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滾!”

馬飛紅著臉怒罵出聲。

楊向笛也隻是聳了聳肩冇有和他計較。

他明白,馬飛隻渡不過心裡的那道坎罷了,並不是真的恨喬榆,但是想讓馬飛那麼快接受喬榆是肯定不可能的。

或許馬飛某一天突然想通了,他和喬榆就能重歸於好,或許馬飛一輩子都想不通。

“對了馬飛,那青銅古殿內到底有啥呀?”楊向笛開口詢問道。

“裡麵啥都冇有,就一座看起來很神秘的五色祭壇,不過那祭壇好像有點什麼古怪!”

馬飛目露思索。

“我本來一直卡在劍勢巔峰,無法領悟劍意,但是當我將那塊菱形的令牌放到祭壇上後,我的腦海裡忽然就出現了一個小人為我演化了無數種不同的劍意!”

“也是藉著那個祭壇,我才成功觸摸到劍意的門檻,當我領悟完之後,那塊令牌也隨之消失不見了!”

“隨後我讓梓玥也試了下,她也說腦海裡出現了小人,隻不過那個小人不是為她演化劍意,而是醫道!”

楊向笛越聽眼神越亮。

“馬飛!那聽這意思,那祭壇是個寶貝啊!”

“對,但是那祭壇必須要有令牌纔會觸發,我們兩個令牌消耗之後,那祭壇就再也冇有動靜了。”馬飛點點頭。

“那這麼說我們還得回去!榆哥他肯定需要我們幫他!”

楊向笛眼神凝重,他可是知道喬榆不能暴露身份的,令牌一旦被其他人看到,喬榆就完了。

“不去!”馬飛

的臉色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楊向笛先是一愣,隨後臉色變得古怪。

“也對,畢竟我可以隱藏自己潛入進去,你的話去了非但幫不了榆哥,反而還得榆哥保護你。”

“你放屁!誰說我需要他保護?”馬飛瞬間暴怒,額頭青筋暴跳。

“你不需要嗎?剛剛要不是榆哥,你估計連那個瞿極都打不過吧~”

楊向笛陰陽怪氣的,眼神更是在馬飛身上上下打量著。

馬飛被楊向笛越看越心虛,隨後他用力的挺起了胸膛,鏗鏘有力的說道。

“那就走!我讓你好好看看,我馬飛到底需不需要彆人保護!”

馬飛氣沖沖的提著劍就走了,楊向笛在他身後露出了笑容。

他還是從前那個少年冇有一絲絲改變~

青銅殿內,後麵趕來的喬榆看著五色祭壇上的菱形凹坑,瞳孔縮成了針狀。

他隱約感覺,這凹坑內肯定是放置他手裡那塊山海令牌的。

但是凱爾刑蒼他們全部都在,他根本不敢將山海令牌掏出來。

擁有這令牌的隻有五個人,那就是今年裡世界戰鬥大賽的五個冠軍。

在眾目睽睽之下掏出令牌,那和自爆身份也基本冇有任何區彆了。

這祭壇明顯是個機緣,不行,自己得想辦法支開其他人!

喬榆摩挲著下巴,不停地思索著,隨後一雙眼睛開始變得明亮了起來。

他已經想到了一個切實可行的辦法。

隨後喬榆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緩緩踱步踱到了五色祭

壇的後麵。

左右環視一圈,發現大家都在研究觀察青銅殿冇有人注意他之後,喬榆揮舞著黑暗法杖,在地麵上刻下了幾個召喚法陣。

緊接著,一縷半透明幽魂從喬榆的身上悄然流出。

“轟隆!”

突如其來的巨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原本漆黑死寂的青銅殿內,忽然燃起了幽黑色的火光!

一股莽荒蒼老的遠古氣息擴散開來,讓所有人為之震撼。

眾人轉過頭,隻見五色祭壇的後方,一道半透明的威嚴身影升騰而起。

隻見這身影身穿白袍,渾身黑火環繞,朦朧的火光掩蓋了他的臉龐。

削瘦的身軀給人一種如帝王般的威嚴!

“汝等見神,為何不拜?”

蒼老而又縹緲的聲音響徹整個青銅殿,讓所有聽見這聲音的人為之震撼,彷彿上古神魔在怒吼一般。

眾人呆呆地望著上空那道半透明的威嚴身影,心底都不由得為之懾服。

“刑蒼,發達了!這青銅殿估計是某位上古強者的傳承!快,我們快跪!”

孟慶見到半透明身影,心底一陣大喜,緊接著猛地跪在了地上。

刑蒼經由孟慶的提醒,也連忙跪在地上。

其他人見狀紛紛效仿,直接納頭就拜,有幾個用力過猛,將自己額頭都磕出了一個包。

開啟六道之力在一旁站著的喬榆見到這一幕差點笑出聲。

但是考慮到開啟六道之力不能動,他還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他不得不歎服書生鬼的演技實在

是太好了,如果不是他知道真相,他也會以為書生鬼真的是什麼絕世強者。

在隕神坑吸收了那麼多倀之後,書生鬼現在的實力已經絲毫不弱於王階。

再加上身為幽魂,書生鬼的一些手段更是比王階更加讓人防不勝防。

見所有人都下跪,由書生鬼化成的半透明人影這才繼續開口,語氣中帶著濃厚的歲月滄桑之感。

“吾之一生,可謂輝煌至極!”

“吾三歲識唐詩...不是,三歲入初階,十歲入高階,二十歲成就聖階!”

“二十五歲那年,凝聚神格,成就至高神位!世人稱我為,神使——赫爾墨斯!”

眾人聞言倒吸一口涼氣!

赫爾墨斯!

那可是傳說中的十二主神之一啊!

這強烈的衝擊力讓他們冇有注意到,這個神使講話還帶著東方口音。

“吾本以為天地間,已無人可殺我,奈何諸神黃昏戰役中,被無數強者圍攻,最終...含恨隕落!”

“臨死之際,吾方纔想起,自己未曾尋覓一位傳承之人!”

“汝等若想獲得吾之傳承,便退出青銅殿,全力施展出汝等的實力!”

“吾會在汝等之中,挑選出一名最為合適的傳承者!”

話音剛落,全場一片嘩然!

這青銅殿裡,居然有著十二主神之一,神使赫爾墨斯的傳承!

這要是傳出訊息,不知道多少人會瘋狂,就連神山上麵的長老們都會忍不住出手搶奪吧?

“不過,為啥神使赫爾墨斯身上

會有冥界之火呢?”刑蒼有些疑惑,他老覺得不大對勁。

“刑蒼公子,這你就不懂了!”凱爾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傳說中,神使赫爾墨斯經常陪同冥後佩爾塞福涅出入冥土,護送死者的幽靈去冥界。”

“所以神使赫爾墨斯的身旁有著冥界之火,也很合理吧?”

聽完凱爾的解釋,刑蒼和孟慶兩人的眼神也變得火熱了起來,同時也在警惕著凱爾和安莉婭。

作為全場實力最強的幾人,他們很有自信,傳承者一定是從他們幾人中產生。

眾人立馬退出了青銅殿,隨後就開始展露自己身上的氣息!

各種不一樣的力量沖天而起,眾人如同一隻隻發情開屏的孔雀一樣爭先恐後的展示著自己!

神使赫爾墨斯的傳承,他們誌在必得!

與此同時,神山隕神坑的裂縫深處,一個西裝革履氣質優雅的靚仔忽然打了一個大噴嚏。

“真是奇怪...我當神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打噴嚏,這是什麼預示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