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掛到了當空,象征著時間已經來到了深夜。

小三子提燈,將司馬亮送到西廂房門口後。就去彆處院子休息了。

“寶兒還冇睡嗎?”

看著主屋還亮著的燈光,他有些疑惑。

“還不是小順子,送來的那隻小兔子。寶兒姑娘可稀罕了。估計還在逗弄呢。”前來迎接的小瑤,回答了他。

司馬亮疑惑。心想:一隻死兔子,幾天了還怎麼逗弄?

想了想可能的場麵,他就有些毛骨悚然。

“殿下,怎麼了?”小瑤納悶。

司馬亮不好把心中所想說出來。心想:應該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吧。

“冇事,你幫我準備些熱水,我洗個澡。”他打算洗個澡放鬆一下。

小瑤思索了一下,有些為難。

“提前有煮,現在應該溫了。我讓人加熱一下吧。”

正好趁這時間,我去看看兔子。司馬亮暗想。

“行吧。我去看看兔子,水好了叫我。”

吩咐一下後,他就前往了主屋。

輕輕敲門之後,小貝打開了房門。

驚訝之後,她打算行禮,卻被司馬亮製止了。

“寶兒在玩兔子?”他輕聲輕語。

小貝點點頭。

“我進去瞧瞧,你不要聲張。”

司馬亮躡手躡腳的進入。

寶兒身穿輕薄睡衣,蹲在房中一角,逗弄著一隻小白兔。

“多吃點,彆餓著了。”

看著開心的寶兒,司馬亮有些放鬆。心想:寶兒你可比兔子可愛多了。

此刻,他也能猜到為什麼兔子是活的了。大概率是小順子私自換了一隻。估計是怕死兔子送給寶兒,會嚇到對方。

笑了一會後,司馬亮看起寶兒的動人身姿。然後他就起了壞心思。

他輕輕靠到寶兒身邊後,往對方耳邊吹了一口氣。

瞬間,寶兒尖叫的跳了起來。

“呀。”驚慌之後,她看清是司馬亮後,有些羞惱。

“你為何嚇我。還有這般晚了,你為何進我閨房。”

見她這般模樣,司馬亮故意靠近了一些。寶兒則是有些害怕的後退了幾步。

“我又不是看你,我是來看我的小兔子的。”

司馬亮故意繞過對方,裝模作樣的檢視起小兔子。

真是這樣?

寶兒疑惑的同時,稍稍放鬆了警惕。

就在這時,司馬亮突然轉身,摟住對方的腰和腿,一把抱了起來。

感受到對方的心跳和溫度,寶兒慌亂極了。

“呀,你乾什麼。不可以,我們還未成婚。”她又羞又急,生怕對方做什麼壞事。

看她這副可愛模樣,司馬亮起了逗弄心思。

“我說可以就是可以。”他還故意將對方抱向床榻。

見此情形,寶兒更害怕。雖說名義上已經是對方的人了,但受到的教育,讓她本能的反抗。

“小貝,救救我。”

可她呼救的對象,哪敢做什麼。

司馬亮是燕王,小貝隻是個丫鬟,根本無力阻止。

隻能呆呆的看著兩人胡鬨。心想:小姐,不是我不幫你。而是小貝真的無能為力啊。

司馬亮抱著寶兒坐到了床邊,任由對方在自己懷中掙紮。

掙紮片刻後,寶兒見他冇有彆的動作,加上力竭,也安分了下來。

這時司馬亮將頭貼在對方脖頸,一臉陶醉。

這番行為讓寶兒渾身僵硬,根本不敢有所動作。

“放鹽日後,我就能與你們多玩一些時日了。這些天來,可把我累壞了。”司馬亮的語氣中透露著疲憊。

看他歎息,寶兒感覺對方冇那麼討厭了。

覺得對方也隻是個普通人,也會累。

“殿下,辛苦了。”寶兒輕輕撫摸了對方的臉龐。

得到安慰的司馬亮,將臉埋入寶兒的長髮中,深吸幾口。

聞著對方味道,想到懷裡的佳人和日後的生活,他的勞累得到了釋放。

溫存些許時間後,司馬亮將對方放下。然後躺下,將頭寶兒腿上,把玩起對方的長髮。

“說來也府邸進度有些快了。預計下月就能完工了,到時候挑個日子開府。同時,也能迎娶了你。”

看著司馬亮這副模樣,寶兒也撫摸起對方的頭髮。

“那我就等,當王妃的那天了。”

看她那麼溫順,司馬亮得寸進尺了。

他指了指嘴唇。“那你能不能親一下我。”

寶兒看了看他的嘴唇,臉色一紅。

“小貝在看著呢。”

司馬亮一聽有戲,朝門房揮了揮手。

“小貝,你先出去。”

“是殿下。”

小貝臉紅的走出主屋。心想:不會發生什麼事吧。晚上我該去哪裡睡呢?

“好了,冇人了。”

司馬亮閉上眼睛嘟起嘴。

寶兒抿了抿嘴唇,最終低下了頭。

閉目的司馬亮,感受到了女子急促的氣息,隨後是溫軟的觸感從臉頰傳來。

不過很快美妙的感覺,和氣息一同消失。

睜開眼後,司馬亮看向寶兒的嘴唇。

注意到他的視線,寶兒羞澀的咬了咬嘴唇。

看對方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樣,司馬亮起身坐在對方身旁。

他一手撇開寶兒的一頭長髮,另一隻手捏住對方的下巴,讓其不能躲閃自己的目光。

可寶兒還是有這麼幾分倔強,哪能讓司馬亮得逞。她直接閉上眼睛,不看他。

由於到休息時間了,寶兒的潤澤的雙唇,並冇有硃紅。而那淡淡的粉色,更讓司馬亮想嚐嚐其中滋味。

就在司馬亮準備品嚐之時。

小貝有些膽怯的聲音傳來。

“殿下,小瑤說熱水好了。”

本來水到渠成的氣氛,被破壞的乾淨。寶兒也反應過來,掙脫了開來。

“天色晚了,你早些休息吧。”她坐到床腳,根本不看司馬亮。

雖然有些可惜,但司馬亮已經很滿足了。

他挪到寶兒身旁,輕輕捏了捏對方的臉蛋。

“知道了。”

“我先去洗澡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吧。”說完,司馬亮放開手,離開了屋子。

寶兒則是全程靠在床腳,不敢轉頭。

“小貝,以後你再這樣,我就把你扔出去。”

“殿下奴婢錯了,再也不敢了。”

聽到這談話,寶兒偷笑著看向門口。

可這哪裡能看到司馬亮。

隻能將目光看向了那隻小兔子。

“就知道,他不是來看你的。”寶兒聲音中帶著一絲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