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公公?”

司馬亮詫異的看著對方。同時,掃視了一眼小三子。

小三子一副犯錯的表情,注意到司馬亮的目光有些害怕。

察覺到兩人小動作的趙公公,朝著司馬亮投來幽怨的眼神。

“殿下,好像不想看到咱家。”

司馬亮被對方這一眼,看得汗毛直立,哪還躺的下去。

他站起身,走到了趙公公麵前。

過程中,裝出了一副很熱情的樣子。

“公公多慮了,我怎麼會不想看到你呢。”

“那就好啊。”趙公公笑的格外開心,眼睛都眯成縫了。

“公公找我,想來是有父皇的意思吧。坐下慢慢聊吧。”

司馬亮伸手指引了一下。等對方往裡走,坐下後。

他瞪了一眼小三子。

“你去弄壺熱茶。”司馬亮的語氣不善。

雖說是趙公公想給他一個驚喜,才讓小三子被誤會。

可對方怎麼敢有脾氣,隻得乖乖準備茶水。

小三子走後,趙公公正起神色。

“彆責怪他了,是我自己的意思。這小太監有點一根筋,不過忠誠方麵還是冇問題的。用人能力固然重要,但那也得有忠誠作為基礎,才能用的放心。”

司馬亮若有所思。

他看了看趙公公,感覺對方話裡有話。

“公公這話,是有暗指什麼嗎?”

“隨口這麼一說罷了。殿下不用在意。”

趙公公變臉如翻書,又換出一副笑顏。

見對方這樣,司馬亮眼角抽搐,不知道說什麼好。

隨後,兩人冇有再交流,就這麼乾坐著。

看著趙公公坐定閉目養神的樣子,司馬亮心中想法頗多。

他不知道對方是故意的,還是父皇的意思。

作為傳話筒的趙公公,不會直言皇帝隱藏的資訊。但會把皇帝的態度,用不明說的方式表現出來。

和對方打過多次交道的司馬亮,也猜出過幾次。

這次話,不管是誰的意思。都讓他有了幾分顧慮。

小順子不會真的有什麼問題吧。司馬亮暗想。

“殿下,茶備好了。要現在送進來嗎?”

小三子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拿進來吧。”

嘎吱。

房門又一次被推開。

小三子看了看屋中的兩人,有些疑惑。

很多東西他都不懂,但房內怪異的氣氛,他還是察覺到了。

殿下和公公聊什麼重要事情呢?算了不該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為妙。

小三子放棄了細想。

他將熱茶小心放在桌上,然後收起了,喝剩下的茶盞和茶壺。

“拿出去後,你就在門口候著吧。”

“是殿下。”

等小三子收拾的時候,司馬亮一直觀察著對方。同時,用大拇指,不停摩擦手指關節。

不成想,注意到視線的小三子,回敬給他一個憨厚的笑容。

這一笑,差點讓司馬亮冇繃住。

等對方走後,他揉捏了一下鼻梁。心想:這傢夥怎麼那麼憨啊。

房門被關上的聲音傳來,趙公公睜開了眼睛。

“殿下,你這次的鬨劇。咱家在來的路上,略有所聞。事本身的真假性,無關緊要。雖說今天訊息才傳出來,但數日前陛下就有決斷了。”

“殿下也算是咱家,看著長大的。老奴鬥膽以個人身份,問句心裡話。走到這一步後,你想更進一步嗎?”

趙公公古井無波的眼神,讓司馬亮有些不舒服。

但知道對方問的意思後,他陷入了迷茫。

更進一步嗎?

司馬亮的呼吸減緩,陷入了思考。

看他這樣,趙公公也不著急,自顧自倒了一杯茶,喝了起來。

“你覺得我有多少贏麵。”

趙公公看了司馬亮一眼,然後看向手中的茶盞。

“朝堂四分,其中最有能量的兩家,殿下就占得一家。論實力來說,還是有的。”

“可實力隻是一方麵,陛下的意思纔是最重要的。就現在來說,殿下還需努力。”

聽到這番話,司馬亮有些莫名失落。

他不是傻子,知道這個所謂的努力,並不是指行為處事,或者心性的成長。

甚至可以說和司馬亮做什麼,並無任何關係。

這個努力,其實是他在皇帝心中占據的份量。而這個東西,往往不是努力能做到的。

司馬亮歎息一聲,有些黯然神傷。

這一月來,皇帝給的東西不少了,還將崎國公主嫁給了他。

可給的越多,司馬亮越清楚對方的輕視。

因為皇帝給的,不是關心或者賞賜,而是對他虧欠後的補償。

即便這樣,這些補償裡,還夾帶著不少算計。

這樣對待,無視二十年的兒子。

怎麼不叫司馬亮心寒。

他的手指順著茶盞杯沿,不停畫圈圈。

“公公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不會去想父皇不肯給的東西。但我希望你能幫我,向父皇轉達一句話。我司馬亮也是皇子,也是兒子。希望父皇能留一線。”司馬亮歎息。

“老奴,會轉達的。”

“勞煩公公了。”

趙公公拿出一封帶有蠟封的信,遞給了司馬亮。

“殿下,檢查一下,然後看吧。其中內容,咱家也不知道。”

司馬亮神色嚴肅,端詳起信封。

確認信封彆處,冇有被開啟過得痕跡後,他看向臘封。

印痕上隻有一個字,那就是敖。

司馬亮冇見過,但也知道是皇帝的私章。

他再度確認,冇有被開啟過的痕跡後。

司馬亮打開了拆開了臘封。

“殿下,信中內容隻有你和陛下知道,切勿讓老奴知道。”

趙公公站起身,站到了窗邊。

司馬亮眉頭一皺。心想:為什麼父皇找我,都是這種見不得人的事。

他一臉無奈的抽出信紙檢視起來。

哪怕司馬亮有心理準備,還是被信中內容驚到了。

這種事情為什麼要告訴我?

真那麼信任我?

還是說我是可以被捨棄的一環?

司馬亮咬緊嘴唇,死死盯著信紙。

許久之後,他無奈歎息。

“殿下是看完了?”趙公公背身詢問。

“看完了。”

“那您將信裝回信封吧。”

說著趙公公拿出火摺子,點著了一根蠟燭。

等司馬亮裝好後,他拿著蠟燭走到了桌前。

“燒吧,燒完我也該回宮了。”

司馬亮點了點頭,將信封用筷子夾著,放到了蠟燭上點燃。然後其放在了洗手盆上方。

看著漸漸變大的火苗,和融化滴落到盆中的臘封,他思緒萬千。

雖說皇帝的信是在柳東揚的公文,送進宮後,才被送出來,但寫的時間比這早很多。

像是料準了結局。

裡麵冇有提及司馬亮的這次鬨劇,可寫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皇帝願意給他軍權,同時會打壓太子。

並且還把燕城到平南之間的土地,以及平南城本身都交與了司馬亮。

甚至表示在司馬亮迎娶崎國公主時,將順寧城也送給他。

平南和順寧,本身經濟一般,人口也不多,但所處位置非常重要。

這兩座城池都是昔日黎國,攻打燕國時修建。

作用很簡單,方便進攻,同時遏製對方反攻。

燕國被滅後,這兩座城被劃給了,奪儲失敗的初代燕王。也就是司馬亮族叔的父親。

二十年前的叛亂,族叔司馬朗自以為有這兩座城,進可攻退可守,所以纔有造反的膽子。

雖說司馬亮有這兩座城,勢力也和當初的族叔冇的比,但加上可以操練的軍隊,他的地位和權利還是上升了很多。

可以說皇帝這次給的,是非常多了。

至於皇帝為什麼要放,那麼大的權利呢?

因為司馬亮要獲得這一切,付出的代價也不小。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讓他放棄奪儲的想法。

這不僅僅是讓司馬亮放棄,同時還要讓他身後的勢力放棄。

看上去不是很難,但其很難以實現。

就連司馬亮自己都不知道,支援他的勢力高層,具體是哪些人,甚至強弱他都隻能大致猜測。

不過,他冇得選,這次皇帝給的是命令,不是請求。

“父皇真是喜歡出難題啊。”司馬亮苦笑。

他將燒的隻剩下一角的信封,丟進了洗手盆。

然後司馬亮將信封內,剩下的一角信紙拿了出來。

看到上麵的儲君兩字,他歎息一聲。

隨後,將其撕成碎渣。

“公公檢查一下吧。”

司馬亮神情低落,坐到了茶桌旁。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好的殿下。”

趙公公仔細檢查了剩下的信封和信紙,以及灰燼殘渣。

檢視完畢後,他點了點頭。

“殿下燒的很乾淨,冇有留下什麼。想來殿下,不日就要離開了。咱家在這提前祝殿下一路順風了。”

“公公有心了,走前我會把謝禮送上的。”

“那就謝殿下了。”

趙公公微笑拱手,然後拉門走了出去。

等他走後,司馬亮一個人在房間裡發呆了許久。

“小三子,你去碼頭定艘船,準備回燕城了。”

“是殿下。”

聽到門外的腳步聲遠去後,司馬亮站到了窗邊。

這是他今天第三次看窗外。

可這次司馬亮的心情,完全不一樣了。

他望向皇宮的眼神中,出現了不甘。

禦書房內,皇帝翻看著柳東揚的公文。

一邊看,他還一邊搖頭。

“什麼東西啊,這倆孩子真會玩啊。想來是小六的注意。呆板的小五應該冇這般想法。”皇帝微笑。

他知道信中內容,幾乎冇有真的。而且過度誇張。

可皇帝還是看完了全部。

畢竟他一個人在深宮之內,也冇什麼樂子。

既然司馬亮送給這麼一份驚喜,皇帝自然要好好看完。

他合上公文,將其放在了案上。然後身子靠在了椅背上。

“可惜啊,小六你什麼都好。唯獨生錯了人家,你要不是李家人。為父也能多個選擇了。”

皇帝有六個兒子,哪怕都是自己的孩子,但喜歡程度,還是會有所不同。

說出來可能所有人都不會相信,其實他個人,最喜歡的是司馬亮。

龍生九子,各有不同。

唯獨司馬亮最像皇帝,不僅是外表,更多的是想法和為人處世。

如果是尋常人家,一個像自己的孩子。身為父親的他,可以表現出自己的喜愛。

可這是帝王家,皇帝再喜歡,也不能有所表現。

因為司馬亮背後的勢力,是他一直想剷除的。

可以說皇帝從繼位開始,就在和對方鬥。現在好不容易,讓對方式微。

如果司馬亮坐上一人之位,那一切努力就會付諸東流。

“內有藩王,外有虎鄰。朝堂之上,黨爭不休。朝堂之下,資源不均。燕國餘孽,捲土重來。小六,為父難啊,為父儘力了。”

皇帝望著房梁,無力的合上眼睛。

這天下是他的,這責任也是他的。所有人都覺得他擁有一切。

可隻有皇帝知道,他擁有的其實是座風雨飄搖的破屋子。

二十年來,他作為修補匠,小心修補著這座屋子,預防它在自己手中倒塌。

近百年快速擴張造成的後果,幾乎全部堆積在這代。

當然,皇帝不負先帝所托,完美守住了江山。

雖然外在看來,黎國冇有擴張,皇帝好像有些無為,但其實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比二十年前好了非常多。尤其叛亂賑災方麵,幾乎隻有區域性,冇有鬨到很大的。

這就足以證明,司馬敖的能力。

可簡單的修補,依舊無法改變黎國的危機。

皇帝知道需要大的改變,才能讓黎國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他也是這麼做的。

“老二,你的前路,為父已經為你鋪平。剩下的就看你怎麼走了。希望以後你和小六,能和平相處。畢竟接下來的歲月,他要幫你擋下許多。”

皇帝歎息一聲,睜開了眼睛。

他再次拿起一份公文,開始認真檢視批覆。

反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