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墨走進一看,入眼便是一個胖子背上的妖異眼睛紅斑,蘇墨臉色一沉,伸手也撩起了老胡的衣服。

老胡愣住了,“蘇小哥…”

“哎…”

看到老胡肩膀上的紅眼,胖子嗬嗬笑道,“老胡,身上也有?金爺你快看看,我們兩一樣嗎?”

大金牙打眼一看,驚訝道,“還真一模一樣,兩位爺,你們該不是揹著我們去紋身了吧!”

“屁!”

見蘇墨冷凝著臉,也不說話,老胡拉下衣服,“紋身,那是小混混玩得東西…”

轉身,老胡又看向蘇墨,“蘇小哥,這眼睛…是怎麼回事?”

蘇墨還未說話,一旁的胖子搶先道,“冇準就是河裡的大魚啄的,不用擔心,回去找一個揚州搓澡師傅,一搓肯定就冇了…”

“月…”

就在老胡幾人在胡扯閒聊之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飄來,“燭照龜卜,毫厘不爽,陳摶轉世,文王重生!”

“………”

眾人愣了一下,皆是尋聲望去。

不遠處兒,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穿著馬褂,帶著黑色墨鏡,拄著柺杖一步一頓的走了過來。

胖子搖了搖頭,“瞎子?”

對麵老人加快腳步,走到跟前後,老人舉起柺杖狠狠敲了敲胖子的腦袋。

胖子快速躲過,“原來不是瞎子啊!”

老人冷哼了一聲,“老夫是不忍看你們斷送在古藍縣,故而提醒你們一下,冇想到爾等年輕人如此不懂禮貌!”

“謔!”

胖子陰陽怪氣的懟道,“老爺子,你趕緊歇著吧,天也不早了,晚上不宜行騙!”

老人搖了搖頭,頗為惋惜,“也罷,是我老不死的多管閒事…”

說著,老人便轉身離開,“不過,臨彆贈言,還請幾位小友謹記,既然幾位今天剛在水裡死裡逃生,這幾日還是不要在打擾地下的逝者安息!”

老胡,胖子三人心中皆是大驚,心中再無一點輕視之意。

蘇墨也是猜到了這位瞎眼老人的身份,這位隱藏在古藍縣的瞎子,可是盜墓界的一位超級大佬。

“蘇小哥…”

大金牙看向蘇墨,希望他給拿個主意。

“高人!”

說著,蘇墨快步追了上去,胖子,老胡,大金牙緊跟其後。

“老先生…”

眾人跟隨老人來到了一算命攤上,蘇墨推著老胡直接坐了下來,“我們有件事情想要請教!”

老人的抬頭,歎息了一聲,“也罷,畢竟是故人的徒子徒孫…”

老人站起身,雙手摸著老胡的腦袋。

咋還動上手了!

老胡結巴的說道,“老爺子,老爺子,你在做什麼?”

“摸骨!”

“老爺子,你聽我…”

“彆說話,摸骨觀言需不言,便知…便知高低貴賤!”

男人,做忌諱彆人摸人腦袋了,因此老胡也有些不開心,喝斥道,“老爺子,您彆在這危言聳聽好不好,我勸你一句,迷信思想不可有,我黨光輝照我行!”

老胡的話也不知瞎老人聽到冇有,老人自顧自得說道,“怪哉,這位長相跟老夫年輕之時頗為相似!”

“………”

短暫的沉默後,大金牙與胖子實在是憋不住了,哈哈大笑。

老胡更是直接懵了…

老胡苦笑道,“老爺子,你這是在占我便宜?”

老人則是搖了搖頭,“不,我這是在抬舉你…”

“凡人蛇鎖靈竅,必有諸侯之位,看來你也是個不小的朝廷命官…”

老胡回首看了蘇墨幾人一眼,眼神彷彿再說,老頭算錯了,八成是個棒槌!

胖子更是毫不客氣的打擊道,“說漏了吧,老頭,謊話都編不圓,你說他兒子日後冇準是諸侯,我們還會信點!”

老人也不慌,隻是語氣稍冷了一些,“一口一個老頭,隻知逞口舌之快,你就不怕旁人取笑你,不懂長幼之序,混小子,你早晚要吃虧…”

胖子叉著腰,“不是,我說…你…”

老胡拉著胖子,也不打算與老人掰持下去,站起身,說道,“老爺子,這易經八卦,風水秘術,博大精深,包羅萬象,您要是接著這個斂財,那可是在侮辱老祖宗的智慧!”

老人點頭,露出黃牙,莞爾一笑,“不錯,這周易八卦確實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風水秘術也是不傳之謎,除了真正懂得尋龍訣的摸金校尉,旁人又怎知其中的奧秘,爾等小輩也敢口出狂言教訓老夫?”

“………”

眾人心中再次一驚,老胡收拾眼中的輕視,“敢問老爺子…”

老人抬起頭,對著眾人抱拳說道,“老夫無名之輩,坐在古藍縣混吃等死,旁人都叫我陳瞎子!”

就是他了!

蘇墨嘴角上揚,心中真是確認了這座大神的來曆。

卸嶺大當家--陳玉樓!

一雙夜眼,可在黑夜視物,望聞聽切,絕技傍身。

常勝山的總把頭,曾經控製南七北六一十三省十幾萬響馬群盜,幾十年前,江湖上響噹噹的一號大人物。

“陳?”

一旁沉默多時的蘇墨第一次張口,“我記得昔日卸嶺魁首也是姓陳!”

蘇墨適可而止,卻不點破。

果然,聽到蘇墨的話,陳瞎子猛地抬頭,望向蘇墨,“閣下是?”

胖子狐疑,內心嘀咕道,“這瞎子到底是不是真瞎子?”

蘇墨沉聲道,“發丘中郎將--蘇墨!”

陳瞎子怎麼也是十萬卸嶺力士的老大,這個身份曾經在江湖呼風喚雨,值得蘇墨以禮相待。

“不可能…”

陳瞎子直接搖了搖頭,“據老夫所知,發丘中朗將早已斷了傳承,連本門象征身份的發丘天印都被毀了去,世間已再無發丘中朗將,小友,這個玩笑開不得!”

陳瞎子活了多年,又是昔日卸嶺魁首,彆說摸金校尉,搬山道人,觀山太保這幾大門派,就算是放眼整個土夫子世界,恐怕也找不到比他更位高權重之人。

它可是活化石級彆的大佬!

蘇墨拿出發丘天印遞給陳瞎子,“誰知那塊發丘天印是不是真的,老爺子,你給看看我手裡這塊…”

陳瞎子把發丘天印接過手中,細細摸索著,他的眼睛雖然折在了雲南,可是卻因禍得福,感知力與聽力卻更勝之前。

蘇墨走到陳瞎子的跟前,手指輕輕在桌前一點。

噗嗤!

兩個手指洞頓時出現。

陳瞎子左手拿著發丘天印,右手摸著桌子上的細洞,歎道,“冇想到老夫有生之年還能看到發丘中朗將的絕技--雙指探洞!”

說著,陳瞎子站起,行江湖之禮,“卸嶺力士陳玉樓見過發丘中郎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