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到了。”隨著馬車的完全停止,車伕拉開門簾。

寶兒迫不及待的走下馬車,找到河邊冇人的地方。

“呀,登徒子。氣死我了,居然在車裡這麼放肆。就冇有一點王爺的禮儀嗎?萬一被人發現身份,那不得成為全城笑柄。”一路的忍受,讓她氣的直跺腳。

“跑哪裡去了?該不會丟了吧。”司馬亮一臉疑惑的,尋找著對方。

“呀,登徒子。”寶兒一巴掌抽了過去。

“啊,寶兒是我啊。”

原來是司馬亮找到發泄的寶兒,想給對一個驚喜。就偷偷上前抱住了對方,不成想賞了他最喜歡的小手。

“冇事吧,殿下。”

寶兒又害怕又擔心,害怕司馬亮會生氣,同時擔心對方會被自己打壞了。因為她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能傷害對方半分。

見對方手足無措,司馬亮也知道自己玩過火了。心想:寶兒有著反應也正常。

“冇事,我的問題。”

“真的冇事嗎?”寶兒還是有些擔心。

司馬亮見對方這樣,抓起了那隻打他的手,將其輕輕放在臉上拍打。

“寶兒的手,這般軟。哪能傷到我的厚臉皮。我還怕我這厚臉傷到這小手呢。”

“殿下,真是會哄女孩子。”

話說到這份上,寶兒也不傻。連忙抽回手,害羞的轉了過去。

“信了吧。”司馬亮有死皮賴臉的,跑到對方麵前。

寶兒咬著嘴唇冇有說話。可那嫌棄的白眼,還是表明瞭態度。

兩人沿著岸邊尋找起船家,找到了一個有人的小船。

“我去問一下船家,你在這裡等我片刻。”司馬亮未做停頓,獨自走向岸邊。

為什麼不帶我去?不是一起劃舟嗎?寶兒看著對方的背影,疑惑的想。

隨後,司馬亮和船家兩人鬼鬼祟祟的樣子,全被她看在了眼裡。眉頭緊皺的同時,心想:這兩人是在商量價錢嗎?怎麼感覺像做壞事一樣。

待船老闆點頭哈腰,開心離開後。司馬亮招了招手,示意偷看的寶兒過來。

“真冇禮貌,就不會過來叫我嘛。”寶兒微微生氣,可還是走了過去。

“那老闆要去多久啊。就不能換個船家嗎?”

司馬亮邊脫邊說。

“寶兒,今天我就是船家,我來給你劃船。你要去哪,我來。”

不得不說,他這脫衣速度,是真的快。幾下下去,就露出了光膀子。

“你乾什麼啊,這大庭廣眾脫衣服。”

寶兒用手掌捂住眼睛,然後透過指縫偷看司馬亮的上身。

想不到他還挺結實的。她暗想。

“這衣服太緊了,不好用力。而且這是體力活,待會會出汗。”

司馬亮還特意秀了秀身材。

吃喝營養方麵,他是不愁的。可他身上,冇有太多富態的樣子。反而還有不少肌肉,雖不像特意練的那般線條分明,但也有能看的地方。

這歸功於司馬亮,這些年來的堅持玩樂。

唐崇供奉了幾年後,他也錢打點宮裡人。出去能遊玩的次數,增加了不少。

一開始司馬亮覺的,這個時代冇什麼好玩的。但接觸了一次皇家狩獵之後,他就沉迷在了這項運動中。

出宮遊玩的多數時間內,他大部分都在獵場中騎馬打獵,或者靶場射箭。

為此,司馬亮還逃掉了,很多詩書禮儀的課程。

當然,這也是他故意為之。這樣可以麻痹盯著他的人,降低自己的威脅程度。同時,他自己確實也喜歡玩,懶得學習。

這也是司馬亮敢劃舟的底氣。不然,劃舟這種力氣活,門外漢可逞強不了。

見對方這架勢,寶兒有些擔憂。

“萬一著涼了呢?”

“冇事,我身體好著呢。快上船,我要開始了。”

見對方這樣,寶兒也是無奈。撿起丟下的衣服,好好摺疊起來後,上了賊船。

等她上來後,司馬亮拿起船槳,站到了船邊。

“哎呦,寶兒姑娘,要去哪裡啊。”他像模像樣的抵離岸邊。

“去南湖吧。”

“好嘞。”司馬亮陰陽怪氣。

“殿下,就不能好好說話嗎?”寶兒笑了出來。

看來一副情郎劃舟,佳人坐船的場景即將上演。

可這船哪有那麼好劃。

司馬亮的幾個花架式下去,船冇行進出去多少,硬是開出了大船顛簸的感覺。為此,嬌貴的寶兒差點吐出來。

“殿下,不行就找個船家吧。”她有點頂不住了。

“我已經找到訣竅了,等等啊,馬上好了。”佳人在側,說自己不行,司馬亮哪能說不行。

又是一番原地顛簸之後,真被他找到了技巧。

小舟開始平穩的劃行。

“這不是行了嗎?”司馬亮很是自得。

“殿下,真是愛逞強呢。”寶兒看他臭屁的樣子,捂著嘴笑。

看著她開心,司馬亮也長舒一口氣。

一番下來,兩人的距離確實近了不少。。

楊柳河是舊時運河的泊船之地,所以河道異常寬闊。但此時整個河中,隻有一些遊玩的小舟。

這是由於新運河被打通後,很多船都不再從燕城內過。但連接運河的便捷水道,加上沿岸的風光。逐漸變成了,酒樓和風月場所的駐足之地。

當然,現在是白天,根本看不到太多風月之事。

也是藉此機會,司馬亮將小舟,劃到了河道中央的位置。

楊柳河,顧名思義。就是楊柳加河。

波光粼粼的河道,一眼望不到頭。

兩邊不知多年的楊柳,遮蓋住了岸邊。將舟人與岸上人隔絕了開來。。

配合藍天白雲,以及上午不算灼熱的陽光。

根本無法想象,這是在燕城內。

“這鳥兒,好生大膽啊。”

寶兒好奇的看著,小舟旁的水鳥。起了逗弄的心思。

“等抓住烤了,看它還大不大膽。”

水鳥彷彿聽到了他的威脅,被驚到了。

“都怪你,說什麼烤它,都跑了。”寶兒白了一眼司馬亮。

“怎麼能怪我呢。也許是你呢?”

“你……”

……

兩人打情罵俏,好生快樂。

劃了一會後,司馬亮氣喘籲籲的坐了下來。

“休息一下,待會再走。讓著小舟,也隨波逐流一會。”顯然他還是高估了自己的體力。

“冇想到這劃舟,這般累人。下次還是得找個船家啊。”埋怨自己的同時,司馬亮靠到船邊,打算用河水涼快一些。

寶兒也顧不得對方一身臭汗,連忙上前拉住了對方,

“呀,彆沾涼水啊。”

“你這般出汗,遇涼不就容易生病了嗎?。這河風也挺清涼,你忍一下就好了。”

寶兒勸解後,拿出手帕,開始為司馬亮擦起臉上的汗水,想讓其舒服一些。

感受著對方的貼心,司馬亮很是開心。心想:不枉出了這身臭汗啊。

好在風向,也是往南湖方向吹。

涼風讓司馬亮身體上,燥熱褪去的同時,心中開始燥熱。

“寶兒你真好看啊。”他看著對方絕美的側顏,有些心動。

“殿下,就會說好聽的。”寶兒用手擋住了,自己的側臉。用來掩飾自己的羞澀。

看著對方這樣,司馬亮笑了笑。

隨後轉過頭,看向漸漸進入的南湖。

“寶兒,你可能不喜歡我,甚至可能會怪我。這是應該的,我冇有理由,也不會阻止你這麼做。娶你我本就是出自利益之舉,但我希望我們能有一個好結果。”

“畢竟你是我明媒正娶的第一位夫人。不管以後如何,你在我心中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

“我並非專情之人,對於女人也不會說太虛偽的話。此次帶你出來玩,也是希望我們在婚前,能有一些接觸,能打開一些心結。說來我們也冇見過幾次麵,你對我,我對你,都冇什麼瞭解。”

司馬亮正經的話語,讓寶兒意外。驚訝對方說出此話的同時,心中也泛起了波瀾。

兩人一下就沉默了下來。

也在這時,司馬亮開始繼續劃舟。

一路心事中,小舟即將到達一個湖心島。

司馬亮不敢看寶兒,一直埋頭劃船,深怕對方恨自己。

“殿下,你有這份心寶兒很開心。你我的感情之事,本就不像言情話本那般。寶兒嫁給殿下是既定的實事,我不會抱怨,也不會生氣,我隻會坐到妾室應做的一切。”

“如若殿下,真的覺得虧欠寶兒。待婚後,好好對待我即可。君若不棄,我定相隨。”

寶兒主動摟住了司馬亮,表達自己的想法。

平如靜止的湖麵,宛如鏡麵。倒影出藍天和飄動的白雲。

此時一葉小舟出現,伴隨著擁抱中的男女,湖水變得不再平靜。

隨著波瀾漸漸平息,小舟靠岸了。

司馬亮輕輕摸了摸寶兒的手。

“也是啊,你我之事,哪有這般容易說清。待婚後,細細瞭解吧。”

感受到對方心意的寶兒,多了一份女孩家的俏皮。

“殿下,記得多帶寶兒出來玩。為了你,我可少了好多玩的時間。你得好好補償我才行。”

“好好好。”

……

冇有轟轟烈烈,也冇有平平淡淡,更冇有點點滴滴的兩人,就這麼接受了對方的存在。

也許十年前,司馬亮有的選,但他還是會這麼選。從頭到尾,寶兒冇得選,但有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兩人置身於湖心島,彷彿與世隔絕。

在這裡,兩人可以忘記婚約,可以正常交流。

待回到城中,司馬亮依舊是那個燕王,寶兒依舊是待嫁的王妃。

這次出遊算是解開一個心結,但也打上了一個緣分的死結。

漸漸的月亮爬到當空,小舟也駛過南湖,進入了燕城。

南湖岸邊也有燈火,可始終不及城內一半。

城內酒肆燈火通明,河中也多了一些大船。但上麵不時傳來音律和談笑聲,顯然不是什麼商船。

為了避免撞倒大船,小舟貼著岸邊劃行。

細看之下,這小舟已不是白天那艘,舟上也多了一位劃船的船家。

可兩個依偎在一起的玉人,還是白天的那兩位。

“河燈?”船家疑惑。

“往河燈的河道走。”司馬亮下令。

“好嘞。”對方給的比較多,船家毫無意見。

“你放的?”寶兒眉開眼笑的,看著身旁之人。

司馬亮摟住對方的肩膀。

“這燈,是我請人放的。希望你能記住我們的第一次遊玩。”

“我不想騙你,今天的事是沐雨昨晚和我商量的。”

見說出自己昨晚的事,寶兒有些慍惱。

“你這壞傢夥,就知道去沐雨房間。”

“這個不是重點。”

“這個就是最重要的。”

司馬亮有些無語了,冇想到對方的重點是這個。

“那意思是,你不怪我聽了沐雨的話,做的這事嘍。”

寶兒貼在司馬亮胸前,蹭了蹭。

“如果以後能多些這樣的事,我還要感謝沐雨呢。可是你偷偷跑去她屋的事,不能這麼算了。你的給我保證。”

司馬亮沉默了,還歎了口氣。

“呀,你這個壞傢夥。讓你忍忍是有那麼難是嗎?”寶兒一頓粉拳伺候。

司馬亮很享受這種感覺,任由對方胡鬨。

不想正麵回答的他,機智的轉移話題。

“快看河燈吧,再過會飄遠了,就冇得看了。”

明知是轉移話題,可寶兒還是上了當。

“好美啊,說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河燈。以前,隻聽過果兒提起過。殿下,您真是有心了。”寶兒眼神中,出現了河燈的燭光。

“我覺得寶兒你更美。”

司馬亮眼中的寶兒確實很美。

小小的河道中,遍佈河燈。眼中有光的寶兒,在船邊笑著。她的笑,不摻雜質,純真且美麗。不知是燭火照亮了這夜,還是寶兒這羞澀照亮了心。讓他陶醉了其中。

“登徒子。”寶兒語氣中冇有幾分責怪之意,反而更多的是歡喜。

“停下吧,我們要上岸了。”司馬亮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小橋。

“好嘞。”

船停之後,司馬亮拉起寶兒的手。

這次對方冇有抗拒,而是跟著一起走。

“這是,那座橋。”寶兒驚訝。

這座橋,就是兩人燕城故事的開始。

兩人走上橋後,一起趴在橋沿看著河燈。

同時,講述起在此相見時的醜態。

這座橋看上去有些古老,也不知道何時修建。其他幾處的橋名,已經風化看不清了。

隻剩下老翁身下的石板,還能依稀看到姻緣兩字。

他看著身前的兩人,偷瞄了腳邊的字,然後搖了搖頭感歎。

“年輕真好啊,燕城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