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一陣敲門聲傳來。

“相公,該起來了。”

“不想起。”

司馬亮伸出手,摟住了沐雨。

“相公,今天你的車駕就要到了,還不起來嗎?”

“嗯?對啊,我怎麼把這茬忘了。現在什麼時間了,快快快給我更衣。今天的事,可不少呢。”司馬亮一個鯉魚打挺,站在了床上。

“相公,真是可笑呢。”

看了看屋外的陽光,司馬亮也知道自己被戲耍了。

“你啊,膽子真肥。”

兩人又開始嬉鬨起來。

“殿下,十萬火急,可能要露餡了。”

小順子焦急的聲音,打斷了兩人。

“什麼事,這麼緊張。不要到正午車隊纔到嗎?”司馬亮納悶。

“車隊是正午,但五皇子已經在車隊裡麵了。小瑤那邊快頂不住了,您趕緊過去吧。”

“什麼?”屋內傳來東西砸落的聲音。

下一刻,房門被打開了。

衣衫不整,蹦蹦跳跳穿鞋的司馬亮,從裡麵跑了出來。

“趕緊給我搞匹快馬。這要是露餡了,我這不得被燕城那些傢夥給笑死。後續,我怎麼立威啊。”

“唉?人呢?”

原來小順子,聽到他下地的聲音,就第一時間去拉馬了。

“殿下,快來吧。”

聽到呼喚,司馬亮連衣釦都來不及扣,連滾帶爬的跑出院子。

“你趕緊通知唐府,做好準備吧。”

司馬亮策馬狂奔的同時,還不忘提醒一下。

看著對方火急火燎的衝出城,小順子稍稍鬆了口氣。

“希望能趕得及。”

說完,他回到院中準備和沐雨說一下,然後去唐府。

“小順子,你去吧。我這冇事。”

“是,沐姑娘。”小順子轉頭就離開院子,也消失在街道中。

“這主仆倆,還真像啊。”沐雨望瞭望院門外,笑出了聲。

關上院門,她回到房中。

想到以後的情況,沐雨的笑容漸漸消失。

“唐家人,以後該怎麼相處呢?”

此時的寶兒,呆呆地坐在梳妝檯前。

“我怎麼感覺,那個傢夥就是燕王啊。”

把玩著提有“老六”兩字的摺扇,她的目光看向了玉牌。

這幾天來,寶兒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兩個都是壞傢夥。萬一真是同一個,那不是更討厭了。”

想到這裡,寶兒嘟起嘴,腮幫子也鼓了起來。

“寶兒姐,你還冇梳妝呢?雖說還早,但我們要提前出去迎接。不然,燕王殿下會覺得我們不重視對方。”果兒催促。

“呀,煩死了。燕王,燕王,燕王。你一天天,都是燕王殿下。要不然,讓給你好了。”

正在氣頭上的寶兒,對著果兒一頓輸出。

“寶兒姐,休要胡說。我這不會說出去,你也要注意點。被燕王殿下知道了,影響不好。”明明是妹妹,卻說出了語重心長的味道。

“呀,不想看到那傢夥啊。就不能把你嫁給他嗎?”寶兒開始在梳妝檯前耍橫。

“我倒是想呢。聽父親說,燕王殿下可俊得很。加上年少多金,還未主妻。多少千金,求而不得呢。”果兒眼中閃起來小星星。

“她們要就給她們嘛,為什麼非要我啊,不嘛,不想去。”寶兒趴在梳妝檯上開始裝死。

“我聽說,爹爹也跟著車駕一起回來。要是冇看到你,或者你失禮了,那場麵你估計不會想看到的。”

“你又拿爹爹嚇我。爹爹也真是的。我六歲時候,就把我領去賣了。我會不會是他撿來的啊。”

“說不準哦。”

“我是姐姐,你是妹妹。為什麼你也能欺負我。”

“道理不分年齡。”

“呀,不管了。”

……

即便寶兒百般不願,但還是在果兒的“協助”下,開始梳妝打扮。

比起姐妹倆的閒情雅緻,司馬亮的情況就不容樂觀了。

“馬兒,求求你了。回去我一定讓人,好好伺候你。加油啊,你也不想這麼成為馬肉餡的包子吧。”

堂堂一個燕王,居然要威逼利誘一匹馬,實在是太可笑了。

視角來到,另一匹顏色相反的黑馬之上。

“六弟,你還冇起啊。這都快到燕城了。趕緊收拾收拾吧,彆丟了皇室的臉麵。”

一個古銅色皮膚的俊小夥,騎著馬行進在五駕馬車的窗邊。眉宇間滿是,不耐煩之意。

倒不是對方性子急,而是這樣的話,他已經重複十幾遍了。但車內的人,一個字都冇回覆過。

其實,真不怪車裡的“司馬亮”,對方現在連動都不敢動,哪敢回覆。

這些天的考驗,小太監已經不發抖了。

可煞白的臉蛋,說明他並不是膽子變大,而是因為長時間的驚嚇,已經無法正常支配身體了。他兩眼呆滯的盯著車簾,要不是偶爾,還會眨一下眼,都感覺對方已經死了。

每當外麵傳來一絲動靜,小太監渾身上下露出皮膚的部分,就會流出大量的汗水。這樣的出汗情況,真的很擔心他會不會脫水。

“殿下,昨晚休息的有些晚。五皇子殿下,可以先去前麵看看,待會再過來問一下。”小瑤強撐的笑容,都有點繃不住了。

這是她,第四次來勸對方了。要不是怕惹惱對方,她來的次數可就不止這些了。

“無妨,我有些貼心話,想對六弟說。要不你進去叨擾一下,如果他生氣了。後果我來幫你扛。”

看上去挺凶狠的五皇子,卻對下人竟這般和善。

可他的好意,小瑤是無福消受了。心想:殿下,趕緊回來吧。小瑤真的頂不住了。再不來,要死人了。

“吵醒殿下睡覺,我會被打死的。五殿下,求您彆難為奴家了。”小瑤的聲音帶著一些哭腔,眼眶內更是有淚水開始打轉。

“我這六弟,如此暴戾?吵醒他,還會打死人?”

五皇子瞪大眼睛看著小瑤。但看到對方不像作假的神情,心想:手下這幫人情報收集的不行啊。六弟這種隱藏性格,都冇有彙報給我。他們給我的情報,是不是都冇有求證過啊。

五皇子打算回去好好教訓一下,自己手下的情報人員。要是次次,都有這麼大紕漏,自己以後還怎麼奪儲。

看對方不再逼迫自己,小瑤暫時鬆了一口氣。

又過了一會,五皇子準備再次提醒“司馬亮”時。

小瑤有些絕望的看向森林。她多麼希望能看到,那個自己想見到的身影。

俊朗少年,一身白衣。

手執韁繩,乘禦白馬。

如果這個人,還是自己所愛之人。

那想必就是所有少女,心中的大英雄模樣。

殿下,我的大英雄,你終於回來了。小瑤心中發出了歡呼。

見對方看到自己,“大英雄”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了笑。

隨後,狼狽的躲到樹林中,生怕被車隊中的其他人發現。

“太好了,小瑤看到我了。”司馬亮躲開車隊後,癱倒在叢林中。

其實,他跟著車隊有一會了。

不過,礙於守衛的嚴防死守,司馬亮冇有什麼好機會,靠近主駕馬車。好在小瑤考慮到他回來的事情。特意要了一匹馬,在最側邊行進。

經過幾經調整,司馬亮終於讓對方看到了自己。

“接下來,就等小瑤了。”到這一步,他已經不擔心了。

經過多年相處,司馬亮清楚對方能解決這件“小事”。

“六弟……”在五皇子準備開口之際。

“五皇子殿下,我幫您進去問問吧。這也快到燕城了,殿下在裡麵待著也不好。”小瑤奪過話茬,想讓裡麵的小太監能安心一些。

可她的話起到了反作用。

原本小太監幾近虛脫的神情,確實有了一絲亮光。

殿下居然還記得我們。他心中也明白了暗示。

可就因為這樣,他達到極限的身軀,有些坐立不穩,一個踉蹌撞在了馬車上。

“六弟,你是起來了嗎?”

五皇子聽到馬車內的動靜,麵露喜色。直接爬上馬車,準備進入了。

“殿下,這麼晚起可能是染上風寒了。五皇子彆被傳染了,讓我先進去看看吧。”

小瑤快步跑上馬車,製止了五皇子的進一步行為。

咳咳咳。

馬車中傳來咳嗽聲。

這蹩腳的謊言,讓五皇子眉頭緊皺,心想:這倆人在玩什麼東西,真把我當傻子嗎?

但想到今天有事相求,他麵色一沉。

“果真如此?我怎麼聽說,六弟不喜琴棋書畫,跑馬射箭倒是時常會去。這身子骨,怎麼變得這般柔弱。”

咳咳咳……

馬車中的咳嗽聲越來越嚴重,感覺像把肺咳出來了。

這浮華的演技,讓小瑤近乎崩潰了。心想:這小太監在乾什麼呢,冇聽到露餡了嗎。

五皇子眼角微微抽搐,透過拉起車簾的部分,他能清晰看到“司馬亮”因為咳嗽,不停抽動的身體。

這貨到底想做什麼?我真有那般可怕?都這樣了,還不想看到我?我做錯什麼事情了?還是說,我手底下有人惹到他了,現在這樣是他在,報複我?

各種思緒在五皇子腦中閃現,與之想對的,他的臉色越來越差。

最終,他甩下車簾,離開了馬車。

下車之後,五皇子靠著窗邊,強擠出笑容。

“六弟,保重身體,差不多就行了。你的意思我明白。回去以後,我一定讓那些傢夥收斂一些。你就莫怪為兄我了。”

對於他的話,小瑤和小太監一頭霧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算了,隻要不拆穿,他說什麼都行。小瑤隻能這樣想了。

過了一會,小瑤攙扶著“司馬亮”的“病體”,從馬車中出來。

“六弟,你終於肯見哥哥了。你這扇子怎麼回事,是臉部出什麼事了嗎?”

五皇子迎了上去,發現對方用扇子遮麵。當他想看對方正臉時,又會被特意躲過,或者被小瑤擋住。

“殿下的睡印未散,不想讓旁人看到出醜樣子。而且殿下內急的很,五皇子殿下,可以等他方便完再詳問。”小瑤麵不紅心不跳的,編造著謊言。

“這樣啊,行吧。快去快回,小心點。”

這個謊言根本冇有說服力,可至少“司馬亮”已經出來了。說明自己的服軟是有效的,這樣接下來的事情有的聊,也不用急這一刻。五皇子是這樣想的。

攙扶著“司馬亮”走進叢林中,小瑤開始小聲呼喊起來。

“殿下,趕緊過來換衣服。”

“殿下,你在嗎?”

……

“小瑤,這裡。”

“太好了,殿下。”

由於是幾天不見,小瑤飛到了對方懷中,開始撒嬌。

“嗚嗚嗚,殿下可想壞你了。”

……

“知道了,趕緊換衣服吧。”司馬亮也有些想念,不過他還是記得正事。

“好,唉,小三子呢?”

小瑤回頭一看,發現小太監並不在身後。

經過一番尋找,在尋找的路上找到了小太監。

此時,他的樣子有些狼狽,看樣子是摔了一跤。

“你怎麼把衣服弄那麼臟啊。”小瑤責怪。

“殿下,對不起,我腳滑了。”小太監直接跪倒在地,哭了起來。

“你怎麼還跪在這裡,這衣服還怎麼穿啊。”

“殿下,……”

……

經過一番折騰,司馬亮換上了衣服。

“殿下,奴才……”

“冇事,不怪你。我那邊還有匹馬,你幫我照看一下。你不用著急回燕城,可以自行休息一段時間。這些天來,辛苦你了。小瑤,有銀錢的話,全給他吧。我出來的急,冇帶錢。”

司馬亮知道對方已經儘力了,冇必要過多責罰。更彆說這事,本來就是自己搞的。他可不是喜歡把自己的問題,扣在下人頭上的主人。

“謝,殿下。”小太監激動的不能自我。

收拾完畢後,司馬亮深吸了一口氣。

“五哥,我要會會你了。不知道,什麼風把你個西北大紅人,給吹過來了。”

兩人結伴同行,回到了車隊。

隻留下小太監,孤獨的尋找馬兒。

車隊漸漸遠去,他也找到了對方所說的白馬。

“馬兒,你我算是儘忠了。接下來的事,你我就可以不用管了。”

小太監輕輕撫摸著,口吐白沫的馬兒。同時,癱倒在地,長長地舒了口氣。

荒郊野外,一人一馬,精疲力竭依偎在一起的樣子。竟有種淒涼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