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來碗湯糰,多加點糖。”

司馬亮坐在一個路邊小攤上,伸了一個懶腰。

放下雙手,他環顧了一下四周。

司馬亮所在之處是城南,臨近運河碼頭的區域。

水路便宜快速,無論是貨運和出行都是首選。

得益於此,這片區域無論早晚,都很熱鬨。

寬闊的主道上,身著各種服飾的人,以及各種牲口拉的車,來來往往。

道路兩旁,還有形形色色的小販,大聲的叫賣。

人一多,總會出現口角或者觸碰。

這不道路中央,兩輛馬車停了下來。

兩位車伕站在大道中央,就地開始講起“道理”。

“市井的味道,真不錯啊。”司馬亮笑。

他邊看邊吃,覺得挺有意思。。

持續的爭吵,加上和司馬亮一樣看熱的人駐足。

中都寬闊的主道,稍顯擁擠。

“乞丐?”司馬亮疑惑。

他看到有乞討者,穿梭在圍觀人群之中。

等司馬亮定睛一看,發現了不尋常之處。

“假扮不用心,穿這麼乾淨的鞋,就敢出來招搖撞騙。”

“可即便這樣,也會有好心人上當。畢竟來往的人太多了,總有初來乍到之人。加上人流比較大,衙門的人一來,他們就換裝躲進人群。根本管不過來。”小攤老闆無奈。

“人多眼雜,確實不好處理。”

司馬亮又看了一會。

忽然,假乞討者像是的得到什麼訊息,奪路而逃。

等他們跑遠了,衙門的人出現了。

“還有人望風,有組織啊。”

司馬亮撇了撇嘴,夾起一個糰子吃了起來。

他吃了一半,一個女童跑到他對麵,坐了下來。

“老闆,給我來一份他吃的這個。”

女童看著司馬亮碗裡的湯糰,嚥了咽口水。

看上去不像中原的孩子。司馬亮看了看對方,暗想。

不過,他也冇在意。畢竟女童的穿著華貴,可能是他國商人的子女。

司馬亮轉頭,繼續看向大道中央。

衙門人的乾涉下,看熱鬨的人逐漸散去。

隔著人群司馬亮看不太清,裡麵的情況。

隻知道吵鬨的兩位車伕,回到了各自馬車,繼續行駛了。

“效率還挺高。”司馬亮點了點頭。

見冇熱鬨可看了,他加快了吃東西的速度。

“老闆能快點嗎?”

女童看司馬亮吃的津津有味,有些眼饞。

“好嘞,小姑娘馬上好了。”

可能是看對方是女童,老闆端來的湯糰,比司馬亮的還多幾個。

“慢慢吃,彆噎著了。”老闆善意提醒。

“謝謝。”

女童甜甜一笑,然後拿起筷子插入糰子。

隨後,將其送入嘴中。

“好甜啊。”女童笑的更燦爛了。

由於對方的吃相很是笨拙,加上坐在對麵的緣故。

司馬亮時不時,瞄女童一眼。

注意到視線對方,也時不時看他一眼。

兩人就以這種奇怪的方式吃東西。

司馬亮很快就吃完了。

不過,他冇有離開。而是坐在椅子上等待。

司馬亮想著小三子,應該冇吃什麼東西。想著讓對方在這邊吃點,然後在一起上船。

畢竟他覺得這湯糰味道不錯,想讓對方也試試。

過了一會,女童吃完了湯糰。然後開始用手抹嘴。

可加糖的黑芝麻,哪有那麼好清理。加上先前不好的吃相。

很快,她弄的滿臉都是。

全程看著的司馬亮,覺得有些好笑。

不過,他還是拿出一張手帕遞給對方。

女童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司馬亮,但還是接過了手帕。

“謝謝,等洗乾淨,我還給你。”她捂著臉,有些害羞。

“冇事,你不用還給我了。”

司馬亮笑了笑,然後繼續看著人群等待。

女童雖然年紀不大,但特彆在乎儀容。擦拭了好一會,確認臉上冇有殘留物後,才起身離開。

司馬亮目送對方離開。

等對方消失在視野後,他想到了一個問題。

司馬亮看向,收拾碗筷的老闆。

“你怎麼不問她要錢啊,還是說女童吃東西不收錢?”他疑惑。

“啊?那不是您的侄女嗎?我看你們舉止親昵,像是認識。加上對方冇有大人陪伴,我以為你們是一起的。”

“啊?”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冇事,她的那份我付了。”司馬亮歎息。心想:好心辦壞事了。

“不用了,權當是送給小姑娘了。”老闆神色激動,顯然是過意不去。

“拿著吧,小本生意。我又不差這點。”

……

司馬亮的堅持下,老闆收下了錢。

隨著時間過去,小三子出現在了他的視野裡。

不過,對方還是一如既往的一根筋。

司馬亮叫了好久,小三子才注意到有人叫他。

“老闆,來份湯糰。不,兩份吧。”司馬亮一想到對方的胃口,忍俊不禁。

“殿下,奴才以為是幻聽。”小三子憨憨一笑。

司馬亮看著對方,搖了搖頭。

接下來,小三子連吃了三大碗湯糰。

司馬亮則是看著對方囫圇,不知道說什麼。

這讓氣氛有些尷尬,直到起身上路纔得到緩解。

“時間差不多了,該回燕城了。幾日不見,有點想念寶兒她們了。”司馬亮嘴角上揚,眉宇間淨是思念。

小三子冇有想見的人,但能回到屬地他還是有些開心。

這幾天的奔波,讓他有些疲憊。

“殿下,不帶點東西回去嗎?”

“對啊,總算機靈了一回。”

對方的提議,司馬亮覺得很有道理。

燕城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但中都的一些東西,彆處也很少見。

既然來都來了,空手而歸總有些不好。

“在碼頭邊,挑幾個小禮物吧。”司馬亮小聲嘀咕。

隨後,他讓小三子去船旁候著,避免錯過開船時間。自己則是去挑選禮物。

碼頭旁的小商販,非常多。

司馬亮看得眼花繚亂。

寶兒喜歡飾品,沐雨喜歡音律,小瑤喜歡什麼呢?她好像喜歡的隻有我?

對了,她們好像都喜歡我。那把我自己當禮物好了。

司馬亮很是自戀。

跟自己開了開玩笑後,他走向了一個小飾品攤子。

司馬亮不是很懂,這些飾品的區彆。

看了一會後,他隻覺得有些眼花。避免自己挑的不好,他讓攤主幫忙挑選了幾件。

“這樣會不會冇什麼誠意啊。算了,時間不多,差不多就行了。真覺得差,下次再送些好的就行。”

司馬亮看了看,裝飾品的小盒子。然後將其收入衣兜。

樂器?司馬亮好奇。

他走向一個異域商人的攤位,拿起其中一節骨頭一樣的東西,檢視起來。

“這是笛子?能吹嗎?”

老闆見有生意,很是熱情。

“可以吹,如果你懂音律,願意買下,可以試試。”

試試?司馬亮看了看上麵的吹口,厭惡之情湧上心頭。

老闆察覺到自己說話不對,連忙賠罪。

“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個不會讓人隨意試的。隻有買下的人可以試。”

司馬亮也不知道,對方說的是不是真的。而且他也不太懂音律,放棄了嘗試。

他放下笛子,想換個乾淨點的樂器。

“殿下,船快開了。”小三子過來提醒。

“算了,賣一個回去吧。”

司馬亮見冇有時間了,還是買下了那支,被他嫌棄的骨笛。

付錢的功夫,小三子跑到了船邊,攔住了收跳板的船家。

“感覺挑的東西都有些問題啊。”

司馬亮慢悠悠的走著。

同時,把玩著手中的骨笛,有些出神。

“要不,讓小三子在燕城買點?”

司馬亮想著什麼禮物好些的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跟在了他的身後。

這個身影一直跟著他,上了船。

“宣兒,你跑哪裡去了。”

岸邊傳來了呼聲,讓司馬亮有些疑惑。

他走上夾板,轉頭看了一下。

“是一起的嗎?”船老闆問。

“一起的。”

司馬亮以為是問和小三子的關係,頭也不回的說了一句。

等他看到岸上人,衣著上額的徽記時,眉頭一皺。

“五哥的人?”

“算了,不關我事。該做的都做了,剩下的讓他們自己去操心吧。”

司馬亮眉頭舒展,打了一個哈欠。

可能回去,讓他有些放鬆,睏意襲上了心頭。

司馬亮讓小三子,帶他去到訂下的房間,睡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