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溫柔之後,司馬亮麵帶微笑。

還未睜開眼,他就講伸向枕邊,估計是想回味一番。但他終究是撲了個空。

“很晚了嗎?”他的聲音中,帶著起床氣。

“還早,公子可以在休息一會。”

沐姑娘柔柔的聲音,讓司馬亮很是喜歡。

“過來,給我穿衣。”他毫不客氣的使喚對方。

佳人坐在梳妝檯旁,打理著自己的長髮。

被他這麼一催促,對方隻好簡單固定一下頭髮。

隨即,轉過身。

“公子,就會欺負奴家。”語氣中聽不出幾分生氣。

美人撒嬌最為致命,配合素妝的麵容,讓司馬亮很是受用。

沐姑娘搖曳著動人的身子,慢慢的走到床邊。

“叫相公。”司馬亮一把摟住對方細腰,將其抱在懷中。

聞了聞對方身上的味道,他的神情略帶陶醉。

“相公,休要欺負奴家。”

“我哪有那麼壞,讓我抱一會。”

兩人在床邊,就這樣膩歪了許久。

“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想要什麼我能滿足的,都可以給。”

短短半天的相處,司馬亮已經被對方俘獲了身心。

沐姑娘不像尋常女子一般高興,而是抓住他的手掌,十指相扣說道:“等他日奴家年老色衰之時,您不趕我走我就滿足了。”

“你啊,真是一隻小狐狸。”司馬亮寵溺的颳了刮,對方的鼻子。

“相公,今天接下來打算如何,就打算整天抱著奴家嗎?”沐姑娘語氣帶著幾分羞惱之意。

“不好嗎?反正我也冇有要做之事。”司馬亮被對方吃的死死的。

“相公家中的夫人,不會找你嗎?”

“我還未成婚,哪來夫人。即便婚後,她們也冇權利乾涉我。”

“相公好生威武啊。”

……

兩人的話越說越肉麻。

“奴家有資格知道,相公的身份嗎?當然,您不願意,我也不會多問。”

“你鋪墊這麼多,就是想問這句是吧。”司馬亮其實早就察覺了對方的用意。

“那您願不願意說嘛。”

“我乃新晉燕王,你可信?”司馬亮開玩笑的語氣說出了事實。

即便有心理準備,但他的身份,還是超出了沐姑孃的認知。不過,她很快恢複了常態,撒嬌道:“信啊,奴家自是相信。”

和會說話的聰明人交流,總是讓人很暢快。尤其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女人。司馬亮輕輕把玩,對方的一頭秀髮。

“你是聰明人,我知道你的擔心。我也不說什麼空話。一個正式身份,我可以給你的。前提,你要伺候好我。否則,想要這個身份的人,可有不少呢。”

“相公,想讓奴家怎麼伺候呢。”沐姑娘眼含秋水。

得到司馬亮的承諾,她的眉宇間,都是掩飾不住的喜悅。

本來,像她這種風塵女子,大多都是被當成外宅或者玩物。很少會被帶進主家。即便能進去,也很少有正式身份。

她提前醒來,也是為了偷偷檢視,司馬亮的隨身之物,確定其的身份。雖然冇有明確的身份標誌,但她從衣物材質的做工方麵推測出,對方一定是權貴人物。

所以她才如此小心試探,希望得知對方怎麼看待自己,以及,如何安置自己。

得知對方冇有妻子,以及王爺的身份,讓她又驚又喜。加上這般承諾,她覺得自己很幸運。

“以後再說吧,先從稱謂改起吧。我以後,不希望從你嘴裡,聽到奴家兩字。”司馬亮放開了對方,準備起身。

他也不是初經人事的少年,冇有那麼猴急。歲月還長,以後有足夠時間,感受對方的伺候。

“好的相公,妾身全名叫做沐雨。您可以叫我小雨,或者雨兒。”

沐雨看他起身,貼心的拿來衣物,為對方更衣。

“雨兒?還挺可愛的。今天你陪我走走燕城吧。”

司馬亮感受著對方的伺候,打算起今天的日程。

兩人又說了一番膩歪的話語,隨後推開房門。

“公子。”

一出門,小順子在門口迎了上來,看來是一直等在這裡。

“你是在這過夜了吧。”

從對方那麼及時等待,以及不自然額的樣子,司馬亮猜測出了真相。

“公子,真是聰慧,一下就猜到了。”

小順子的嘴,一如既往的甜。

“在這過夜,難為你了。不過,今天我們有一個嚮導了,不用漫無目的的亂跑了。”

司馬亮親昵的摟住沐雨。

“沐姑娘是吧,我叫小順子。您這麼叫就行,以後有要什麼,可以直接吩咐我。”小順子知道對方身份的轉變,當場表明瞭態度。

“小順子,以後拜托你了。”沐雨也知道眼前人,是伺候司馬亮的宦官,語氣特意溫和了一些。

聰明人,總比那些冇教養的好。初印象還行,希望日後也能這樣吧。小順子默默的想。

三人交流過後,就叫來了老鴇,商量了一下沐雨搬走的事宜。

處理完這些,時間也快到正午了。

“我不想吃這樓中的食物,你可知附近有什麼燕城特色美食。”

司馬亮躺在貴妃椅上,擺出一個妖嬈的姿勢。

“我也並非燕城本地人,不知何物算的上特色美食。”收拾東西的沐浴,停下手中的動作,思索了一番。

“這樣啊,也不需要多特色。隻要好吃就行。”司馬亮拿過對方的一把團扇,把玩起來。

“我有一處常吃的店鋪,就是不知相公會不會喜歡。”

“冇事,能吃就行,我冇那麼金貴。”司馬亮不是很在意。

隨後,他又百無聊賴的躺了一會。

比起他,房中的另外幾人就忙碌許多了。

沐雨是個姑娘人家,加上頭牌。衣物之類的東西,格外的多。縱使老鴇額外叫了幾個丫頭幫忙,還是要收拾好久。

“小荷,這是什麼衣服,看著不像黎國樣式。”司馬對著沐雨的貼身丫鬟問。

“這是燕地舊服,不過是很早前的樣式。黎國境內很少見,海外泗水國還很盛行。”小荷答。

“泗水國?感覺有點像前世的一個島國。”司馬亮喃喃自語。

又是乏味的等待時間,司馬亮差點睡著過去。

“相公,妾身收拾完了。”

柔柔的聲音,配合吐氣如蘭。迷糊中的司馬亮,情不自禁的摟住了對方。

“雨兒,真是調皮啊。”

“很多人看著呢。”

“他們敢說什麼嗎?”

……

一番折騰,司馬亮看著眼前的七大箱東西,嘴角抽了抽。心想:女人真要那麼多衣服嗎?我算上一些特製服飾,也就兩箱。這也太誇張了。

“你這可以開個店鋪了。”

“妾身正有此意。”

“不是吧,真的?”

“騙你的,假的。”

……

站在風月樓前,司馬亮感受著周圍人偷來的目光。倒不是他長得太帥,或者彆的。

主要是身旁的沐雨,太過動人。能來這邊的人,大多是好色之徒。看不到臉的曼妙身姿,更是激起這些人的窺探之意。

“這些傢夥,真是無禮。”小順子怒視亂看的人。

“這地方,在所難免。下午搬走了,就好了。”

經過合計,司馬亮打算先租個外宅,安置沐雨。等他的車駕到了,再一併帶入唐府。

幾人慢悠悠的走了一會,就到了目的地。

司馬亮看著冇有招牌的小攤,不停的打量。

“麪食嗎?近倒是挺近的。”

“妾身是北方來的,更喜好麪食。這攤的素麵很是可口。故此,常來這邊。”

“素麵?”

“妾身也喜歡肉食,但這身姿就不好維持了。”

沐雨略帶羞惱的回擊,對方的目光。

“差不多就行了,你現在這樣有點硌得慌。”司馬亮笑道。

“哼。”

正巧是飯點,來小鋪的人越來越多。本就擁擠的鋪子,連走路都很困難。

“真熱鬨啊,這樣吃飯還挺有意思的。”

司馬亮一行,坐到一張簡易的四方桌邊。

本來他們是冇有座位的,但小順子金錢開道。硬生生讓前一桌的客戶,提前吃完了。

“相公,不會覺得喧鬨,混亂嗎?”

沐雨有些好奇。在她看來像對方這種身份,應該不習慣這種情況。

“熱鬨點挺好的,一個人吃飯的日子我可過夠嘍。”他的語氣中,多是玩笑之意。

“兩碗多加肉的葷麵,兩碗少些麵的素麵。”小順子征求完意見點了麵。

可能是看幾人衣著華貴,鋪子老闆上麵的速度快了一些。

吃過山珍海味的司馬亮來說,這麵屬實平常了些。不過,也算有些風味。

快速進食之後,他抬起頭,看向冇吃多少的沐雨。

“你這少就不說了,還吃得那麼慢。”

“公子,可要再吃點?”小順子拿出手帕,為他擦起嘴。

沐雨冇有說話,給他翻了翻好看的白眼。

“不吃了,待會遊玩的時候,可以留點肚子吃點小食。”

等待其他人就餐時,司馬亮檢視起周圍的情況。

轉了幾圈後,他注意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轉過身一看,發現在對麵的小荷不見了。

乾什麼呢?司馬亮有些好奇。

他冇有聲張,轉過身繼續看對方的行為。

“你倆還挺心善的。”

細嚼慢嚥的沐雨,停下了碗筷,有些無奈。

“哪有什麼心善好說。同時過來人,有點能力了,自然照拂一下。”

司馬亮思索了一番對方的話語。

“小順子,問問老闆還能做多少。全包了,給這些難民分分吧。如果不夠分,也多給他們分點肉湯吧。”

“相公,這纔是心善。”沐雨笑的很開心。

“這算什麼啊。以後這就是我的地方,應做之事罷了。”司馬亮麵無表情,好似做了尋常之事。

“要是相公早些來,或許就不會死那麼多人了。”沐雨有些悲傷。

“好好吃麪,這些事我以後會慢慢處理的。”司馬亮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背部。

感受到他的溫柔,沐雨麵色好轉,繼續吃手頭的麵。

“謝謝,這位公子了。原來是您,太感謝了。”

昨晚幫助過的老翁,再次出現在了司馬亮麵前。

“你也在這啊,你小孫女呢?”他頗感意外。

老翁指了指難民群中,吃麪的小孫女,有些開心。

“在那吃著呢。”

司馬亮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發現難民群的老幼,其實占的不是很多。

“我看你們之中,壯年也有不少。為何不找工,養活自己。按理來說,燕城附近,可以做工的地方挺多的。”他好奇。

老翁宛如樹皮一般的老手,不知怎麼安放。

“原本我們也是這麼想纔來燕城的。不成想,這裡的人排外。願意招我們這些北人的,少之又少。有些價格給的實在太低了,還不如乞討度日。”

說完這些,老翁冇有了先前的高興,滿臉愁容。

“還有這等事?”

“中原那邊,去的難民實在是太多了。我們也是為了少給朝堂添麻煩,才選擇來這邊自食其力。來了之後,才知道。”

“行吧,我知道了。你們告訴一下小順子,你們聚集的地方。後續,我會給你們一些幫助。”

“謝謝,公子了。”

送走老翁,司馬亮麵色凝重。這種事情出現在自己的地界,他這麼說都要管一下。

這不單單為了難民,更是為自己,也要敲打一下燕城的勢力了。

難民也冇觸及到什麼利益,隻是為了正常餬口,這些人都如此排外。更彆說自己要狠狠咬這些人一口。

司馬亮不覺得這些冇底線的傢夥。會因為自己王爺的身份收斂許多。

“得好好謀劃一番了。”手指毫無章法的敲打桌子,就像他紊亂的內心。

“相公,以後再想吧。今天不是要我陪你走走嗎?”沐雨抓住對方不安的手。

對方的聰慧,讓司馬亮很安慰。他也知道一時半會,解決不了。決定等自己的車駕到了,有人有錢後,再做進一步打算。

由於這邊派發食物,口口相傳後,更多的難民蜂擁而至,老闆根本忙不過來。一些吃完的難民,小荷和小順子,也加入了派發。

有老有少的場景,看上去有些亂。實際上現場井然有序,冇有什麼意外或者爭搶。

“看來這些人,還是比較團結的。”司馬亮挺欣賞這點的。

這也是一種生存方式,在這種排外的地方,不團結,單靠自己很難活下來。

隻剩下一些肉湯後,小順子和小荷回來了。

“公子,剩下冇吃過的人。我額外給了一些錢,至少,今天是能吃飽了。”

“可以。明天,聯絡一下唐府。讓他們幫忙救濟一下。明天我倆有的忙了。趁著他們還冇防備起來,稍稍看一下燕城的底。”司馬亮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幾人在難民的感謝聲中,離開了小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