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怎麼,司馬亮夢到了皇帝。這次,知道是夢境的他,上前擁抱住了對方,然後訴說了這些年的苦楚。

夢中的皇帝,就像真正的父親一樣安慰著他。

可夢終究是夢,總會有醒的時候。

“小瑤,準備碗醒酒湯,我頭疼的不行。”

迷糊中的他,將手伸向身旁,卻發現撲了一個空。

嗅了嗅佳人殘留的香味,司馬亮費力的睜開眼睛。

發現身旁空空如也後,他看了看窗外景象。

“都到這個時間了?這些族親真是害人啊。”

起身的司馬亮,注意到床頭凳子上,有碗醒酒湯。

“小瑤就是貼心啊。”他將湯水一飲而儘。

隨後,司馬亮坐在床邊,打算緩一會。

一陣敲門聲傳來。

“殿下,可醒來了?”小瑤溫和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剛醒,你正好幫我收拾一下。”司馬亮笑道。

房門被推開。小瑤走了進來。

她熟練的從衣櫃中,拿出衣物,準備為他更衣。

“不穿蟒袍,給我找件普通些的衣服即可。”

對於此行前往燕城,司馬亮另有打算。

“是,殿下。”

小瑤很順從的,重新挑選了一件,然後幫他更換。

衣著完畢後,司馬亮讓對方叫來了小順子。

三人一番聊了一會,小順子走出房間。拉了一個和司馬亮體型差不多的,小太監進去。

“殿下,這不太好吧。”小順子有點猶豫。

“是啊,萬一被髮現了,對殿下的影響不好。”小瑤附和。

“殿下,這衣服我哪敢穿啊,要被髮現了,小的全家腦袋都要被砍完。”小太監抖如篩糠。

“怕什麼,有事,我承擔。陸路巡視,不需要出馬車。你隻要在車裡吃喝就行,剩下的小順子和小瑤會打點的。”司馬亮拍了拍小太監,打算鼓勵一下他。

不成想,浙一拍小太監直接癱倒在地,哭泣起來。

“哭什麼,丟不丟人。趕緊起來,賠不是。”小順子,很不滿意手下的樣子。

“順總管,殿下,小的……”小太監起身後,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說什麼。

看對方這種姿態,司馬亮又不生氣,反而安慰了一番。

之後,還逼迫小瑤給對方穿上蟒袍。

這麼多年相處下來,主人的心思小順子早就摸透了。知道決定下來的事,對方不會改的,隻得順著對方的心意走。

“殿下,你要先行一步可以,但我要陪同。不然,我說什麼都不會配合的。”

“這樣啊,那行吧。”司馬亮見對方願意幫自己,也願意退一步。

小瑤也打算說什麼,但被小順子眼神阻止了。

“是不是和我有幾分相像。”司馬亮摟著小太監,笑著比劃道。

小太監則是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對他來說,這就是飛來橫禍。一個太監穿王爺的蟒袍,被彆人知道,全家的腦袋都要搬家。

另外兩人隻得配合說

“確實有點”。

明知是鬨劇,幾人隻能配合司馬亮,演下去。誰叫他是王爺,對於他們來說,對方就是天。

院中人自然不知這場鬨劇,他們百無聊賴的等待著司馬。要帶走的東西,早就收拾完了。不同去的仆人,也已經離開了院子。

“殿下,昨天挺遭罪的。”

“是啊,回來那麼晚,還是被抬進來的。”

……

“出來了,趕緊過去問安吧。”

幾個碎嘴的宮女,見“司馬亮”舉著扇子走了出來,連忙迎了上去。

“休要多看,莫問。”小瑤氣憤的說道。

說完,她還富有深意的,看了看旁邊的窗戶。看來她對於不能同行,很是不滿。

被這麼嗬斥,宮女自然不敢問什麼。隻能心裡默默好奇。

當“司馬亮”坐上五駕馬車,下人也紛紛坐上隨行車駕。

當最後一輛車駕,被拉到門口時。小順子出現,打發走駕車人接過了馬車。

“殿下,出來吧,冇人了。”他鬼鬼祟祟的朝院中喊道。

隨後,一個手拿扇子的人,左躲右閃的從院中出來,一溜煙的躲進馬車。

“走吧。”馬車中傳來司馬亮的聲音。

小順子笑著搖了搖頭。

浩浩蕩蕩的車隊,從皇宮正門出現,一路綿延到西城門。

“哪個皇子,就藩了?”

“六皇子吧。”

“現在要叫燕王了。”

“燕城好地方啊。”

“說來,那楊柳河是個妙處。”

“細說……”

……

看來司馬亮這一行,可以給沿途的百姓,送來不少談資。

就在他們談論的時候,最後的一輛馬車脫離了隊伍,拐到了一個小巷。

時間一晃,來到了晚上。

燈火通明的街道,都是沉浸在歡樂中的民眾。

此時,司馬亮舔食著一個糖人,有些失望的。

“這糖,不夠甜啊。”

小順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心想:殿下真是童心未泯啊。

當然,難聽點說法就是幼稚。

“民間大多都是粗糖,自然比不上殿下,平常吃的精糖。”小順子解釋

“好像……是這麼個理。話說這中元節,一年比一年的熱鬨。”

司馬亮吃完糖人,還舔了舔手指。

“這說明,黎國百姓的日子,越來越好了。”小順子略帶感慨。

“確……實。”

剛吃完糖人的司馬亮,嘴裡又塞進了蜜餞。

“殿下,少吃些甜食,對牙口不好。”小順子有點無奈。

他這個主人什麼都好,就是喜歡吃甜食。

“難得吃點,冇事的。”司馬亮毫不在意對方的勸誡。

就在這時,他看到有趣的東西,跑了過去。

“殿下,真是……”小順子隻能跟上對方的步伐。

經過一番等待,司馬亮開心的拿起扇子,甩了開來。

“你看,這字不錯吧。”

小順子一臉無語的看著,扇子的上的“老六”兩字。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很快,司馬亮的注意力,又被彆的東西吸引過去。小順子隻能乖乖付錢,繼續跟隨。

……

“殿下,該出發了。再晚就趕不上船了。”小順子說道。

“你說燕城的中元節,會不會有不一樣的地方。”吃著湯糰司馬亮,有些期待。

“我也冇去過。不過,水路明晚就可以到燕城。到了就知道了。”小順子答。

司馬亮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然後吃完了碗中的湯糰。

隨後,心滿意足的起身。

“走吧。”說著,他就走向碼頭的方向。

“殿下,慢點我跟不上了。”

小順子丟下一塊碎銀子,都不等商販找錢,就追了上去。

“真是闊綽的客人啊。”老闆開心的收起銀子,收拾掉了碗筷。

“好大啊。”

司馬亮好奇的在船上看來看去。這是他第一次坐船,滿是新鮮感。

“冇有彆人嗎?”

他注意到船上,隻有他和小順子兩個常服樣子的人,剩下的都是船工。

“您的身份擺在這裡,還是小心點為好。”

看來船上的情況,是小順子私自吩咐的。

司馬亮眉頭一皺,有些不滿對方的行為。但轉念一想,對方也是為了自己好。隻得甩了甩手,讓對方先退下,讓自己待一會。

見此,小順子鬆了一口氣,默默退下。準備收拾,對方晚上休息的地方。

“中都,燕城,六皇子,燕王……”

靠在船頭,望著當空月亮,司馬亮思緒萬千。

這時,船邊傳來了嘈雜的聲音,好像有人在吵架。

“出什麼事了嗎?”帶著湊熱鬨的心態,司馬亮來到了船旁,檢視起聲音的來源。

“求求您了,讓我上船吧。我可以做工償還。隻要能讓我回到燕城就行。”

一個落魄模樣的書生,懇求著船工。

“小相公,這船被闊綽的大人包了。你還是找下一艘吧。”船工有些無奈。

“可你這是今天最後一艘了,我真的有要事趕回燕城。拜托了,能不能讓我見見那位大人。”書生不依不饒。

船工想了想司馬亮兩人的姿態,心想:這兩位爺,出手那麼大方。氣質還那麼好,一定是貴人。自己因為這個落魄書生,打擾對方實在是不劃算。

“你還是找下一艘吧,我這馬上就要出發了。”船工的聲音有些生氣,他不想再和對方浪費時間了。

書生聞言直接跪了下來。

“求您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去燕城。”

“男兒膝下有黃金,有事站起來說。”司馬亮走到船邊,叫停了這場鬨劇。

“大人,我馬上趕他走,不會打擾到我們出行的。”船工害怕惹惱了他,打算打發走書生。

“不用,船那麼大,多一個人無所謂的,讓他上來吧。”司馬亮阻止了船工。

書生見自己能上船了,激動地不能自我。連忙跪下,感謝起來。

“謝大人。”

“彆跪了,再跪我就不要你上來了。”對於書生喜歡下跪的行為,司馬亮有些不舒服。

書生連忙起身,生怕惹到對方。

說來也滑稽,他上船的時候,差點跌倒摔入河中。幸虧船工抓住了他。

當最後一個船工上船後,跳板和船錨被收起,大船也開始緩緩前行。

由於醒的比較晚,已到深夜的司馬亮,還冇有睏意。

他坐在船頭的座椅上,準備再賞一會月。

駛過喧鬨的碼頭,沿岸隨著燈火變少,也漸漸的安靜下來。

感受著寧靜的司馬亮,格外自在。

心情愉悅的他,還哼起了小調。

不得不說小順子,是真會伺候人。他端著一個托盤走到了船頭。

幾碟乾果,一壺茶水,被整齊的放在司馬亮身旁的小桌上。

“殿下,口渴了吧。喝點茶水吧。”

接過小順子遞上的茶水,司馬亮習慣的嗅了嗅。

“新茶!小順子可以啊。”他開心的喝下茶水。

“唐大人,特意送來的。本來打算給殿下,路上解饞用的。”

說話的同時,小順子剝開一些乾果。檢查一番後,將完整好看的部分,放到司馬亮身旁的碟中。

習慣對方伺候的司馬亮,撿起一些處理過的乾果,送入嘴中。

“嶽丈大人,還要晚些時日才能到燕城。你說我是直接去唐府呢?還是現在外麵玩一會。”

“王府還在重修,暫時要住在唐府一陣。雖說是一家人,但總是寄人籬下,總有些不便。殿下可以等唐大人到了,再回去。”小順子知道他的心思,幫他找了台階。

“小聰明。”司馬亮開心的指了指對方。

兩人開心的時候,一個人的出現打破了這幅美好畫麵。

“大人,我是來感謝您的。”書生膽怯的問候。

小順子的眉頭緊皺,即使在主人麵前,也不帶絲毫掩飾。顯然非常不滿這個書生上船。

“給客人倒茶。”

司馬亮倒是心情很好,無視了對方的不悅。

他的尊重,讓書生有些受寵若驚。再次謝過後,他接過了茶水,喝了下去。

“燕城的新茶?”書生驚呼。

小順子拳頭捏緊,很想給這個無禮的傢夥,來上一拳。

“你知道這茶?看來你也是有故事的人啊。”司馬亮倒是饒有興味。

“父上最得意的幾年,在下有幸品嚐過此茶。本以為此生,都冇機會嚐到這茶了。冇想到,能從恩公這裡嚐到。能弄到這茶,想來大人也是頂層權貴,當然我不會多問。隻能感謝大人的慷慨了。”書生略帶落寞。

他的這番話,讓小順子高看了一些,心想:這落魄書生,居然還見過世麵。

“下船前,給客人包點新茶吧,就當是相遇的禮物吧。”司馬亮聽懂了書生的話,打算安慰一下。

“終究是過去了。大人的好意我心領了,我現在家徒四壁。都冇有一套,可以泡這茶的茶具。給我終究是糟蹋了。”書生笑著回絕了。

“隻要喝了,怎麼能是糟蹋呢?”司馬亮繼續安慰。

……

一番溝通之後,書生麵露疲憊

司馬亮見此,就讓對方先行休息了。

“師丞?師家人?”司馬亮喃喃自語。

“殿下?”小順子不太理解主人的心思。

“冇事,隻是覺得有些巧合。明天下船的時候,給這個客人準備點禮物吧。遇到了就幫一下吧。”

司馬亮喝完杯中涼透的茶水,回到船中。看樣子,是打算休息了。

月亮偏西,大船慢悠悠的行駛在運河之中。

河道兩旁的林中,昆蟲不知疲倦的發出聲響。可這原本會讓人覺得聒噪的聲音,讓小順子聽來格外舒適。

“能離開皇宮,真好啊。要回到燕城了,這一晃也是數十年了。不知道家中,還有冇有人留存。”

說話的聲音戛然而止,小順子抬起頭看著天空中的月亮,有些失落。

“哪還有什麼人,隻有我一個了。”

月光照耀下,他收拾的背影,顯得有些落寞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