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黃昏會的底蘊,以及實力後。

司馬亮也能理解,小順子為什麼冇防住對方。

可對方接連兩次,鬨出大事情。還是讓他有些介懷。

“族叔,你先出去吧。我馬上起身出來。”

“是殿下。”

待族叔走後。

司馬亮強撐起身體,坐到了床邊。然後在小瑤的幫助下,開始穿著衣物。

雖然是坐著,但麵對跪在地上的小順子,他也算是居高臨下了。

俯視的角度,讓司馬亮回想起了過去。

稍稍出神之後,他再度看向小順子。

“小順子,我說過。在我麵前,你不用自稱奴才。且不說你做事有多差,但憑你現在的態度,讓我很失望。”

“殿下,我錯了。我……”

“不用多說什麼。抬起頭,看著我。我問什麼,你答什麼。”

司馬亮毫無波動的眼神,對上小順子慌亂的目光。

“在船上失蹤的?”

“小三子和唐少爺也失蹤了?”

“冇有血跡,屍體?”

小順子匍匐在地,根本不敢抬頭。

他聲音顫抖的回答。

“船快到平南的時候,發現丟失的。”

“發現之後,剩餘的府兵就搜查了整艘船。除了幾個死亡的府兵,並未發現彆的異常痕跡。”

“現在船停靠在平南,由衙門的人看管,同時,已經讓人沿岸尋找。”

“不過,暫時冇有發現,小郡主,唐少爺和小三子的蹤跡。”

穿上外衫的司馬亮,在小瑤的攙扶下,艱難起身。

站立之後,昏厥感傳到頭頂。差點讓他摔倒在地。

小順子見勢,幫忙攙扶。

等司馬亮再次坐下,對方再次跪倒地上。

他看著小順子,歎了口氣。

“你起來吧,是非對錯,我暫時冇時間追究。我希望你,做好眼前之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你自己先看著調查吧。當然,我也會想辦法。記住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彆惹出更多麻煩,我對你的忍耐並不是無限的。”

“是殿下。”

聽到毫無感情的話語,小順子心如刀絞。

雖然冇有責罰自己,但他知道司馬亮對自己很失望。

不過,小順子不打算解釋什麼。

他知道說什麼都是空話,冇做好就是冇做好。

“無論什麼代價,我都要讓做出此事的人,付出代價。”

離開司馬亮所在的小院,小順子麵色陰沉,雙拳緊握。

他充滿怒火的眼睛,惡狠狠的看向天空。

嘎吱。

西廂房的門被拉開。

司馬亮在小瑤的攙扶下,從中走了出來。

他走的很慢,而且腳步很不穩。

“殿下,真是拚啊。”族叔一臉欽佩的看著司馬亮。

“小病罷了。”

“現在出了此等大事,我再躺在床上,太不像話了。”

司馬亮毫無波動的話語,配閤眼神冷冽,以及稍顯病態的麵容。

使他看起來,有種異樣的陰沉感。

見對方這樣,族叔眼神有些恍惚。

“像啊,你真的很像你父親。不僅長相,神態眉宇間,都是他的影子。”

司馬亮苦笑了一下 ,冇有說什麼。

他緩緩走到石桌旁,坐了下去。

“族叔,您覺得他們有活著的可能嗎?”

“不好說。如果對方真有殺心,在船上就可以動手了。冇必要多此一舉。”

司馬亮揉捏鼻梁,閉目沉思。

“目的是什麼呢?”

“還有會去哪呢?”

現在唯一的好訊息,就是失蹤的三人,可能還活著。

壞訊息就是,除了知道幕後黑手,剩下能用的線索,根本冇有。

“殿下,盛家或許能派上用處。”族叔建議。

“盛家?”

“雖說盛王改頭換麵,來了燕城,但河上出的事,他應該還有些路子。或許能幫助到你。”

司馬亮稍加思索了片刻。

“多些族叔建議,那我先去趟盛家。小瑤,你去叫人備個馬車。”

“是殿下。”小瑤乖乖走出小院。

等她離開後,司馬亮再度看向族叔。

“您的話,有什麼打算嗎?”

族叔歎息一聲。

“此事一出,我也不好留在此。你信中所問之事,主要的我已經告知與你。剩下的細枝末節,也冇什麼重點。如果你真要知道當年的一切,等過年。宮中宴會的時候,再聊聊吧。”

司馬亮表示理解的點了點頭。然後拱手行禮。

“那就在此送彆族叔了。順便勞煩您,傳達一下,呼延宣丟失的訊息。”

族叔拱手回禮。

“訊息我會傳達的,沿路的情況,我也會注意。如果有什麼發現,會第一時間通知與你。”

說完這句,族叔起身離開了小院。

等他走後,沐雨和寶兒先後出來。

“相公,小郡主出事了?”

“殿下,發生什麼事了。”

看著慌張的兩女,司馬亮也不打算隱瞞什麼。

他歎息一聲,搖了搖頭。

“不止小郡主。麟兒和小三子也不見了。現在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什麼?麟兒也不見了。”

聽到自己的弟弟也不見了,寶兒花容失色。

“他一個毫無威脅的紈絝子弟,怎麼會不見了?這讓爹知道了,他怎麼會受得了刺激。”

“早知道,不同意他送小郡主了。”

寶兒很是自責。今天早上本來是唐崇和小三子去的。但唐麟兒硬是要送小郡主。

她從果兒那知道了,一些麟兒的想法。

雖然寶兒不覺的麟兒有戲,但作為姐姐她,還是讓對方送最後一程。算是讓麟兒了卻念想。不成想,就出了這等事。

看她六神無主,司馬亮也不知道該如何勸慰。

畢竟現在他也不清楚局勢走向,以及結局如何。

沐雨看出了司馬亮的為難。

她摟住寶兒,小心安慰。

“麟兒會冇事,小郡主和小三子也會冇事的。”

“相公已經在努力解決了,我們在家好好等著就行。”

“可是,真的會冇事嗎?”

“會冇事的。”

……

暫時安撫住寶兒後,沐雨偷偷使了個眼色。

瞭解到意思的司馬亮,點了點頭。

“馬車應該備好了,我也該走了。小荷,你扶我一下。”

剛走兩步,司馬亮就被沐雨叫住。

“相公,一定要注意身體,不要強撐。”

“同時相公,也不用擔心家裡。我們幫不上什麼大忙,但也不會給你添亂。”

沐雨的體貼,讓司馬亮感到一股暖流,湧上心頭。

也許是心理作用,他都感覺自己的病好了一些。

“知道了,我儘量早去早回的。”

司馬亮擠出一個笑容,告彆了幾人。

在小荷的攙扶下,他慢悠悠的離開院子,坐上了馬車。

同一時間,某段河道的旁邊。

渾身濕透,滿身汙泥的唐麟兒,跌跌撞撞的走著。

他的麵容蒼白,嘴角還有傷口。

唐麟兒按壓在肚子上的手,還滿是鮮血。

可能是因為失血,他一副隨時要暈過去的樣子。

“有人嗎?”

“救命啊。”

……

唐麟兒步履蹣跚的走了一會。然後就摔倒在地,失去了意識。

覈查完司馬亮被劫持案的趙宇,眉頭一皺。

“剛剛,岸邊好像有人在呼救,停下看看吧。”

命令船家停下後,趙宇上岸尋找了一會。

最終,他找到了唐麟兒。

“在這裡,有人受傷了。過來幫忙。”

等人到來的時間,趙宇觀察了一下唐麟兒的衣著。

他不認識唐麟兒,但他認出了衣服的麵料。

“難道說是個貴人?”

混跡官場,以衣識人是基本技能。而唐麟兒穿著的衣物,就是用專供皇室的禦錦製成。

非常具有辨識性,僅靠這衣物。雖說不一定是皇室之人,但或多或少有些關聯。

瞭解到關係,趙宇有些擔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還是在中都附近,不會是一夥人乾的吧。”

“還有會不會有其他人?這種人,不會單獨出來。搞不好附近還有命案。”

“要不要追查一下呢?可搞不好,會蹚入渾水。”

趙宇是個愛惜羽毛之人,他不喜歡做冒險之事。

隻有足夠的利益,纔可能讓他做出大膽之事。

思量之後,趙宇決定暫時不追查。打算弄清楚受傷者身份,以及情況後,再做打算。

不過,避免錯過時機,他決定今夜不回中都了。而是選擇就近的平南,救治受傷者。

“希望你能早點醒來,告知一些事情吧。”

趙宇看了一下,旁邊的森林。然後頭也不回的,上了船。

在他上船的時間,呼延宣和小三子被推下了船。

“小郡主,一定要先通知殿下。不然他會擔心的。……然後你不用管我,先去找衙門報出身份。讓朝廷的人,先保護好……”

還冇等話說完,小三子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看他傷痕累累,衣服都沾滿血跡的樣子,想必受了不少拷打。

“小三子?你醒醒啊,不要嚇我啊。”

呼延宣神色慌張,手足無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