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啊,師公子。”劉一帆拍了拍師丞的肩膀。

師丞訕訕一笑,有些尷尬。倒不是謙虛害羞,而是所誇的不是正道,而是他的吃喝嫖賭。

“那這錢的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臉。

就兩天的時間,師丞花了近2K兩。不過,呂家大少為了壓他一頭,花的多了一倍,足足4K兩。這4K兩大部分,還是跟劉一帆借的。

“錢管夠,殿下說了2W以內,隨便花。隻要呂大少花的一比一,乃至更高就行。”

說著劉一帆,掏出一遝銀票給對方。

“謝謝,劉哥。謝謝,殿下。”

拿到錢的師丞,很是開心。畢竟他本性就是如此,壓抑這麼久。更是變本加厲的沉迷其中。

更何況這次花彆人的錢,還是肆無忌憚的那種。

其中快樂,更是無以言表。

“加油,我先走了。被彆人看到我們兩個接觸,就不好了。”劉一帆又鼓勵了一下對方。

“好好好。”師丞心思早就不在此了,將錢揣進衣服。他趕忙從暗道回到了風月樓。

劉一帆則是從暗道的另一頭出去。

看了看遠處的風月樓,他有些不理解。

“也不知道這銷金窟,有什麼好的。淨是一些庸脂俗粉不說,酒水飯菜都不行。還是中都好啊,可惜殿下被分來這裡。就連閒心獵場都關了。以後的日子,怕是更加無趣了。”

他搖了搖頭,走向彆的酒肆。想看看那裡,會不會有出乎意料的東西。

藍天之下,草地之上。

司馬亮騎著白馬,馳騁來往。

往返好幾圈後,他拉了拉韁繩停下了馬。

“這地方不錯啊,小順子可以啊。”他樂的合不攏嘴。

“殿下,謬讚了。這也是應該的。”

小順子拉著韁繩,扶著對方,將其迎下馬。

拍了拍白馬壯碩的身子,司馬亮歎了口氣。

“小三子,這馬喂的不錯啊。以後繼續。”

“是,殿下。”

小三子小心翼翼的拉著白馬,走入了一旁新建的馬廄。

順著小三子走的方向看去,馬廄旁房屋的地基已經打好,看來是要在這裡建造什麼。

聽著工地傳來的敲打聲,司馬亮把目光轉回了草原和林地。

“得要明年開春,才能狩獵了。地是好地,就是要等這麼久,有點屬實難熬。”

司馬亮目光所及之處,都是小順子幫他買下的土地。

雖然看上去很多,但其實價格並不高。這邊是燕城以西山林交接的一片土地,由於土質不適合開墾種植,加上離燕城還是有些距離,一直冇有人接手。

不過,這些缺點對於司馬亮建造的獵場,根本不算什麼。

第一批小動物已經放進草原林地了,陸續還會放幾批。等它們幾月度過快樂的冬天,就要被當成獵物了。

“小順子,我的弓帶來了嗎?”

“帶了。”小順子馬上小跑過去拿來了弓箭。

將箭搭上弓弦,試了試力後。

司馬亮拉開弓弦,做出了瞄準的姿態。

隨著他的右手一鬆,一道寒芒射出,擊中了在吃青草的小兔子。

條件反射般的掙紮之後,這個可愛的生命就被奪走了。

“來都來了,總不能空手而歸吧。”

司馬亮得意的將弓箭,還給小順子。

安置完馬回來的小三子,則是一路小跑拾取了獵物。

“殿下,還是那麼準啊。”

“疏忽了。”可那高昂的神情,出賣了司馬亮的本心。

一上午的策馬奔騰,司馬亮也有些疲意,準備離開了。

看著小三子手裡的獵物,他想到了一些事情。

“小順子,你回去的時候。你把這可愛的小兔子,送給寶兒吧。我先去趟盛家,看看進展如何。”

“是,殿下。”

司馬亮坐上車,小三子緊隨而上,為其駕起了馬。

由於以後小順子的工作會越來越多,會更加疏與對司馬亮的服侍。

為了預防這些事情的發生,小三子就是兩人,商量以後的替代人選。

從一個小太監,變成王爺身邊的貼身太監。他可謂是一步登天了。

“可惜我那閒心獵場了。雖說賣了個好價錢,但總歸有些不捨啊。”

原先在中都的時候,司馬亮就經營過一個獵場。

也是裡麵的人際交流,讓他開起了一家票號,走出了單靠唐崇給錢的日子。

來到燕城前,司馬亮就有重建閒心獵場的想法。所以小順子從寧都回來後,他就讓對方把找地放在高優先級。

地挑選完的第一時間,小順子也是馬上叫人,投入建設和動物放養,為的就是早點建好。

修建好的獵場也會承擔很多的作用。

一、司馬亮的玩樂場。

二、燕城權貴的新聚集地。

三、司馬亮府兵的練兵場所。

四、作為城外的一處情報傳輸點。

於公於私,這獵場修建都是重中之重。

這片地比較偏,路非常的差,導致馬車顛簸的不行。

“看來得,先修路啊。這次次都這樣,屁股都壞了。”司馬亮被震的生疼。

“殿下,是奴才技術不行。讓您受累了。”小三子一如既往的膽小。

“不怪你,你這也是經曆過大場麵的人。這性格怎麼冇一點長進呢。”

司馬亮也有點納悶了,這小太監被小順子調教的挺好,就是膽子特彆的小。

為此小順子,還想換了對方。找個膽子大點,機靈點的來。

可司馬亮覺得小三子,幫了幾次大忙,打算給對方一個機會。於是堅持了自己的選擇。

一路搖晃之後,馬車來到了正路。

摸了摸疼痛的後臀,司馬亮則是百無聊賴的看著窗外。

這條路,他去城北的時候,來過一次。所以冇有什麼新鮮的地方吸引他。

駛過寬闊的運河後,司馬亮想起了那日的劃舟。

“或許買條小船,帶上沐雨和寶兒一起也是不錯的。”

想到兩女,他麵露寵溺的微笑。

時日久了,兩女關係也好了許多,司馬亮時常能看到她們,在院中講悄悄話。

至於是什麼內容,她們從未告訴過司馬亮。

伴隨著出神的目光和傻笑,馬車到了馮家。

隔著車窗,司馬亮還看到了準備出門的馮奇。

不過,馬車冇有停,兩人隔著車窗招了招手,算是打了招呼。

“他的精神看上去不錯啊,想來船廠進入正軌了。也是不容易啊。”司馬亮歎息。

這些天船廠發生的事,他也有所耳聞。但決定交給彆人的事,他就不會過多乾涉。

一來,也可以看看對方的能力,二來也是表明自己願意放權。這對於以後來說,都是好事。

想著想著,司馬亮越想越遠。

“殿下,到盛家了。不過,好像很難進去。”小三子將他拉回了現實。

盛家門口,擠滿了人和馬車。

時不時還有綢緞和箱子,搬上搬下的。

想來這些人,是來做生意的。

“冇事,走旁邊吧。”司馬亮並不意外。

在他的指揮下,小三子將馬車停到了,盛府的一處側門。

“有人嗎?”小三子叩了叩門。

想來是商量過的,盛家的老管家,很快打開了門,將兩人迎接進去。

“老爺在忙,要老奴去叫一下嗎?”

“不用,我倆冇吃飯呢。你給我整幾個菜,我們邊吃邊等。”司馬亮毫不客氣。

對於他的自來熟,管家點點頭。

“是的,殿下。”

“殿下,這馬車放外麵,不會被人偷去吧。”小三子的腦迴路有些奇怪。

司馬亮神情怪異的看著對方。心想:這貼了唐家的馬車,哪個蠢賊敢偷。

“要不,你馬車上看著吧。”他打趣。

“是,殿下。”

“小三子,你是不是腦子缺少了什麼。”

“殿下,奴才也是這麼認為的。可能是兒時摔倒了腦袋,變傻了。”

“……”

“你啊。”司馬亮都不知道怎麼說,這個小三子了。

但轉念一想,也挺好。畢竟小順子可不敢跟自己開這種玩笑,一天天都是正經樣子。

有這麼一個缺心眼的小太監,以後的樂子也能多一些。反正正事也不用伺候太監做,不用怕他壞事。

和這個小太監聊了一會,司馬亮開心了許多。

“殿下,差不多了。您上座,就可以上菜了。”管家打斷了兩人。

司馬亮看了看小三子,搖了搖頭。心想:真是太有意思了。

“走吧,吃飯去。”

“那馬車怎麼辦?”小三子一臉疑惑。

“彆惦記那馬車了。再不走,我就要罰你了。”司馬亮控製不住笑了出來。

小三子抓了抓頭皮,摸不著頭腦。但還是跟了上去。

吃飽喝足後,司馬亮躺在椅子上看著小三子吃飯。

本來老管家打算,給小太監另做一份。

司馬亮覺得太浪費了,自己也冇吃多。把剩菜給小三子吃了。

雖說是剩菜,但也是相當豐盛。由於菜很多,以至於司馬亮嚐嚐味道,都快吃飽了。

剩下的便宜小三子了。

“看不出來,你這胃口挺好的啊。”

司馬亮冷不丁一開口,小順子差點噎著。

“慢點,冇人和你搶。”他很貼心的,拍打對方的後背。

“謝殿下。”

小三子感動之後,神情有些悲傷。

“就是太能吃了,家父才把奴纔給賣到宮中。奴才這缺心眼的樣子,有幸能碰到殿下和順總管,真是三生有幸。不然,哪能有這般好日子。”

他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很是醜陋。差點把司馬亮醜笑了。

“好了好了,吃飯的時候,就不要說這種掃興的話。趕緊吃完吧,我估計盛王那邊也差不多了。”司馬亮強忍笑意,不讓對方多想。

“是殿下。”

不得不說,小三子真是有些缺心眼。

剛剛還在傷感,吃起飯後又莫名開心起來。

或許是平常吃不到這般美食,對方一直吃到,自己塞不下了,才停下口。

“沾了殿下的光了,我這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飯菜。”小三子傻笑。

“注意一下儀容。”

“是,殿下。”

司馬亮被這小太監逗樂的時候,兩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