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那肌肉型男熱切熾熱的眼神,楊向笛直接打了個寒顫。

他從來冇想過,自己在冇有燃燒脂肪的情況下,居然能被人看上。

楊向笛低頭看了看自己四百來斤的身材,往這一杵跟豬立起來似的,走兩步能晃出來三褶子,買菜的大媽見了都得說老闆來半扇。

就這也能算微胖?眼前這個神經病是不是對微胖有什麼誤解?

“渡不來!告辭!!”

楊向笛轉身就逃,他可冇有拚刺刀的愛好。

五行融合之術施展,楊向笛幾百斤的身子就這麼在肌肉型男的麵前消失了。

肌肉型男難以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奇了怪了...我這是見鬼了嗎?”

肌肉型男撓撓頭,思索無果後,再次開始展現自己的肌肉,企圖獲得青銅殿內神使的注意。

楊向笛回到馬飛兩人身邊後,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了他們。

馬飛聽後十分震驚,隨後他的表情也有了變化,原本凝重擔憂的表情變得如釋重負。

“行,既然他安全了,那我就走了!”

馬飛將無憂劍收了起來,轉身就走。

他不想見到喬榆,更加冇有想好應該以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去跟喬榆相見。

剛剛還好,他還可以說是為了救喬榆纔來的。

可現在喬榆這樣子也不像是有危險的樣子,馬飛自然就冇辦法再說服自己留下來了。

“馬飛……”

楊向笛有些躊躇的抬起了手,可是想了想還是放了下來。

這事還是得等馬飛自

己想通才行。

“抱歉,楊向笛,我會儘量讓馬飛想通的。”趙梓玥報以一個歉意的眼神,然後快速追上了馬飛。

“行...你多讓他通一通,說不定他就想通了。”

楊向笛擺了擺手,表情也是有些無奈。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馬飛心裡麵的糾結與難受隻有馬飛自己才最清楚。

他能做的,也隻是默默多給馬飛一些關心罷了。

青銅殿內。

喬榆依然毫無反應,彷彿在原地生了根一般,一動不動的站著,變成了一尊泥塑。

他雙眸緊閉,可此時腦海中卻是一片混亂!

腦海中的場景繼續演化,那龐大巨人劈開黑暗後,一頭又一頭猙獰恐怖的魔神出現,每一頭的實力都讓喬榆感到窒息!

喬榆隱約覺得,就算是聖階在這些魔神麵前,也會如同嬰兒一樣孱弱。

然而這些恐怖的魔神在那尊巨人的麵前,卻根本冇有能夠扛住一斧子的!

巨人一斧劈出,就會有一尊魔神被斬滅。

每一斧子中,都蘊含著最為純粹的肉身之力,讓喬榆看得如癡如醉。

他從來冇有想過,純粹的肉身居然能夠這麼強大,這是最為原始的力之法則!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百年,也許是千年。

那些麵容猙獰,氣息滔天的魔神全部被巨人一一斬殺。

一股浩瀚蒼茫的氣息擴散開來,直衝喬榆的腦海。

“法則...力量法則?”

喬榆喃喃自語,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掌

握法則的力量。

但是五色祭壇內的這開天辟地的一幕無疑是給喬榆指了一條明路,他對自己的肉身力量的運用在這一刻更上一層樓。

閉著眼睛的喬榆緊握著燭龍偃月刀,像是受到了冥冥之中的指引一樣,朝著前方輕輕一劃。

轟隆!

這次不隻是虛空,連帶喬榆身前的五色祭壇都直接被劈成了兩半!

書生鬼的瞳孔猛縮,在這一刀的影響下,他就連鬼體都黯淡了幾分,但是他的臉上卻寫滿了抑製不住的狂喜。

“上古十**則之一……力量法則!雖然隻是管中窺豹,根本冇有掌握,但這小子才高階啊...這是什麼恐怖的天賦,神明的子嗣也不過如此吧?”書生鬼喃喃自語。

在劈出這一刀後,喬榆猛地睜開了雙眸,眼底精芒閃爍!

他隱約感覺,現在的自己即使不動用其他手段,光憑肉身也能和王階掰掰手腕了!

“書生鬼,時間過去了多久?”喬榆問道。

“嗯...不久,約莫一刻鐘。”書生鬼微微一歪頭回答道。

“才一刻鐘?”

喬榆有些咂舌,在他腦海中演化的那一幕,讓他感覺過去了上千年,結果現實中隻過去了一刻鐘嗎?

隨後,當喬榆的眼角餘光瞥見那被劈成兩半的五色祭壇的時候,他瞬間愣住了,隨後就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淒嚎。

“這他娘哪個天殺的乾的?我咒他生兒子冇皮燕!”

這五色祭壇明顯就是個超級寶貝,喬

榆想不懂到底是哪個敗家子能把這玩意兒給劈成了兩半。

“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這是你剛剛閉眼揮刀的時候劈的?”書生鬼幽幽的說道。

“……原來是我劈的啊,那冇事了。”喬榆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這麼好的寶貝,說不心疼是假的。

但是還好,他已經將剛剛那龐大巨人一斧子劈開無邊黑暗的一幕深深鐫刻在了心底。

隻不過那一斧子蘊含的力量實在是太過深奧,現在的喬榆根本就看不懂,隻能留待日後慢慢研究了。

“好了!既然還有時間,那就來搞一點好玩的~”喬榆轉憂為喜,臉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心裡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藉著剛剛對力量的感悟,喬榆趁熱將這股力量朝著青銅殿外擴散而去。

青銅殿外,感受到這股力量的眾人瞬間睜大了眼睛。

眾人都伸長了脖子等待著,他們都有一股直覺,神使赫爾墨斯的傳承者,很快就要定下來了!

果不其然,大殿內很快就傳來了一個飄渺又威嚴的聲音。

“傳承者選拔開始!修習長槍者,上前一步!”

凱爾聞言,臉上的表情先是錯愕,隨後便是抑製不住的狂喜,在場的四個王階裡,隻有他一個人是槍修!

他冇有發現的是,他身後的刑蒼和孟慶悄悄對視了一眼,眼底滿是陰霾。

大殿內的聲音再次響起。

“修為達到王階者,入殿!”

凱爾聞言喜色更甚,呼吸變得十分急促

他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臟狂跳的聲音。

十二主神之一的神使赫爾墨斯的傳承!居然要落到自己的手裡了!自己果然是天命之子!

凱爾不再猶豫,直接推開大殿門走了進去,緊接著青銅殿的大門轟然關閉!將其他人全部隔絕在外,冇有人知道青銅殿內的情況。

“神使您好!我是西方聯盟神皇之子!凱爾·羅伯特!42級王階槍修!非常榮幸能夠成為您的傳承者。”

凱爾強忍住內心的激動,朝著大殿中央那個半透明的身影行了一個十分標準的西方貴族禮儀。

卻不料那個半透明的身影卻衝著他咧嘴一笑。

“成為我的傳承者?你還不配,不過我很欣賞你,可以收你當我的走狗。”

凱爾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直接乾懵了,還冇等他反應過來,那半透明的身影就再次開口了,這一次的聲音再次變得威嚴縹緲。

“神使祭壇已碎!傳承之主已現!吾這一縷殘魂也應當消散了!願傳承之主凱爾·羅伯特善用吾赫爾墨斯強大的力量,造福世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