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漸暗,湖風漸涼。

南湖中的一葉小舟之上。

這種孤寂感覺,讓人感覺有一絲淒涼之意。

可船上煞風景的聲音,破壞了浙一絲美感。

阿嚏。

阿嚏。

“這湖風。”

司馬亮閉上眼睛,難受的靠在船邊。

本來他以為,自己能撐到回唐府。

不成想,被湖風一吹,受涼情況變得更嚴重了。

“你怎麼著涼了?你也太體弱了吧。”找到報複的時機,呼延宣趕忙幸災樂禍。

可她這樣,讓小三子為司馬亮抱不平。

“小郡主,彆開玩笑了。殿下今早就著涼了,要不是陪你……”

“好了,這確實是我自己的問題。”

司馬亮抽了抽鼻子,打斷了小三子的話。然後他看向呼延宣。

“天涼了,你也躲著點湖風。萬一和我一樣著涼了,可就遭殃了。”

聽了小三子的話,再看看病態加劇的司馬亮。

呼延宣回想起來時路上,對方的狀態。一下就明白了了情況。

“對不起,如果不是陪我。你就……”

“我說了,自己的問題。你不用自責。”

司馬亮麵露微笑,同時輕撫呼延宣的頭髮。

他的這份溫柔,讓對方有點哽咽。

看著呼延宣抖動的身體,司馬亮有些心疼。

“怎麼了?感動了?”

可能是病了,讓司馬亮有些感性。

他覺得呼延宣,有點像曾經的自己。

昔日的自己,看似擁有很多,其實一無所有。

而呼延宣也是如此。

她雖貴為漠國小郡主,但其實並不受父母待見。要不是漠國現任的王,特彆喜歡這個小孫女。

那呼延宣的生活,隻會和幾個姐姐一樣。成為那籠中鳥,池中魚,然後嫁給一個從未見過的人。

她能有現在的性格,也是源於老漠王的偏愛。

對方的寵愛,讓呼延宣度過了一個快樂的童年。但那短暫的快樂,終究不能長久。

時間過去,她的心性逐漸成熟。

從而,察覺到身邊很多奉承之人,其實根本不喜歡自己,甚至很討厭她。

這一情況,在老漠王年數逐漸變大。召見呼延宣的次數,逐漸變少的同時,愈演愈烈。

知道來到黎國的前夕。

呼延宣生日,收到的禮物和待遇,和去年對比急劇下降。

她先前的“好友”,或者兄弟姐妹,都像變臉一樣。開始無視她,或者報以惡意。

這種落差,讓呼延宣很難受。

她一度懷疑自己做錯了什麼,讓彆人討厭她。

呼延宣嘗試過改變自身,並再次接觸昔日的朋友。

可一個關係還算可以的玩伴,告訴她。根本不是她的問題。

而是老漠王大限將至,太子已經安排了,呼延宣的未來。

一個即將失去價值的人,自然不受人待見。

呼延宣擁有的一切,都是老漠王給的。

對方死後,她能晉升為公主,但這僅僅是稱呼的變化。

呼延宣的太子父親,根本不喜歡女兒。

隻要對方繼位,失去老漠王庇佑的她。隻可能成為一件工具。

太子權勢不比老漠王,經常靠聯姻,來維持利益紐帶。

一眾女兒,都被對方當做工具嫁給了各路權貴。

而呼延宣的將來,就是踏上幾個姐姐的老路,成為父親的一顆棋子。

據她得到的資訊,嫁人對象,就是黎國七皇子,司馬修。

看上去兩人身份對等,年齡相仿。不說相處如何,單看紙麵來說,還是比較般配的。

可隻要細想後,就會明白這是多麼糟糕的婚約。

嫁到一個隨時可能開戰的國家,加上是最無權無勢的皇子。

呼延宣的未來,不可能會好過。

可她也不想這樣認命。

於是逃離父親的掌控,就是呼延宣最想做的事。

這次逃出五皇子府,並不是她說的那般簡單。

呼延宣是做過一部分計劃,才抓住時機掏出來的。

包括她在司馬亮麵前,表現出來的貪玩。也隻是她的一部分。

如果不是怕連累無辜之人,呼延宣根本冇打算回去。

冷漠的故土,微涼的黎國。

呼延宣卻遇到了,一個有溫度的人。

司馬亮的隨性,溫柔,讓她想起了老漠王。

感受著頭頂的溫柔,呼延宣眼眶濕潤。心想:如果嫁的人是他,我也滿足了。

她並不懂得太多男女之情。

不過,呼延宣知道在司馬亮身旁,她很開心,很安心。

雖說對方會和她講道理,但也會和她平等交流,聽取建議。

最主要的是,呼延宣和司馬亮認識的很短。

這麼短的時間,對方能為自己做那麼多,她真的很感動。

想到明天就要分彆,呼延宣有些傷感。

她看了看司馬亮維揚的嘴角,勇敢的貼了上去。

“嗯?”

司馬亮腦袋有點暈,躲閃不及。被呼延宣親到了嘴角。

小三子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

他趕忙轉過身去。用身體擋住船家的視線,避免對方看到這一幕。

司馬亮本來想推開呼延宣,然後說些什麼。

但他感受到對方的淚水,劃過自己的臉龐。

加上呼延宣的雙唇,隻是笨拙的貼在臉上。這讓司馬亮明白,對方並不是出於男女之情吻他。

看著可憐的小傢夥,他於心不忍心。

司馬亮稍稍僵硬片刻後,抱住了呼延宣。

感受到他的體溫,對方無聲而泣。

此情此景。

同時皇室人,司馬亮即便不知道呼延宣的故事,也能隱隱能猜到一些。

他改變不了對方的命運,也不會去改變,多留的這半日,是他能做的極限了。

生在帝王家,女子最可憐啊 。呼延宣希望你能有個好結局吧。司馬亮由心感歎。

產生共鳴的兩人,相擁了許久。

直到呼延宣輕輕推了推司馬亮,兩人才分彆開來。

“謝謝你,包容我的任性。”

離開司馬亮的懷抱,呼延宣麵露笑意。即便眼角還有淚花,可讓人感覺,她更多的是很開心。

看著對方惹人憐愛的模樣,司馬亮歎息一聲。

“縱然你有百般缺點,可留下你就是我自己做出的決定。既然如此,一切後果都是我該承擔的,你不用覺得虧欠我什麼。”

安慰額的同時,司馬亮拿出手帕,想幫呼延宣擦去臉上的淚痕。

可還冇等手帕觸碰到對方的臉,就被一把奪取。

“我自己來就行,不用勞煩你。”

“還有此事是你我的秘密,不能告訴彆人。”呼延宣臉頰微紅,輕咬嘴唇。

“知道……”

還冇等司馬亮說完,呼延宣躲避到了船尾,背對著他。

“你記得也要收拾一下,彆被兩位姐姐發現了。”

聽到這話,司馬亮笑出了聲。心想:屁大點孩子,心思還挺多。

“你笑什麼?”呼延宣轉過身怒視司馬亮。

“我……”

“哎呀。”

撲通。

靠在船邊,準備起身質問司馬亮的呼延宣,一不小心跌下了船。

“船家停船回去,有人落水了。”

司馬亮跑到船尾,看著在水中瞎撲騰的呼延宣。

他脫下外衫和鞋子,一躍入水,遊了過去。

兩人先後落水,可急壞了小三子。

可他不會遊泳,隻能在船上乾著急。

“船家快,趕緊過去幫忙。”

“好我掉個頭,馬上。”

船家神色也很緊張,畢竟身份這麼尊貴的兩人。要是出點事,可不是他這個平民能擔待起的。

“司…馬…亮,救……”

呼延宣一點水性都冇有,瘋狂瞎撲騰。

見這架勢,司馬亮不敢隨意靠近。他離對方兩步距離位置,停了下來。

“你不要撲騰了,不然我救不了你。”

可呼延宣哪聽得進去,依舊在本能驅使下,瘋狂掙紮。

“救……”

司馬亮見勸說無效,隻能硬著頭皮靠近呼延宣。

他知道救人不難。但被救者如果不能保持理智,很容易讓救人者也陷入困境。

可司馬亮又不忍心,等對方失力再去救助。

當他接觸到呼延宣後,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對方因為溺水,喪失了思考能力,全靠本能在驅動。

呼延宣緊緊抱住司馬亮,還不自控的將他往下壓。

對方此舉,讓救助她的司馬亮,苦不堪言。

“吸……氣。”

司馬亮努力托舉,呼延宣的腦袋。想讓其呼吸,恢複神誌。

可對方放鬆不下來,依舊維持原狀。

好在呼延宣隻是個小女孩,又掙紮了一會後。

她漸漸失力,身體開始下沉。

見此,司馬亮掙脫開對方束縛。

將頭露出水麵,急促呼吸了幾下。

隨後,司馬亮再次潛入水中,托舉起呼延宣的腦袋,再次出水。

也在這時,船家掉頭來到了司馬亮附近。

等船靠近一些後,小三子奪過船槳。

遞了過去。

“殿下,抓住船槳。”

司馬亮抓住船槳,借力緩緩靠近小船。

靠到船邊後,他先將昏迷的呼延宣送了上去,然後再藉助船家,和小三子的幫助上船。

咳咳咳。

咳咳咳。

司馬亮趴在船邊,連吐幾口水。

他阻止了,想幫助的小三子。

“我冇事,不用管。你和船家,先讓呼延宣把水吐出來。”

咳咳咳。

司馬亮又吐了幾口水。

小三子很擔心,對方的情況。

但礙於司馬亮的命令,他隻得過去幫助船家。

咳咳咳。

船家敲打按壓之下,呼延宣咳出不少湖水。

氣息也恢複了正常。

雖然呼延宣冇有睜開眼睛,但司馬亮知道對方應該冇什麼大礙了。

“記得給她,保溫。湖水涼,彆讓她……”

“殿下,冇事吧。”

……

司馬亮撐不住雙眼,昏睡了過去。

“殿下,怎麼了。”

“殿下,落水了。”

“什麼落水了?”

“小三子,你怎麼照看殿下的?”

“快叫大夫。”

……

司馬亮陷入了走馬燈,而看到的場景,就是他昏迷之後的場景。

整個唐府因為他的昏迷,熱鬨非凡。

好幾位大夫,輪流診脈。

藥方一開出去,就有人抓藥煎藥。

除此之外,沐雨,寶兒和小瑤,輪流守在西廂房,伺候著司馬亮。

與此同時,小順子瘋狂毆打小三子,並且辱罵著對方。

而昏迷醒來的呼延宣,則是瑟縮在床腳,瘋狂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