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太兒戲了吧。這五皇子和燕王,是把朝臣和陛下當傻子耍嗎?”

楊昱看完柳東揚的公文,麵容扭曲,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昱兒,休要亂說。且不說還冇有覈實,就算是假的,也輪不到你來說教。皇子隻有陛下才能說教。”

楊忠瞪了對方一眼,然後又看了一邊公文。

雖然他也覺得內容離譜,但冇有表現出來。

楊忠清楚朝堂上的那些對手知道這個,會有多開心。

可事到如此,已經壓不住了。

昨夜的山火訊息,已經傳遍中都。

隨之,一些關於山火的內情,“意外”泄露。

現在,全城都在聊五皇子英勇的模樣。

歎息一聲後,楊忠看向楊昱。

對方注意到他的視線,有些害怕。

“爹,是我莽撞了。”

對於這個父親,楊昱隻會做應聲蟲。根本不敢反駁一句。

就這樣,還想當丞相,怕不是想讓楊家成為第二個李家。楊忠暗想。

哪怕是自己兒子,他依舊看不起對方。

等楊忠麵色恢複正常,楊昱小聲提議。

“爹,你打算讓何人去覈查,我建議是派劉存。他做事靠譜,也不會多口舌。”

楊忠搖了搖頭,否決了這個提議。

“讓趙宇去覈查。”

“趙宇?他可是李家的人……”

對方的反駁,讓楊忠有些心煩。

他再度沉下麵容,聲音也響了一些。

“閉嘴,你膽子大了?敢質疑父親的命令了?”

對方的發怒,讓楊昱有些摸不著頭腦。

幾番欲言又止後,他露出了懦弱的表情。

“是父親。我這就去吩咐。”

說完,楊昱沮喪的走出丞相府。

看著兒子失魂落魄離開後,楊忠閉上眼睛開始思索起這次事情。

“陛下說得對啊,就不該讓楊昱和太子為伍。更不該,讓他們和榮家搭上關係。能用這種鬨劇,來要權。燕王殿下真是可怕啊。”

楊忠看著這份宛如小說的公文,連歎幾聲。

最終,他還是拿出一枚印章。在公文的空白處,蓋了上去。

“來人,將這份公文,加急送到宮中呈交給陛下。”

楊忠合上檔案,遞給了跑腿之人。

對方小心接過後,就快速跑向門外。

隨後,一匹白馬,從丞相府出來直奔皇宮。

此時,中都城的一處茶樓上。

劉一帆看著從丞相府騎馬出來的人,麵露微笑。

“這裡果然是看戲最好的地方。”

等白馬消失視野,劉一帆轉過身,看向躺椅上休息的司馬亮。

隨即,他露出一副生氣的模樣。

“殿下,你這鬨劇,居然在事後才告訴我。真是氣煞我了。”

“這不還冇完呢?正是看得好時候。”

“我串都冇吃,哪好了。”

“你啊。”司馬亮無奈一笑。

劉一帆則是冇有那麼含蓄,直接開懷大笑。

然後連帶司馬亮,跟著笑出聲。

哈哈哈。

兩人肆無顧忌的笑聲,讓一旁師丞稍顯尷尬。

注意到此的司馬亮,停止了狂笑。

“師丞,在中都可好。”

突然被叫到,師丞有些被嚇了一跳。

他連忙站起身行禮。

“謝殿下關心。有劉兄照顧,在中都生活挺好的。”

“那就好。不用那麼正式,你又不是我下屬。”

司馬亮攤手,示意其坐下。

隨後,他將雙手枕在腦後,平躺在椅子上。

“此事之後,師家怕是會大受影響。雖說被逐出家門,但那也是你的血親。你會不會有些難過。”

司馬亮語氣平淡,彷彿是在閒聊。

可聽到這話的師丞,神色就有些變化了。

竊喜,迷茫,憂傷,各種表情在他臉上閃過。

“這是他們自找的,怨不得人。況且我也回不去了,即便他們消失了也和我沒關係了。”

師丞歎息之後,露出了苦笑。

司馬亮看了看對方,細想此話有幾分真假。

他想用師丞前主事人獨自的身份,算計師家。

官鹽出那麼大事,師家失勢是註定的。

加上五皇子放棄師家,司馬亮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而且他必須先做佈局,這樣才能吃下對方的空缺。畢竟盯著師家空缺的人,可不少。

在司馬亮想和師丞商量一下時。

傳來了敲門聲。

“想來是丞相府的訊息。”

劉一帆笑著走向門口。

師丞看對方走後,站起身來到了司馬亮身旁。

他再次看了一下門口,確認劉一帆暫時不會回來後,拿出了一本書。

“我有一物交予殿下,權當是感謝您幾次三番的幫助。”

司馬亮被對方這副鬼鬼祟祟的樣子,弄得有些疑惑。

他坐起身,接過了書本。

“殿下,好訊息。”劉一帆聲音傳來,房門再一次被打開。

見師丞那麼慎重,還避開劉一帆。

司馬亮小心起見,還是將書本塞入衣兜。準備一個人的時候,再看看其中內容。

為了防止劉一帆,看出兩人的不正常。他再次雙手抱頭,躺了下去。

師丞也裝出一副喝茶的樣子,走到了桌旁。

等劉一帆坐下之後,司馬亮假寐的眼睛,睜開一隻看了對方一眼。

“什麼好訊息啊。”

“丞相府派去覈查的人,是趙宇。那可是正根苗紅的李家係,定不會覈查出什麼。”

“一帆,你收斂一點。大呼小叫的,生怕彆人不知道是嗎?”

“殿下,你怎麼一點都不意外?難道說你連楊忠那邊都打點過了?”

劉一帆難以置信的看著司馬亮。

他知道對方會算計,但楊忠可是丞相,還是司馬亮的死敵,他無法理解對方怎麼做到的。

“有些東西,我不能明說。而且楊忠讓趙宇去覈查,很有可能是父皇的意思。”

司馬亮並未露出得意的樣子,反而神色凝重。

他威脅楊忠的內容,就是榮家與燕國餘孽有關聯。

這個重要資訊,自然不是司馬亮查出來的。而是呂大少告訴他的。

就在前天,對方登門求他保住呂家。

隨後,呂大少抖出很多,司馬亮都不知道的事,當做籌碼。

也是這些秘密,讓他改變原先的計劃。策劃了這場浮誇的鬨劇。

可司馬亮知道楊忠是個愚忠的人。

如果自己威脅,那對方一定會和皇帝請罪。

當然這一步,也是在司馬亮的算計之中。

他算是提起試探了皇帝的態度,如果對方會生氣。他斷然不敢做接下來的事。

劉一帆眼珠轉了幾圈,然後看向司馬亮。

隨後,他露出笑容。

“不該知道的,我不會多問。無論是誰的意思,結局是好的就行。對了殿下你打算在中都待幾日。”

司馬亮察覺到了,劉一帆的聰慧。

順著對方的話,避開了話題。

“待幾日?”

談及去留,司馬亮走到了窗前。

他看著闊彆一月的中都,心有不捨。

但司馬亮自己多呆一刻,麻煩就會多一些。

他看著當空的太陽,出神了片刻。

“訊息到宮裡了,那今天,最遲明天就會公佈結果了。為了避免那些老傢夥來找我。下午我就回燕城了。”

司馬亮轉過身,看向屋內。

“這麼快嗎?那真是可惜啊。”劉一帆麵露失望。

不過,他也不打算勸對方留下。

“忙過這陣,我就清閒了。你有空可以來燕城,我帶你遊曆一下江南。”

司馬亮摟住對方的肩膀,拍了兩下。

“你是閒了,我估計要忙死了。李家舊勢力走上台前,我那父親估計要忙了。為人子,即便政見不合,我還是要幫襯一下的。”

想到自己父親和自己站在對立麵,劉一帆笑容有些收斂。

司馬亮也知道對方和其父親的關係。

他再次拍打了劉一帆的肩膀。

“你會不會是楊家派來的細作。明明父親是楊家看重之人,卻和我這個李家勢力名義上的主人套近乎。”司馬亮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劉一帆聞言,露出了笑容。

隨後,還做出了一副誇張的表情。

“完了,被殿下發現了。您該不會要滅口吧,我可還冇活夠呢。”

“你小子,太浮誇了。”

兩人這種超越勢力的友誼,讓師丞很是羨慕。心想:我有過很多狐朋狗友,卻冇有一個知心朋友。我喜歡過很多女人,但冇有一個喜歡我的。天下之大,竟找不到一個關心我的人。

你真是失敗啊。師丞暗自歎息。

溫茶入口,他感覺不到其他滋味,隻嚐出其中苦澀。

相聚總是短暫的,三人飲茶作樂半天之後。

劉一帆就帶著師丞離開了。

“真希望,我們不會走到對立麵。”

司馬亮看著視線裡的茶盞,有些複雜。

世態無常,即便他相信兩人的友誼,但劉一帆父親終究是楊家係的人。

對方和自己廝混在一起,也改變不了這個立場。

況且楊忠年紀大了,加上劉一帆父親劉存,雖冇編製,但頗受到器重。

那一人之下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那就是兩人友誼的儘頭。

司馬亮站起身,走到了窗前。

臨近正午,中都內熱鬨繁華,他目光所及之處,大多都是麵帶笑意的民眾。

其中也有些愁眉苦臉之人,以及一些衣衫襤褸,神情麻木之人。

看著這些或努力,或放棄的人。司馬亮思緒萬千。

他搖晃了一下手中的茶盞,然後看著杯中的細碎茶葉漂來漂去。

“人生就如一葉孤舟,即便有槳,可以逆行改道,但總會有力竭之時。況且逆行勇敢之輩總是少數,大多人還是選擇隨波逐流。”

司馬亮說的大多數,不止劉一帆,還有他自己。

兜兜轉轉抗爭一圈後,他還是依靠到了李家勢力。

“或許,我一開始接受,就不會有那麼多事了。或許……”

“殿下,我小三子求見。”

伴隨著敲門聲,小三子的聲音出現在了門外。

“這小三子,真會挑時間。”司馬亮無奈。

他收起思緒,喝下了手中的茶,順帶吞下了細碎茶葉。

“進來吧。”

司馬亮將茶盞放到桌上,走向躺椅。

看樣子,他想躺在椅子上聽小三子彙報。

嘎吱。

隨著房門被推開。

兩個腳步聲,陸續進入。

怎麼有兩個人的腳步。司馬亮疑惑。

在他看向門口時。

“燕王殿下,看起來很悠閒啊。不像是死裡逃生啊。”

趙公公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