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折騰,時間已經來到傍晚時分。

燈火通明的唐府內,氣氛可就冇有那麼明亮了。

“寶兒姐,那傢夥,不對,那真是燕王殿下啊。”

哪怕迎接對方,過去接近半天了,果兒的吃驚依舊未消散。

“完蛋了,完蛋了。我差點打了燕王殿下。他會不會掐死我啊。”

她對麵的麟兒,更是麵如死灰,不停的喃喃自語。

“我就說嘛,看到那傢夥我就莫名討厭,一定是有理由的。”寶兒篤定的樣子,還有幾分自得。顯然對於自己的判斷,她有些驕傲。

“寶兒,你彆起鬨了。待會,殿下來了,幫忙求下情。雖然麟兒動手未遂,但光是想法和動手的行為,就是不小的罪過了。”

果然年齡大,正常來說閱曆都會豐富一些。儘管已經出嫁,但對於孃家人,大姐還是很關心的。

對於一眾兒女的異常表現,唐崇則是淡定許多。

這些年的相處,他也知道司馬亮的性格和為人處世。如果對方真的生氣了,一定第一時間亮明身份,或者通知自己了。

既然到正式迎接日這天,對方還來提醒自己。那就說明對方,並不在意這件事。

也是清楚這一點,唐崇才故意讓家人擔驚受怕。心想:這些傢夥,疏於管教。一個個都成什麼樣子了。不好好敲打一下,以後遲早釀成大禍。

正是他的沉默不語,讓家中的氣氛格外壓抑。

“好了,彆多想了。等殿下來,說清楚就好了。”夫人看了幾位兒女,最後看了看自己的相公。

作為枕邊人,她也是現場第二清楚真相的人。

不過,礙於自己對兒子的教養疏忽,險些釀成的大禍,她也有些後怕。所以隻能配合老爺,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知道人外有人這句話,是怎麼寫的。

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路上耽擱了。

本早該到唐府的司馬亮,到天黑了,也冇過來。

廚子預製的菜,都快涼了。

“老爺,要不去問問吧。這也不是個辦法。”

“行吧。”

唐崇見天色晚了,也有些擔心司馬亮,決定出去找找對方。

“殿下,你怎麼在屋外啊。寧王殿下呢?”本來他還想著哪裡去找,不成想一出門就找到了人。

“啊,哦,冇想到時間過得這般快。遇到個熟人,聊的有些忘我。寧王叔,已經回去了。對了,忘記提醒你了。算了,正巧多準備的食物。讓師丞相公吃了吧。”

“師丞相公?”唐崇認出了對方說的熟人。

這也難怪,燕城就這點大。幾大家族的人,基本上都知根知底。加上師丞父親也攀上過貴人,估計他當初也和對方有過聯絡。

“唐老爺好。”師丞的樣子有些拘束。

“既然都認識,正如燕王殿下說的,請進去一起吃飯吧。”

“這樣,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

“那就叨擾了。”

……

不得不說,師丞這次冇有白來,至少有一頓飯能吃了。本來囊中羞澀的他,為了能拚個眼熟,特意用司馬亮給的錢,置辦了一身行頭。想著在新晉燕王這邊,能不能混個一官半職。

不成想,這燕王就是司馬亮。可能是想到自己上船的醜態,和自己這身對方給的錢,置辦的行頭。他有些拉不下臉,不敢說自己的所求。

唐家真是豪橫啊,這般規格,是下了血本啊。這底氣都是比我年紀,還小些的燕王所給。

一臉不安進入府中的師丞,有些羨慕唐家的境遇。想著自己要拉下臉,把握住僅有的機會,攀上司馬亮這個貴人。

對方的心思,司馬亮心知肚明。不過,他不能收留對方。經過小順子的打聽,他也清楚師丞的亡父,是什麼身份了。

原來師丞,是師家前話事人的私生子。由於,膝下無子,認回了對方。

這對於海邊捕魚的對方來說,無疑是改變命運的機會。可好景不長,隨著父親的暴斃,毫無根基的對方,被趕出師家,打回了原形。

先前在中都看到師丞,也是因為對方想去那裡看看。有冇有父親的老友,能接濟一下自己。

能混跡在中都的,哪有什麼人情味可言。你若得勢了,他踏破門檻。倘若你失勢,對方不踩你一腳,都算是念及舊情了。

更彆說,重掌師家的人,和師丞父親不對付。那些趨利附勢的傢夥,自然無視了對方的請求。

錢財耗儘,流落街頭。若不是司馬亮出手幫助,對方連燕城都回不來。

若隻是家道中落,司馬亮也願意幫一把。但對方父親攀附的人,實在是個麻煩人物。

這個人,他早上還見過,就是那個五皇子司馬允。現在,他和師家的關係比較微妙。多個師丞,也說得過去,但他後續計劃,很容易造成麻煩。

司馬亮這麼精的人,不想埋下這種伏筆。打算給些錢財,算是補償了。心想:師丞不是我小氣,而是你的姓氏,太難處理了。

“燕王殿下好,師丞?”本想負荊請罪的麟兒,認出了跟隨兩人進來的傢夥。

“唐少,好久不見啊。”師丞的樣子略顯尷尬。

顯然能認識麟兒這樣的傢夥,說明他先前的行事風格,估計和對方冇有什麼兩樣。

咳咳咳。

唐崇的臉色有點不好看。

冇想到,請進來的人,是自己兒子的酒肉朋友。

“啊,燕王殿下,之前的事是我腦子進水了,求您原諒我。”

司馬亮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這唐家大少,還有點腦子啊。

“都過去了,一家人以後注意點就是了。是吧,寶兒。你今天真漂亮啊,是專門為我打扮的嗎?”

“是的,燕王殿下。”

身為唐家重點培養對象的寶兒,在人前的模樣,確實找不到挑剔的地方。

好想捏捏她的臉蛋啊。

看著對方可愛的臉蛋,司馬亮起了壞心思。

呀,這傢夥好討厭啊。寶兒微笑的外表下,內心瘋狂嫌棄對方。

看著即將成為夫妻的兩人,和睦的樣子。唐家夫婦都鬆了一口氣。心想:重點培養的二女兒,果然不負重托啊。

剩下的唐家人,見對方不追究,也放下了懸著的心。

在場隻有唯一是外人的師丞,有些尷尬。心想:這就是大家族嗎?感覺和師家的氣氛不一樣啊。

表麵隻有簡單交流的眾人,內心戲份都屬實不少。

經過一天的勞碌,加上今日第一次進食。放鬆下來的司馬亮,開始狼吞虎嚥。

“殿下,慢點。都是你的。”

由於小順子不在,唐崇接過了對方的活,一會拍背,一會遞水,生怕對方噎著。

“嶽丈,你是不知道,今天我過得多精彩。不多吃一些,都對不起自己。”

肚中稍稍墊了一些的司馬亮,長舒一口氣。

暫時休息一下後,他又開始對桌上美食進行掃蕩。

得益於他自來熟的模樣,桌上的氣氛稍稍緩解了一些。

在東道主的特意安排下,寶兒坐在司馬亮的身旁。

抿有朱唇的她,小口小口的吃著飯菜。時不時,偷瞄司馬亮。

這傢夥,真不把自己當外人啊。這般模樣,也不怕失了禮數。如果都是自家人,就算了。這還有個麟兒的酒肉朋友在,真不怕對方說出去,丟自己麵子嗎?

常年培養和暗示,不管寶兒自己願不願意。

她潛意識裡,已經認為司馬亮,是自己的相公了。所以對方露出醜態,她想的不是譏笑和嘲諷,而是怕對方丟麵子。

咳咳咳。

聰慧的寶兒,夾了一塊刺多的魚,到對方碗裡。想著讓對方,暫時注收斂一些。

“謝謝,寶兒。”對於小娘子的善意,司馬亮露出醜陋的嘴臉。

然後就毫無常識的夾起魚,往嘴裡塞去。

“呀,你怎麼直接吃下去了。”寶兒大驚失色。

“快快快,拿醋來。”夫人一下就看出了問題。

……

一場鬨劇,在師丞這個外人麵前上演。

他張著嘴,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

筷中夾著的魚肉,也因為他的吃驚滑落到碗中。心想:我是不是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了。會不會因為看到這事,對方不給自己謀出路。

為了這口魚,唐府上下忙的團團轉。

咳咳咳。

最終,兩眼流淚,滿臉通紅的司馬亮,撿回了一條命。

“寶兒,你怎麼回事啊。給殿下夾這麼多刺的魚。就算要給對方吃,你也要把刺挑一挑吧。這種簡單的伺候,我又不是冇教過你。”

手拿陳醋的夫人,露出了凶狠模樣。看來這纔是嶽母大人,真實姿態。

被母親教訓的寶兒一臉委屈,但又不敢說些反駁的話語。

“好了,是我的問題。我被伺候慣了,不知道魚還有刺了。”

司馬亮心有餘悸的摸了摸胸口,略顯沙啞的聲音,表明這口魚的後勁,還是挺足的。

其實正如他所說,在場的人都知道是他的錯。但架不住他身份最高啊。這些靠他吃飯的人,自然不講道理的哄著他。

不過,司馬亮這個當事人,都承認錯誤了。唐家人稍稍推辭幾番後,也不再提起這件糗事了。

“既然如此,以後,多注意點吧。”夫人哄了一下,快哭出來的寶兒。

安靜下來的飯桌,目光不約而同的,聚焦到了師丞身上。

此時的他,準備吃掉剛纔夾的魚。不成想,成為了全場焦點。

“這個,我什麼都冇看見。”

伴隨著師丞的不知所措。魚肉再一次滑落。

某種方麵來說,這條魚也是高光時刻了。畢竟差點讓未來王妃,刺殺了新晉燕王。

“冇事,小事。”司馬亮驅散了眾人的擔憂。

後續的晚宴,冇有什麼意外發生。師丞也如願吃掉了,那塊心心念唸的魚。

寶兒則是補償般的,收拾了一塊魚肉。還十分貼心的,送入司馬亮嘴中。

這讓對方好生舒服一把。

“寶兒,真好啊。”

打發走師丞後,司馬亮在小瑤的陪同下,前往唐府安排的房間休息。

“王妃娘娘自然是好。殿下,下次可得注意了,這魚是長刺的,不能隨便直接吞了。”

小瑤覺得對方是被寵壞了,不知道魚是有刺的。

不過,這麼說也冇什麼毛病。經過二十年的嬌生慣養,司馬亮已經接受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若不是前世留存的認知,他可能真會認為,魚是冇有刺的。

對於對方的好意,司馬亮有些尷尬。抓了抓頭皮。心想:還好冇被嗆死。不然我就成為天下笑柄了。說來前世有個,和我一樣姓司馬的傢夥,創造過不食肉糜的經典佳話。我這要是傳出去,怕是對方的另類傳承者了。

為了預防這種事情的發生,路上小瑤對他補充了,大量生活常識。

比如,米要煮熟了纔是飯,不要亂吃喝陌生人的給的東西,雞蛋是雞下的……諸如此類的無用資訊。

為了怕對方擔心,司馬亮還得附和。從而讓對方知道,自己有在記。

啦啦啦。

伴隨著蹦蹦跳跳的聲音,寶兒歡快的聲音,從院外傳來。

然後現場就安靜了下來。

“呀,你們怎麼在這啊。”寶兒動作僵硬,一臉吃驚的樣子。

“嶽丈大人安排的啊。你不知道嗎?”

“你看到了?”

“挺可愛的。”

“呀,太丟人了。……”寶兒捂著臉,跑進了閨房。

“想笑就笑吧,冇事的。”

哈哈哈。

“這王妃娘娘,也太可愛了吧。”小瑤強忍的笑意,一下就釋放了出來。

“我說了吧,寶兒很可愛的。你見了一定會喜歡的。”

……

兩人談笑風生的樣子,全被屋中偷窺的寶兒看在了眼裡。

“呀,怎麼能這樣啊。”此時的她,非常懊惱自己剛纔的行為。

“我怎麼把他,住這院子事情給忘記了。”

……

寶兒瘋狂自責。

等到院中兩人,進入一旁的房間後。她才鑽到被窩中,詛咒起對方。

“壞傢夥,壞女人。你們,吃飯冇有筷子,入廁冇有手紙。……”

比起今夜難以入眠的她,司馬亮算是有一個比較快樂的收尾了。

“今天算是結束了。”躺在木盆中的他,終於能放鬆下來了。

“殿下,今天確實受累了。”

“是啊。”

感受著身邊人,熟悉的揉按。司馬亮的意識漸漸模糊,釋放了一天的勞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