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瑤一臉疑惑的回到西廂房。

“殿下是在想我嗎?”

小瑤始終無法理解,剛纔對方在房中提前叫自己的緣由。

當然,她想不通的還有三公主,為什麼再次到訪。

剛纔去找司馬亮,也是因為三公主到了。所以找小瑤去找司馬亮。

“算了,三公主的事,殿下會處理的。既然小順子平安歸來就好。雖說有些凶,但這些年他還是照顧到我了。”

小瑤甩了甩腦袋,不再去想那些煩心事。畢竟大事有司馬亮和小順子頂著,瑣碎小事也有小三子幫忙做。

她一個貼身丫鬟,隻要照顧好司馬亮的起居就行。

“殿下說讓我去王府挑個院子,可我還是想睡在殿下的床上或者門房。該怎麼辦呢?”小瑤盤算起司馬亮給她的許諾。

一隻白淨的手伸出屋簷,接住了雨水。

絲絲涼意透過手掌,傳到司馬亮心中。

“三姐是何意思呢?”

偏僻的小院中,隻有司馬亮一人,自然冇人回答這個問題。

聽著漸漸變大的落雨聲,他覺得有些莫民煩躁。

嘎吱。

院門被打開,身穿素杉,披著鬥篷的三公主進入了院子。

她先是掃視了院子,最終把目光彙聚到了,麵露微笑的司馬亮身上。

“你們下去吧,我和六皇弟有些悄悄話要講。”

三公主褪下鬥篷,看著司馬亮的同時,麵露微笑。

隨後,她邁著優雅的步伐,從左側的廊道,繞到了對方身旁。

等院門關上,司馬亮收回手的同時,收起了笑容。

冇有外人,他也不想裝什麼了。畢竟兩人關係,本來就算不上好。

“三皇姐,馬上天黑了,雨還變大了。是什麼事,把你吹來了。”

聽出對方語氣不善的三公主,依舊是笑麵如花。

“六弟啊,你說的是平南的天黑了,還是中都的天要變了。”

“皇姐真是喜歡說笑啊。我一個燕王,名下隻有燕城。你說的兩地怎麼變,都不關我事。”

對方話裡有話的語氣,讓司馬亮很是不爽。他撇了撇嘴,直接裝傻充愣。

看他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三公主有些吃不準。心想:這是什麼意思?

兩人看著中庭的雨,漸漸變大。

沉默了許久。

有話趕緊問啊,我還要吃飯呢。司馬亮暗想。

隻要小順子所言非虛,那平南的事,他大可當做旁觀者。

加上三公主在小順子回來後,第一時間過來。

司馬亮判斷對方是想知道小順子,帶回來了什麼資訊。

所以他不先開口,想掌握談話的主動權。

三公主知道對方的想法,也不打算鬆口。

想法相同的兩人,又僵持了許久。

等到天色漸漸變黑,司馬亮耐不住性子了。

倒不是不願意等,而是他想明白三公主的意圖後,自己這邊也冇太多,需要隱瞞的東西。

“皇姐平南的死者,和我沒關係。我也不想摻和平南之事。私鹽我會追查,但不是現在。”

“當真?”三公主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看對方的樣子,司馬亮按捏了一下鼻梁。做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真。雖說此事我能得利,但不是我本心。我這邊知道的不比你多。況且你也得知我派柳東揚過去平息此事了。若是我真有心將事態擴大,至於這樣做嗎?”

“當真?”

“真。”

看司馬亮不作假的神情,加上自己的資訊。三公主暫時判斷,對方冇有參與此事的想法。

可越是這樣,她就愈發擔心。

越是未知的,越是讓人不放心。

平南的事情,就是如此。

從三公主得知,平南發現屍體到現在,過去了兩天一夜。

柳東揚的運作下,事態得到控製,但浮屍運河的事情,還是傳出去了。

即便再怎麼處理,朝堂之中的人也會得到信號。

浮屍身份,無從考證。出手的人是誰?動機想法也無從知曉。

即便不是司馬亮以及背後的勢力出手

但看到這個好機會,朝堂中的老傢夥,怎麼可能會放過這次機會。

一連串的未知,加上可能發生的意外。讓三公主很是心煩。

她歎了口氣,看向司馬亮。

“哪怕不是本心,但你應該清楚,那些人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柳東揚主導案件,你或多或少可以影響走向。加上上意,你隻要處理妥當,就有走入台前的機會。那一人之位,你真的不動心嗎?”

聽著對方的話語,司馬亮想到了那把龍椅。

說不想,那是騙人的。可他是兩世人,知道坐上那位置,要承擔什麼責任,也知道那會讓他失去,很多現在有的東西。

得失利弊權衡之後,司馬亮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天空。

隨後,將手又一次伸出屋簷。

“雨停了。說實話,那位置確實誘人,但現狀我已經滿足了,不想要更多了。況且鹿死誰手,也無從知曉。我不想失去手中,掌握到的一切。”

他言真意切的樣子,讓三公主有些驚訝。心想:真的能拒絕那個位置?隻是為了不想失去?

她能懂司馬亮的話,單不理解對方的想法。

在三公主看來,皇位比一切都重要。

若不是女兒身,她都想直接爭奪位置。

也是因為自己不是男兒,三公主甚至有些怨恨司馬亮。

怨恨對方能爭奪位置。

怨恨對方浪費自己手中資源,不作為。

更怨恨對方能放下權利的貪念,甘心做一個一城王爺。

而她自己隻能作為人婦,隻能接受相夫教子的命運。

兩人又一次沉默良久。

“你的意思,我知曉了。如果你真的想退出紛爭,選擇一個人站隊,纔是切實的選擇。當然,我不逼你表態。”

“隻要你讓柳東揚正常查案,同時不理會朝堂之人就行。剩下的我和太子會儘力處理的。即便後續出什麼事,也不會牽扯到你。”

三公主的退讓,讓司馬亮很是吃驚。心想:不會是什麼陰謀吧。我什麼都不用做?

“小六啊,你不用覺得我在謀劃什麼。因為我這次是以你姐姐,親人的身份說的。差不多的對話,我和寧皇叔也進行過。雖然我不認可你們的話,但我理解你們的選擇。”

“寧皇叔也是這樣說的?”司馬亮疑惑。

對於這個皇叔他不是很瞭解。隻知道對方昔日是太子,最後主動退位,就藩江南。此後也冇出過什麼事,和中都的來往也不多。

三公主笑了笑,然後故作姿態的搖了搖頭。

“這個寧皇叔,頗有風趣。以後你去寧城玩玩,就知道了。想來你們想法差不多,應該比較聊得來。”

“那我確實得抽空去看看了。”司馬亮麵露微笑。

……

一番不知多少真假的對話,讓兩人之間融洽了許多。

畢竟是一家人,有些東西說開了,也不需要揪著不放。

知道司馬亮的心思,以及保證後。加上天色漸黑,她也準備離開了。

“以後,我就不主動來找你了。如果你還想看看我這個姐姐,可以帶著弟妹一起過來看我。反正我大多都在楊府之中,多個人能來看我也挺好。”

“楊府我就不去了,倒是逢年過節,可以請皇姐來燕王府坐坐。”

“行吧,那我走了,不用送了。”

三公主轉身離開,司馬亮原地目送。

等院門關閉,司馬亮坐回房間。倒了一杯涼透的茶,喝了下去。

“有幾分真假呢?我又有幾分真假呢?”

靠在椅背上的他,陷入了迷茫。

坐上馬車的三公主,看著車窗外唐府的燈籠,有些出神。

“或許,你和皇叔纔是對的。當然,希望你真的和皇叔一樣。”

歎息之後,她關閉了車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