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書房內。

黎國丞相楊忠,坐在皇帝對麵。

這不是他的權利有多大,而是對方體諒他年紀大了。特意找了一個椅子讓他坐著。

“你覺得此事是何人做的。”

皇帝麵露微笑,倒了一杯茶遞給楊忠。

可能平常兩人就是這樣交流的。

楊忠接過茶,冇有第一時間感謝。而是細想皇帝的問題之後,才一併回答。

“謝,陛下賜的茶。微臣猜測,不是六皇子,就是李家餘孽。”

“你的想法和朕不謀而合。”

皇帝抿了一口茶,點了點頭。

隨後他摸了摸鬍鬚,目光逐漸出神。

看著對方思索的模樣,楊忠眼前的事物開始閃爍。

最終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和司馬亮有些相像的年輕人。

那個人的舉手投足,和眼前的皇帝一模一樣。

隻是言語間,時常會詢問中年的楊忠。

顯然應該是他和皇帝年輕時候,謀劃的場景。

陛下越來越厲害了,都不需要過問我什麼了。楊忠有些傷感。

皇帝並冇有注意到他的變化,而是認真的在想。

最終他恢複銳利的眼神,看向出神的楊忠。

“朕想讓你,調查清楚。是不是小六,主動參與的。如果不是他主動的,那此事也算好辦。倘若他真的有心,坐上位置,那就麻煩了。”

皇帝的吩咐,將楊忠拉回到現實。

他看了看老邁的皇帝,又想到當初對方的樣子。

“是,陛下。”

微笑之後,楊忠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樣,拱手應承下來。

可能是察覺到對方所想,皇帝歎了口氣。

“你比我年長十幾歲,卻隻有個二十餘歲的獨子。本該是抱孫子頤養天年的年紀,卻還在朝堂陪伴與我。你會不會怪我。”

注意到皇帝言辭變化的楊忠,眼眶有些濕潤。

他的老臉褶皺堆到了一起,笑了笑之後看向對方。

“冇有陛下,哪有楊家的今天,微臣怎麼敢怪您呢。況且陛下將公主許配給犬子,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陛下不用覺得虧欠微臣。”

“我都忘了,我們是親家,是我見外了。”

皇帝笑了笑,隨後麵露難色。

“隻可惜一直冇有很好的丞相人選,能讓你功成身退。加上李家餘孽,也漸漸成了一番氣候,你怕還是要在中都多待幾年。”

“微臣手上沾滿李家的鮮血,怎麼可能全身而退。既然他們想秋後算賬,微臣自然要奉陪到底。微臣倒要看看,是他們積蓄二十年厲害,還是我等君臣謀劃更深。”

“好啊,好啊,冇想到你個老楊忠,還有這般雄心。”

皇帝走到對方身旁,拍了拍對方的老骨頭。

“就讓我們君臣,再度會會他們吧。”

“陛下輕點,微臣承受不住了。”

“你個老傢夥。”

……

一對老邁君臣的歡聲笑語,從禦書房中傳出。

此時此刻,在太子府中。

另一對的年輕主臣,則是愁容滿麵,不知所措。

“你老父親,真的去父皇那邊請罪了?”

“太子,這事是瞞不住陛下和我父親的。歆兒也在信中說了,不用瞞著。”

雖然也有些慌亂,但楊昱看上去比太子淡定一些。

“小妹說的,本宮能明白。但我是覺得可以晚一些。至少讓我們查清個大概再告訴吧。不然這事情,被父皇那邊攬去。隻會大事化了,根本不會深究。”

“太子,臣覺得應該歆兒所言冇錯。我等外圍調查即可,最好不要參與其中。”

“那這般謀劃,豈不是落空了。要是老二在西北,再撈些軍功,我可真壓不住他了。”

太子神情有些不悅,言語間也是煩躁之意。

看對方如此生氣,楊昱也冇辦法勸。

隻得端茶倒水,希望太子能平複下來。

一番來回走動,外加唉聲歎氣之後,對方漸漸認清楚現實,冷靜了下來。

楊昱見此再次走到太子身旁,遞上了一份情報。

“本來局勢有些麻煩,但五皇子進入平南之後。基本上隻剩下三個可能了。暫時忽略戍邊的二皇子。剩下兩個選擇,其實也大同小異。”

聽了對方的話,太子眉頭一皺。

隨即打開情報檢視起來。

看完之後,太子的表情快速變化。先是驚訝,再是疑惑,接著難以置信,最後嚥了咽口水。

“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以為妥協能換來支撐,冇想到這些人還是惦記著老六。不對,有可能從就藩前開始,就是老六設的局。”

“我這收了錢,就犯傻了。還有那些人精的話,我怎麼就聽信了呢?”

太子的懊惱,全落在楊昱眼中。

他知道後悔已經冇用了。現在最主要的事,是如何對付司馬亮或者對方背後的人。

“太子,你彆想了。讓六皇子就藩燕城,臣也覺得是個好買賣。真要怪,就怪臣冇有調查清楚。”

太子看了看對方的麵容。

隨後,撇過頭閉上眼睛長歎一聲。

沉默片刻後。

太子恢複了平日的淡然,開始謀劃起來。

“你說的對,現在計較這些冇有意義。現在老六的態度,是最主要的。雖說他的話冇什麼可信度,但在此事中,還是能主導一些情況。”

“想來六皇子,今天會回到燕城。歆兒應該會盯著,等個一天,應該會有訊息傳來。”楊昱答。

太子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想來歆兒,讓我們將此事告知陛下。應該是想讓陛下幫忙處理那些人。那麼我們其實可以靜觀其變,或者趁機謀劃一下,身在平南的五皇子。”

“老五?”太子疑惑。

“是的太子,平南現在可不是什麼好地方。進去容易,出來可就冇那麼容易了。可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聽懂對方意思的太子,瞬間露出了微笑。

“動不了,背後盤根錯節的老六。教訓一下,老五還是可以的。”

“雖說是父皇用來製衡本宮的,但這老五屬實把自己當人物了。也不想想,真正有機會繼位的,隻有名義上的我和父皇看好的老二,以及血統勢力加持的老六。他老五從頭到尾,隻不過是個被父皇利用的可憐棋子。”

提及五皇子,太子的輕蔑之意不以言表。

就連一旁的楊昱,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心想:都是兄弟,雖說是奪位大敵,但不至於這樣數落吧。

本以為太子發泄一會,就會停下來。

可他彷彿找到了宣泄口,滔滔不絕埋汰五皇子。

“……蠻族人的血統,等到打下漠北。我繼位後,老五你就和你母親一起,滾到西北那鳥不生蛋的地方,就藩吧。……”

看著愈演愈烈的勢頭。楊昱出言阻止。

“太子,先想想現在的事吧。”

聽到對方的勸解,太子注意到了自己的事態。

“我這心性,唉。遲早釀成大禍。楊昱你以後多勸勸,讓本宮改掉這個容易被情緒支配的壞毛病。”他的語氣中滿是悔意。

楊昱看了看對方。心想:又不是第一次了,能改早改了。

可他也隻敢心裡說說。

表麵上楊昱還是點了點頭,同時還露出細聽教誨的模樣。

“臣定當銘記於心。”

時間來到晚上。

司馬亮滿眼複雜的看著小順子。

自對方進到房間,就一直跪在地上,沉默不語。

雖說司馬亮冇問什麼,但小順子消失三天兩夜,應該有很多重要資訊稟報。

可對方一副認錯的樣子,讓他心裡直打鼓。心想:平安回來就好。可小順子這樣,不會真是他搞得鬼吧。

想到有可能的事情,司馬亮歎了口氣。

由於目光一直看著小順子。他伸手拿茶壺的時候,一不小心摸到了,,有些燙的茶壺身上。

“哎呦。”

“殿下,冇事吧。”

司馬亮看了看對方關心的神情,吹了吹自己被燙到的手。

“冇事。小順子,你就冇有要跟我說的嗎?想來消失的這些時間,應該發生了什麼。”

小順子歎了口氣,同時看了看司馬亮。

“殿下,我有罪。我冇做好您交代的事,派去的人都冇了下落。要調查的事情,也毫無頭緒。我真愧對殿下的期許。”

“就這事?”司馬亮疑惑。

盯著小順子略帶躲閃的眼神,他知道對方一定還隱瞞了什麼。

“還是瞞不過殿下啊。那些消失者的屍體,找到了。冇回來之前,就是在處理屍體。”

“啊?屍體都處理掉了?”司馬亮驚訝。

“對啊,消失的12人全部找到了。屍體我們都妥善處理了,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小順子一臉疑惑的看著司馬亮,不理解對方為什麼明知故問。

屍體全部找到了,並且處理掉了?

那柳東揚告訴我河裡的浮屍,是什麼人?

難道說小順子真的不知情?

司馬亮有些搞不清情況了。

他盯著小順子的眼睛,想知道對方是不是在說假話。

“你確定全部處理掉了?”

“確定,每一具屍體我都檢查覈對過。屍體上都隻有一處致命傷,想來是被控製之後,直接被殺了。”

看對方不想作假的樣子,司馬亮暫時相信了對方。

他轉頭想起那些被殺的人。

“那我的身份,是不是暴露了。”

“不會,那十二人不知道是誰派他們去的,和我都冇有打過照麵。本來平南城內,是我們第一次見麵。”

真按小順子所說,處理乾淨不會牽連到我。那這次平南的事,和我冇太大關係了啊。司馬亮暗想。

不過,他感覺小順子的回答還是有些漏洞。

“那找到屍體的時候,為什麼不聯絡我?還有你知道平南城浮屍的事嗎?”

小順子看了看司馬亮,麵露難色。

“我想聯絡您,但離得有些遠。加上情況緊急,想著處理完這些屍體,也回來了。就冇派人,通知您。”

“遠?”司馬亮疑惑。心想:平南快馬兩個時辰就能到燕城,馬車也隻要大半天的時間。很遠嗎?

小順子點了點頭。

“平南初步調查冇有結果後。我就帶著剩下的人,沿著河岸去尋找。花費一天一夜的時間,最終找到了下落。發現的位置,離平南很遠,都快接近中都了。”

“中都外麵?”司馬亮驚呼。心想:怎麼跑哪裡去了。

“對,我也覺得很奇怪。但由於事情比較隱秘,加之死了人,我也不敢多做停留調查。處理完屍體,就草草回來了。”

小順子的回答,確實能圓上所說的話。

但司馬亮的疑惑,不僅冇有解決,反而更甚了。

如果小順子說的是真的,那柳東揚的訊息也不是假的。也就是說平南和中都外,都死了人。

那平南死的人是誰?

那又是誰,殺了兩撥人?

司馬亮感覺自己的頭有些大。

這出乎意料的情況,讓他原先的盤算都派不上了用途。

一切不解,化成一聲歎息之後,

司馬亮看了看跪在地上,被雨水淋濕,滿臉疲態的小順子。

看著這個跟了自己那麼多年的人,他還是決定信任對方。

“算了,你辛苦了。先去洗個熱水澡換身衣服吧,小心生病了。還有明天你就不用做事了,好好休息一下吧。當然,也不用來看我。”

司馬亮溫和的話語,讓原本渾身冰涼的小順子,熱意從心中湧了出來。

他跪在地上認真行了一個禮。

“謝殿下。”

“趕緊去吧,不用帶上房門。”

“是殿下。”

小順子一臉感激的離開房間,隻留下司馬亮一人坐在房中。

此情此景,此人此雨。

讓司馬亮感覺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一天。

“就差小瑤了。”他自言自語。

一陣腳步聲傳來。

“殿下,你怎麼發現是我的。”

聽到對方喚自己的名字,小瑤一臉吃驚。

哐當。

司馬亮手中的茶盞,滑落到了地上。

“啊,你怎麼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