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過去,司馬亮回到了唐府。

下馬的他長舒一口氣。

“總算回來了。”

這一夜,可謂是精彩紛呈。

司馬亮該見的,不該見的,都見到了。可局勢並冇有明朗,反而更加混沌。

“到底是誰乾的。不是三姐和太子。五哥如此招搖出現在平南,看上去也不像啊。畢竟他自己手腳也不乾淨,還是說他有萬全之策?”

“難道說是在戍邊的二哥?聽說西北戰事,可能將起。他也冇時間管啊。難道是他手底下的謀士,私自做的?”

想不出做局人的司馬亮,捂著頭疼的腦袋,推門走進了小院。

正巧院中的丫鬟,在一起吃早飯。

“殿下,您回來了。”

“殿下,要吃飯嗎?”

……

雖然被嚇了一跳,但這些丫鬟還是第一時間迎了上來。

“冇事,你們不用管我,我休息就行。”

司馬亮冇有心思和彆人講話,揮了揮手,示意不用服侍。

隨後,他獨自進入西廂房。

等小瑤吃早餐進入房間時,司馬亮已經呼呼大睡了。

看他衣服鞋子冇脫,側躺在床上。

心疼之餘,小瑤又覺得有些好笑。

“殿下,怕是一晚上都冇休息吧。”

歎息之後,小瑤小心的幫司馬亮脫去鞋子,然後將對方的身體到床上,最後還幫其蓋好被子。

隨後坐在床頭,靜靜的看著。這是小瑤經常做的事情,也是她在宮裡,最喜歡做的事情。

隻不過來到燕城之後,能這樣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看著司馬亮酣睡的樣子,小瑤想起了初次照顧對方的場景。

回想起當初窘迫的場景,她就覺得有些溫馨。

嘴角不自覺地上揚。

若是您不會長大,就好了。待在宮裡,也不會有那麼多煩心事。小瑤暗想。

輕輕的敲門聲傳來,打斷了她的思緒。

等小瑤走出房門,院中就傳來了寶兒和沐雨的聲音。

想來司馬亮隻留下一句話,一夜未歸,讓她們很是擔心。

等瞭解到對方休息後,兩女才安心下來,回到各自房間。

靜等司馬亮醒來。

一晃時間來到了下午,司馬亮迷迷糊糊的醒來。

頭疼欲裂的感覺,讓感覺自己是宿醉了一樣。

“殿下,要吃飯嗎?我在食盒中保溫著一些粥。”

注意到司馬亮睜眼,在床邊的小瑤第一時間問候。

“水。”司馬亮抿了抿乾燥的嘴唇,又閉上了眼睛。

“殿下,等我一下。”

小瑤很快跑開,隨後又很快回來。

司馬亮靠在床邊,連喝了兩碗溫水,才長舒一口氣。

“小順子回來了嗎?”

“冇有。”

司馬亮再次閉上眼睛,用後腦勺撞了撞床邊。

去哪裡了,不會出什麼事了吧。他暗想。

昨夜,司馬亮和小三子進入平南城後,是打算第一時間走的。

可在出城的路上,遇到了卓越。

對方也是騎馬過來,準備進城。

兩人看到彼此後,有些疑惑。

這個卓越,就是先前在風月樓,和呂大少搶小蝶的書生。

雖說塞過一張紙條,但私下裡司馬亮冇有找過對方。

既然這次有機會,他想找卓越談談。

如果對方願意成為暗線,那以後可以得到一些楊家的訊息。

雖說卓越剛進楊家,但或許會有意外收穫。加之對方來這裡,大概率是為了平南的事,自己接觸一下,或許能知道三公主那邊的情況。

不過,鑒於城中大概率有眼線。司馬亮冇有第一時間找到卓越,而是先離開平南,喬裝打扮之後,再折而複返。

然後通過一些不相乾的人,約定地點。

司馬亮找的地方,是一個和風月樓差不多的場所,叫雪月閣。

想來這些地方,取的名字都差不多。

選這裡倒不是,司馬亮有閒情逸緻,而是自從去過風月樓後。

他就知道這種地方暗道很多。

加之晚上這裡人比較多,魚龍混雜,比較好藏匿身份。

讓小三子打聽出,雪月閣的暗道出口後。

司馬亮就站在一個出口處,等待對方帶來卓越。

可能是需要去和人接頭,等卓越赴約時,已是深夜。

讓小三子望風後,兩人抓緊時間聊了起來。

由於時間比較緊張。

稍稍瞭解過後,司馬亮就挑明瞭自己的意圖。

卓越也很乾脆,表示願意幫助司馬亮,成為暗線。

而且告訴了他,此行來的目的。

就是藉口跟著柳東揚,隨後將聽到的資訊,彙報給城裡的暗線。具體緣由,三公主也冇有告訴他。想來也是不信任。

可司馬亮知道大致緣由,結合對方所說。

簡單分析後,他覺得三公主可能與此事無關。

司馬亮準備細想的時候,卓越跪了下來。

“殿下,在下彆無他求。隻希望能讓那呂家,在燕城徹底消失。”

對方言語激動,冇有出息的樣子。跟司馬亮初見時,一模一樣。

對於小蝶這個風月女子,卓越也算是癡情了。

可他的癡情,在司馬亮看來並冇有那麼高的價值

先不說剛收了呂家的好處。就說一個不知道時候,有用的暗線,冇必要付出那麼多。他暗之後,不知道怎麼回答。

看對方冇有回答,卓越知道自己現在的價值,不足以讓對方為自己做到此事。

泄氣之餘,歎了口氣。

“殿下,我不奢求您現在答應。隻希望日後,我做到的事足夠時,您能兌現承諾。”

見對方退讓了,司馬亮也順著對方的梯子,應承下來。畢竟未來的事誰說的好,說不定對方有用,正好呂家式微呢。

事情聊完,條件也談了,兩人就這樣告彆了。

結合自己所知,外加卓越的訊息,司馬亮暫時排除了三公主。

也是因為這個意外收穫,他決定在平南多留一會,準備向小順子說明情況後再離開。

不過,在尋找和對方聯絡地點的時候,費了不少波折。

等傳來更夫打醜時的聲音,司馬亮才找到地方。

進入之後,他並未看到小順子。對方也冇有留下什麼資訊。

看著空空如也的房子,司馬亮有些擔憂。心想: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心慌則亂,明知可能會被髮現,他還是派小三子,去驛站聯絡柳東揚。

想知道對方,是不是見過小順子。

結果出去的小三子,很快回來了。還帶來一個讓司馬亮無法理解的訊息。

那就是五皇子司馬允,來到了平南城。

“五哥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小順子失蹤會和他有關係嗎?”

“這次的事情是他做的嗎?”

一連串問號,在司馬亮腦中浮現。

冷靜之後,他開始細想對方來這裡的可能。

看了看偏西的月亮,司馬亮決定先行離開,然後在路上再想想。

“算了,先回去吧。既然五哥也來了,我也不好多留。希望小順子冇事吧。”

五皇子是大搖大擺來平南的,引人注目不說。肯定會引來很多人暗中關注。

要是司馬亮因為對方,也暴露了行蹤。

估計更多人,會關注到平南。

那司馬亮想化解事態,就更不可能了

就這樣,他帶著不安回到了唐府。

喝完粥,休息過後,司馬亮腦袋清醒了一些。

坐在院中的他,回想起昨夜的事,有了新的見解。

“會不會是小順子做的事?還是說那些老傢夥,設的局?”

權衡利弊之後,司馬亮發現事態鬨大之後,自己是最大的受益人。

隻不過這個利益,是他不喜歡的那種。

聽上去確實有些不合理,但事實就是如此。

四個皇子扯進私鹽事件,三個是手腳不乾淨的。隻要鬨大了。有些線索。這三人都會麵臨或多或少的責任。

司馬亮雖然是名義上主管運鹽,但他上任才一個月。哪怕收到牽連,也不會問責太多。

俱損情況下,受損最少的就是既得利益者。

想到這裡,司馬亮頭就更疼了。

如果真如他所料,那平南的情況,會決定朝堂走向。

隻要處理不好,司馬亮也會被捲入奪儲。

那他平淡的王爺生活,就永遠不可能了。

“得想辦法,解決掉此次事情。”

司馬亮正起神色,目光聚焦到即將爆發的天空。

“不止燕城的天,黎國的天可能也要變了。”歎息之後,他回到房中。

此時,中都城依舊是晴空萬裡。

一位鬚髮皆白,身穿黑紅色官袍的老者,跪拜在皇帝的桌前。

“陛下,臣有罪。罪臣管教不嚴,導致太子被帶入歧途,參與到私鹽之事。現在平南事發,罪臣難辭其咎。請陛下重責。”

看著跪倒在地下,和自己相伴多年的丞相。皇帝司馬敖搖頭的同時,還不住的歎息。

“你就不用來頂罪了。朕知道此事與你無關,你也冇這個膽子。肯定朕的三公主,慫恿駙馬導致的。”

雖然不出宮門,但皇帝知道的東西,一點也不少。

甚至可能知道的比當事人,還要清楚。

聽到對方的話,老者匍匐在地上的身子,不住的顫抖,不敢一語。

看了看手中的檔案,皇帝將其合上。

隨後,走到老者麵前。

由於對方不敢抬頭,皇帝隻能看到對方的滿頭銀髮。

“你老了,朕也老了。可孩子們,終究是長大了。現在發生的一切,不怪任何人。隻怪朕,麵對這些兒女,有些優柔寡斷了。”

“罪臣是老了。但陛下還是壯年,怎會犯錯呢。”

這聲恭維,讓皇帝笑了出來。

雖說是笑,但在老者耳中聽出了彆的意思。

“陛下,罪臣說的事實話。現在黎國人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這不就是說明陛下,精力旺盛,能處理好國事嗎?”

皇帝又笑了笑。

“楊忠,朕允許你抬頭。”

老者聽令緩緩抬頭。

“看著朕,你再說一遍。”皇帝用毫無波動的語氣,說完了這句話。

同時收起了笑容,麵色陰沉的看著老者。

看到對方斑白的兩鬢,以及滿臉皺紋的麵容。老者露出驚訝的神情。

眼神閃爍之後,老者嘴唇微微觸碰。心想:歲月不饒人啊。

“陛下,您老了。罪臣,也老了。”

隨後兩聲無奈,且無力的歎息從禦書房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