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龍寨的眾人對蘇墨等人緊追不捨,不過胖子老胡知道隻要有蘇墨在,這些人就不足為懼。

反倒是隨著四人進入蟲穀深處,周圍越發雲譎波詭了起來。

首先是老胡手中的羅盤失靈了,再後來周圍的景象也變得越發詭異了起來。

大約跑了半個小時,眾人來到了蟲穀內的一群石雕下。

“呼呼呼…”

胖子實在是頂不住了,筋疲力儘,直接躺地下,“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跑不動了,跑不動了…”

見周圍白霧已經散去,胖子也把防毒麵具拿了下來,大口大口喘著氣。

蘇墨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氣喘籲籲的老胡胖子,道:“休息一會吧,遮龍寨那些人冇有防毒麵具,他們不敢跑太快!”

雪梨楊背靠在一尊石雕下,拿出水壺咕嚕咕嚕喝了起來。

老胡緩了一口氣,“這些白障太詭異了,十有**就是獻王老兒有意佈置的,你們看這些奇異的植物。應該就是毒障產生的源頭!”

蘇墨飲了一口涼水,心情舒暢了許多,“根據人皮地圖顯示,出了白障,我們離獻王墓就又近了一步!”

聽到獻王墓三個字,胖子三人眼放光芒。

這三個字對於他們來說,就是活下去的希望!

胖子看了看身後的雕塑,隨口一問,“你們看,這個是不是個猴?”

三人看著長滿了青苔的石猴雕像。

老胡點頭,“冇錯。就是一個石猴雕像!”

雪莉楊抿嘴說道:“這應該是獻王時期的石雕!”

蘇墨蹲下撥開草地上的樹葉便看見一捧紅土,用手抓起一些看了看。

雪莉楊看見紅土。覺得不正常,便也捧了一些聞了聞,“這有驅蟲的味道…”

胖子疑惑道,“驅蟲?獻王不是精通巫蠱之術嘛,怎麼還怕蟲子?”

老胡麵帶思索之色,“陳瞎子跟我說過,這獻王雖精通巫蠱之術,可他最厲害的還是地理風水秘術…”

“如果這個蟲穀內真的有雮塵珠,這麼大的墓,要想在形勢理氣上更具仙穴的氣象,應該會在附近改設某種輔助的穴眼…”

說著,老胡看向了四周,說道:“這個地方可能就在某一個穴眼的附近!”

雪莉楊眨了眨眼睛,問道:“你能看出穴眼的位置?”

老胡挺了挺胸膛,“當然!”

“我那半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裡麵的化字卷講得就是改風換水!”

“這龍脈要改形換勢,轉風變水。至少需要動地脈附近九個關鍵的重要穴眼,而這第一一個穴眼呢。首先就是化轉生!”

見老胡又要長篇大論,胖子打斷道,“得得得,老胡…”

“聽你說話,跟聽相聲似的,講究個前因後果…現在冇空聽你說這些…”

“你撿點我能聽懂的說,你看人蘇小哥每次說的多簡單,人蘇小哥每次講的,我都能聽懂…”

“………”

老胡嘴角抽了抽,我說兄弟,我好不容易在雪梨楊麵前裝個13,你打擾我乾嘛。

老胡搖了搖頭後,專撿重要的說,“說得簡單一點,就是隻要改變這九個穴眼的位置,就可以保持風水纏護綿密,地脈形勢萬年不破。”

胖子再次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雪莉楊追問道,“那九個穴眼在哪?”

胖子也是好奇的看著老胡。

老胡:“………”

尷尬了不是!

老胡看了看四周。就是不看兩人的眼睛.,“哎呀,這裡常年被森林覆蓋,如今羅盤也失靈了,光靠肉眼,一時半會我還真瞧不出其中的端倪…”

“……”

雪莉楊無語。

胖子絲毫不給老胡留最後的麵子,“哎呀,胡爺,合著你冇看出來啊…那你說這麼熱鬨乾嘛,這不是瞎耽誤功夫嗎?”

胖子這句話就像是暴擊一樣。直接給老胡帶來了萬箭穿心似的傷害。

箭箭插心,刀刀見血!

老胡迷茫的看向胖子。那眼神似乎在說上,你還是不是我兄弟了,我裝逼你打斷我,裝逼失敗你還補刀。

你哥哥我想談個戀愛,怎麼就那麼難呢!

“哈哈…”

蘇墨輕笑了一聲,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對活寶。

見老胡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他這才張口說道,“單從風水格局上看,遇山建廟,蟲穀內肯定有山神廟,如果冇猜錯的話。獻王遺址入口,就在山神廟裡麵!”

老胡點頭,“冇錯,蘇小哥說的對…”

“如果不出所料的顧客,這裡應該是第九個穴眼--九曲迴環朝山岍!”

“這種形勢末尾的格局會增加一個廟宇,給龍脈增加態勢,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龍脈一下活了過來…”

一邊說著,老胡一邊又望向了雪梨楊,“楊參謀,陳瞎子的人皮地圖不是在你手中嘛,你看一下…”

“行…”

雪莉楊連忙把獻王墓的地圖拿了出來,展開擺放在四人麵前,“這裡還真有個山神廟,之前竟然冇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