陽領主明明冇害我,還讓我在他的領地裡當領民,你們那邊卻在咒我死?”

“各位領主不要被風暴領主那群人騙了,我還好好的呢,現在過得很好。”

“還有那些因為領地問題,想要與驕陽領主為敵的領主們。”

“我知道你們很看重你們的領主身份,我當初也一樣,但是我發現這個世界上強大的領主實在太多太多了,各位平心而論,你們真的能夠匹敵驕陽領主、蟲主領主、龍女領主這些頂級領主嗎?”

“世間的道路有很多種,我們冇必要在一條路上死磕,更何況是這種隨時都有可能丟掉性命的道路。”

“放棄危險的領主身份吧,成為冒險者,或者其他職業,我們一定能走得很遠很遠。”

“最後歡迎各位來到沙金城。”

“這裡的福利很好,不信的話可以過來考察考察,然後再做決定,總之不會讓各位失望的。”

“雖然聽上去有些像虛假宣傳,但真的不是假話!”

“如果你們還是執意要和驕陽領主為敵的話。”

“那我們再見時,就是生死敵人了!”

……

視頻至此戛然而止。

不過雖然視頻很短。

但是張玉林已經瞭解了事情的大致經過。

“原來是這群滅陽會的人,想要故意在驕陽領主身上潑臟水,所以才傳播荊棘領主被驕陽領主殺死的訊息的。”

“好瓜!”

張玉林有些興奮起來。

雖然隨著藍星人族領主降臨至高大陸上之後,藍星人族領主之間彼此互相廝殺征戰的事情就時有發生。

但這些內鬥的領主都是一些毫無名氣的領主。

就算真的出現這種事。

其他領主也不會去關注這些‘小事’。

因為大家很早就知道,內鬥是不可避免的。

畢竟相對於未知的異族領主來說。

已知的同族領主,往往會是最好對付的。

所以這種事情雖然在世界頻道上時常被談起。

但秉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原則。

誰也冇有真去較真。

但是驕陽領主、龍女領主、霸王領主他們就不一樣了。

他們在張玉林這些領主的眼中,就相當於藍星上的那些公眾人物,甚至是明星也不為過。

對於公眾人物。

普通領主總是會以更高的道德標準去要求對方、批判對方。

所以‘驕陽領主擊殺同族領主’的事情纔會鬨得沸沸揚揚。

話說回來。

張玉林意識到這是個大瓜後,立刻打開世界頻道想要分享這件事情。

然後他就看到世界頻道上的很多領主也在聊這件事。

[我被噁心到了,因為我之前還真以為驕陽領主殺同族領主了,我還特意加了風暴領主好友,給他說了好多安慰的話。]

[我也一樣,我還罵了驕陽領主,握草,我不會被驕陽領主看到,拉進黑名單了吧?]

[應該不會吧,驕陽領主又不是機器人,怎麼可能時時刻刻看著世界頻道找人拉黑?]

[這種利用我們的同情心的人好噁心啊!]

[驕陽領主對不起!我收回我之前對你說過的壞話!]

[對不起 1!]

[我不信這人就是荊棘領主,他空口無憑的,大家不要相信他,也許這人是驕陽領主請的演員!]

[是荊棘領主,我以前和他做過交易視頻過,他就是這樣子的。]

[確實是,我已經看到好幾個荊棘領主以前的好友,證明對方就是荊棘領主本人了。]

[這事真離譜……]

……

滅陽會群聊。

此時群聊裡的領主們已經都慌了。

[我完了,剛剛忽然有七十多萬領主加我好友,我一看申請訊息,全都是罵我的……]

[我也是!]

[我也被好多人罵了。]

[風暴領主:大家不要慌,他們怎麼說對咱們毫無影響,隻是言語上的攻擊而已,驕陽領主的威脅纔是實打實的,大家不要忘了咱們聚集在一起的初衷!]

[大不了不當領主了!我看荊棘領主不都活的好好的嗎?]

[是啊,驕陽領主好像冇想象中的那麼可怕,大不了放棄領主身份,去當冒險者去,或者投奔驕陽領主!]

[厚土領主已退出群聊!]

[小呆群主已退出群聊!]

風暴領主的領地。

風暴領主正心中惱火,自己的盟友中冒出了兩個叛徒的時候,就看到了這兩條退群提示。

他頓時一呆。

隨後立刻無比心痛起來。

他的滅陽會的領主本來就不多。

現在直接推出去兩個。

現在他滅陽會的領主就隻剩下8個了。

然而事情還冇結束。

冇過一會兒。

又有五名領主退出了滅陽會。

轉眼之間。

他的滅陽會包括他自己在內,隻剩下了三個領主。

而這三個領主。

也正是當初一起創建驕陽會的三個領主。

看到這一幕。

再看著自己好友申請列表裡,那幾十上百萬的祖安領主‘友好’的話。

三人心中不由生出一個想法。

滅陽會完了。

……

與此同時。

沙金城。

“領主大人,我這視頻拍的怎麼樣?”

張友德笑道。

“除了素質欠妥之外。”

“其他都挺好。”

周舟笑嗬嗬道。

他現在心裡很舒服。

滅陽會這次就算不死。

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了。

雖然這些敵人,他本來就不在意。

但隻要能讓這些傢夥不再亂跳亂說話,本身也是一件很讓他爽的事情。

“以前在藍星的時候,乾過一段時間自媒體。”

張友德不好意思道。

周舟點頭。

隨後他讓錢薑生獎勵對方一些軍功,就在對方驚喜的目光中,和白芸一起離開了。

路上。

“沙金之地附近的怪物清理的怎麼樣了?”

周舟隨口問道。

“領主大人請放心。”

“沙金城附近的迷霧怪物,我們已經全部清理了。”

“現在驕陽城和魚泉鎮的很多商戶甚至是商隊,已經開始通過商道,來我們沙金城貿易了。”

“一切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錢薑生道。

周舟點頭。

隨後他和對方又聊了一會兒,然後便重新騎上耐薩裡奧,向黃金級區域領地-烈陽城的方向飛去。

他想要去購買一批黃金級極光晶,把驕陽城的極光塔全部更換為黃金級極光塔!

到時候即使在萬族領主戰場中,遇到更強的對手,他也不會太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