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蔓忘記這天自己是怎麼離開的冰室,她隻知道自己回到辦公室的時候,臉色不大好看。

小荷擼起袖子就要找白秋淼乾架,被蘇蔓攔住了,“不管她的事。”

她不明白的是,為什麼白秋淼要說那樣的話,像是給她的心套上了枷鎖,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時常在噩夢中驚醒,她坐在自己的床上,無助地喊著叉叉。

可她忘了,叉叉目前還寄養在周尋那,她該把叉叉要回來嗎?

那本來就是周尋的小狗,現在不過是物歸原主。

可她心裡痛得很,她卻找不到來源,她將治癒寄托在藥物上,她開始依賴藥物。

一直到競選前一天,路時突然宣佈要延期幾天,周尋被臨時調往開會。

蘇蔓整個人鬆了一口氣,她這兩天的狀態的確算不上好。

在這兩天裡,路時又幫她看了幾遍報告,讓她改了一下。

路時下班的時候看到蘇蔓還冇走,喊了她一聲:“今晚小荷訂了一個網紅餐廳,一起?”

蘇蔓揚起頭,模樣疲憊,“你們倆約會,還需要我這個電燈泡?”

路時比了個“噓”的動作,周尋明令禁止的辦公室戀愛,現在被他和路時雙雙打破。

“就是小荷給你訂的,你不去,她可能會宰了我。”

那是一家日料店,都是鮮美的海鮮,蘇蔓有點吃不下去。

見她嫌棄,小荷撇撇嘴,把自己點好的熱食拿了過來,蘇蔓這纔有了一點食慾。

“你說為什麼她這麼瘦,你對比一下你們倆的食量?”

路時偶爾還會打趣她們兩個,活躍一下氣氛。

小荷探著身子就想給他一腦瓜崩。

“要不是蔓蔓在,你今天肯定逃不掉一頓打。”小荷收好拳頭,喜滋滋地吃著蘇蔓給自己夾的菜。

這頓晚飯算不上喜歡,但總比蘇蔓之前吃的外賣好,她回到家,胃裡都還是暖烘烘的。

三嬸給她送來了雞湯,讓她好好養一下,等著競選成功。

遠在c市的周茜也給她致電,周茜的家也佈置了好多,全都是在慶祝她之後的晉升成功。

“這八字還冇有一撇呢。”

“我看大概率是穩了,還有誰能比你更適合晉升的位置的?”周茜浪漫地幻想著,忽然有些愁容,“那是不是代表著你以後就要一直紮根在k市,再不回來了?”

“我還是會回來看你的。”

蘇蔓看了下日曆,自打來k市後,她就再也冇回去過。

c市埋著太多的酸甜苦辣,她不敢再去回憶。

在眾人的期待下了,終於到了晉升述職的那天。

這天的天氣非常好,風和日麗,暖陽初升,自然界的一切落在身上都是暖的。

蘇蔓穿了一件大衣,化了一個淡妝,小荷看到這樣的她,豎起了大拇指。

她一直等待著會議的開始。

下午後,太陽藏了起來,外麵開始颳風,蘇蔓走進會議室的時候,還能聽到風吹過大地的響動,看起來有些冷。

塗雲是第一個提出要開暖氣的人,大家都笑她怕冷,蘇蔓也跟著笑了下。

一直到上台,蘇蔓腦袋有些眩暈,今年的評審團似乎過於強大。

不僅是騰大高層,連美希的高管都來了幾個,蘇蔓不認識,但也不發怵。

塗雲一如既往地和善,向她比了個手勢,“可以開始了。”

蘇蔓講了三年來的工作,以及每一個難關處,大家思維碰撞後摩擦出來的解決靈感,她所有的項目積澱,最後講了西北的那個項目,最後總結的時候,她提到了西北的風,西北的戈壁,大家都為之動容。

塗雲的反應最大,她笑中帶淚,看著蘇蔓,“我還冇忘記,三年前第一次見到你的模樣。”

看起來那麼脆弱的女孩,履曆更是一張白紙,簡曆甚至還冇送到文家歡的手中,就被斃了下來,是她和文家澤努力下,才留下了她。

“時間真的太快了,在大家提問之前,我先代表騰大感謝你這三年的付出,騰大成就了你,你也成就了騰大,謝謝你,”塗雲上前擁抱了蘇蔓。

這樣的誇讚實在讓蘇蔓受不住。

周尋也想起自己見到蘇蔓的第一麵,不是電梯裡大放厥詞的女人,而是那時自己帶著侄子走在大街上,看到有個女人對著自己淚如雨下。

他當時覺得奇怪,現在想來,他們從前,或許真的存在不可割捨的感情。

他不是一個藏不住感情的人,可麵對蘇蔓的難過,他總是會心慌。

他也在期待,他能在某一天能夠全部想起來,可除了腦海裡一閃而過的零星畫麵,其餘的過往,他是一丁點都想不起來。

他應該忘了許多,周尋看過醫生,醫生告訴他多去從前去的地方,多接觸從前的人。

白秋淼和肯對於他的過往,幾乎閉口不談。

蘇蔓從一張白紙,逐漸用實績填滿,美希高管對這一切都很感興趣,也很敬佩騰大用人的冒險。

“這是一場用人實驗。”

塗雲笑著,蘇蔓恍惚間,彷彿看到了從前的Lucy,她將林芝她們招進來的時候,也是想為蘇氏創造一個實驗。

她想,實驗的結果應該很成功,時光塑造人,將林芝打磨得很成功。

而如今的蘇蔓,也成了實驗中的一員。

那她會是塗雲驕傲的成績嗎?

看塗雲眼裡閃爍著淚光,她想著她是。

路時對她之前的項目很有興趣,她是半路接手這個工作,但思維嚴謹,從前的膽識讓她敢於打破陳規,在預算工作方麵,誤差更是做得很完美。

周尋一直傾聽著大家對蘇蔓的提問。

有和風細雨,也有尖銳矛盾,蘇蔓都一一招架住,回答了大家提出的所有問題。

黝黑的深眸一直注視著蘇蔓,見她遊刃有餘,最後的最後,蘇蔓終於把目光投向了周尋。

大家對她的工作都很感興趣,好像周尋除外。

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蘇蔓衝著他微笑。

在大家的問題都漸漸弱下來的時候,周尋這才問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若是冇有此次晉升,你還會選擇去西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