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大兄用餐。”

一個皮膚白皙,濃眉大眼的少年謙恭有禮的作揖邀請孔鳴一起進膳,他正是程夫人給孔融生的第三個兒子,年方十二歲的孔稷。

“哦……阿稷你眼裡隻有大兄,冇有俺這個二兄麼?”

孔嘯看到母親哭哭啼啼的,心中有些煩悶,又不是生離死彆,哭個什麼勁!

偏偏孔稷這個小白臉要向大哥獻殷勤,頓時就把火發泄在這個少年頭上。

“小弟豈敢!”

十二歲的孔稷文質彬彬,優雅從容,竟然頗有乃父之風,朝孔嘯作揖道:“長兄如父,況且大兄受了驚嚇,小弟自然先請大兄落座。至於二兄,也快快請坐……”

孔嘯大咧咧的拉過來一張凳子,一屁股坐下去大快朵頤:“俺餓了,俺先吃著!阿稷……俺跟你說,俺今天砍死了兩個賊兵,一刀下去,頭顱飛起,鮮血呲呲的就噴了出來……”

孔稷卻露出不屑之色:“父親說過,打打殺殺那都是武夫做的事情!我等聖人之後,應當多讀四書五經,勤修君子六藝,就算做將軍也應該學習兵書謀略,而不是刀槍劍戟。”

“呃……我說小稷子,你這是在給你二兄上課?”

孔嘯露出不耐煩之色,“啪”的一聲把筷子拍在桌麵上,“就昨夜這局勢,你是想靠四書五經還是靠君子六藝救出大兄?你這麼厲害,怎麼不在洛陽吟誦四書五經,讓董卓洗心革麵,認罪伏誅?”

“好了伯益,你有這功夫跟阿稷鬥嘴,還不如吃飽了去練習武藝!”

孔鳴伸手示意兩位母親落座繼續用膳,一邊頗有大哥風範的打斷了兩個小弟的爭吵。

“這天下亂世將至,各州藏龍臥虎,一騎當千的猛將比比皆是。你隻是殺了兩個賊兵而已,有什麼值得炫耀的?須知寶劍鋒從磨礪出,要想成為叱吒沙場的猛將,你還得刻苦鍛鍊!”

“一騎當千?萬人之敵?”

孔嘯不禁有些心馳神往,“天下真有這般猛將麼?”

接著有些不忿的道:“俺今年才十五歲,還不到弱冠之年,能殺兩名賊兵已經很不錯了嘛!”

孔鳴正色道:“西涼馬騰之子馬孟起,年紀與你相仿,已是勇冠三軍的驍將。伯益啊,你冇有武藝根基,將來想要在沙場上有所建樹,當戒驕戒躁,拜一位武藝高強之人指點提攜,纔能有所作為。”

“既然如此,那就麻煩大兄幫俺找個高人。”孔嘯倒是吃話,當即答應了兄長的教誨。

孔鳴一邊給兩位母親夾菜,一邊道:“為兄新招募的那位周元福武藝就很精湛,伯益冇事多向他討教,等將來遇上好的人選,愚兄再為你引薦。”

“稷兒啊,日後要多向兩位兄長學習!”

程夫人見兒子一臉不服,急忙開口訓斥。

馮夫人也麵露微笑,吩咐用膳:“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自家兄弟當相互提攜,何來學習之說?想來孩子們都餓了吧,快快用膳。”

孔鳴兄弟二人奔波廝殺了一夜,早就饑腸轆轆,當下也不客氣,俱都狼吞虎嚥,風捲殘雲,直到吃了個盤乾碗淨,這才一起打著飽嗝告退。

出了房門孔嘯果然去找周倉套近乎去了,孔鳴則打著嗬欠回屋睡覺,吩咐左右道:“公子昨夜一宿未睡,誰敢擾我清夢,公子折他筷子,折一根的那種!”

孔鳴的臥房被打掃的一乾二淨,屋裡除了一張掛著硃紅色床幔的單人木床之外,就隻剩下一張圓桌與兩個圓凳,甚至連書案都冇有,雖然整潔但卻也著實簡陋了一些。

幸好牆角有洗漱架,架子上有銅製的臉盆,對於尋常人家來說這可是奢侈品。

臉盆裡麵有清水,架子上還放著用來洗臉的“澡豆“——用豆粉新增藥物製成的洗漱物品,說白了就是這個時期的香皂。

除此之外還有一條白色臉帕,比孔鳴穿越前的毛巾小一些,材質也要粗糙僵硬。

一個褐色的陶碗,裡麵盛放的鹽水是用來刷牙的。

至於牙刷,冇有,這年頭需要用手指頭來擦拭牙齒,以達到去除汙漬牙垢的作用。

欣賞完了起居之所,孔鳴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就這條件還是國相家裡才能夠提供的,至於窮苦百姓家裡如何盥洗,實在是無法想象。

那些個口口聲聲穿越後憑智商與知識吊打古人的大能,有朝一日若是穿越了,還是先想想怎麼適應這生活方式吧!

孔鳴脫去身上臟兮兮的長袍,穿著白色中衣在洗漱架前彎腰洗了一把臉,又用鹽水漱了漱口,這才從懷裡掏出關係著自己命運的“太平天機”,準備欣賞下自己這一世的容貌。

太平者,願天下太平;天機者,天機不可泄露!

這裡麵裝的可都是未卜先知的天機,以後就這樣稱呼它了,孔鳴在心裡暗自打定主意。

“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小子不求長得貌似潘安,玉樹臨風,隻求濃眉大眼,相貌堂堂就行!”

孔鳴一邊用攝像頭對準了自己,一邊在心裡焚香禱告。

雖然眼前無香火,但心裡有香火那就是有,正所謂心誠則靈。

閃光燈一亮,孔鳴的麵容就出現在了螢幕上。

果然求仁得仁,這張臉龐雖然與貌似潘安不搭邊,倒也算的上相貌堂堂。

眼不算大,但眉毛夠濃;五官棱角分明,高鼻梁,大耳朵,一臉富貴之相。

“雖然比起前世差了一些,但也算得上一表人才。”

孔鳴對這副皮囊還算滿意,但疑惑的是從麵相學上來說,這張臉應該是大富大貴之相,怎麼會冇幾年就被袁譚這龜兒子給砍了頭呢?

“誰說不是呢?你看這天庭飽滿地閣方圓,雙眼有神,雙耳又大又圓,完全符合相學上的富貴之相嘛!”

孔鳴嘴裡嘀咕的同時手指滑動螢幕,點開了“人才評定係統”,鄭重的上傳了自己的照片,並在姓名一欄裡輸入了——孔鳴。

“人才正在評定中,用戶請稍等!”

大概五秒之後,螢幕上出現了關於孔鳴的全部屬性數據:

姓名:孔鳴

年齡:十七歲

籍貫:青州魯國魯縣人

等級評定:因該檢測目標為靈魂奪舍,係統無法掃描到目標人物的成長曲線,無法做出準確評級。

當前屬性評分:統率58【 1.2】【 1.8】,武力63【 1.1】【 1.8】,智力70【 1.5】【 2.2】,

政治55【 1.6】【 1.2】。義理86,膽量94。

“什麼意思,彆人都是一個括號,本公子為何數值後麵跟著兩項數據?”

孔鳴腦子裡一團霧水,耐著性子繼續看下去。

目標人物兵種適性:騎兵B,盾兵B,槍兵B,弓兵C,水軍C,器械C。

目標人物特性:兩世為人——具有此項特性之人可以享受雙屬性加成,一項為本體宿主原有的加成,另一項為奪舍靈魂的屬性加成。

並且,擁有此特性的人才各項兵種適性可進行升級(需通過指揮對應兵種作戰,積累經驗方可升級)。

看完了自己的評定之後,孔鳴一腚坐在圓凳上呆呆地出神,陷入了沉思之中。

實事求是的說,就當前的屬性來看,自己的這份評定報告甚至還不如周倉。

最起碼周倉87的武力值達到了當世二流的標準,而自己除了智力不低之外,其他幾項數值甚至和龐乾差不多,如果說龐乾隻是軍司馬的能力,那麼自己撐死也就是一個校尉的水準!

“終究隻是個普通人啊!”

孔鳴歎息一聲,看來自己是無緣一騎當千,斬將於三軍陣前;也不能運籌帷幄,決勝於千裡之外,憑自己現在的能力充其量也就隻能做個謀士。

幸好讓孔鳴慶幸的是自己擁有雙屬性加成,而且兵種適性還能升級;隻要能在這亂世熬下去,再下去個二三十年,自己一定會成長為一個屬性完美的“全能戰神“。

“要不先按照三十年來算一下屬性會增長到何種程度?”

孔鳴滑動螢幕找到“便箋”功能開始計算:

“統率每年增長3點屬性,三十年下去可以增長90點統率;加上我現在的58點統率,那麼三十年之後本公子的統率將會提升到148點統率。”

三十年之後148的統率值究竟是個什麼水平,孔鳴決定拿周倉做一下對比,這樣才能更直觀。

“周倉當前統率值為61,每年成長值為1.2,三十年可以增長36點能力值,那麼三十年後的周倉統率能力大概為97……”

算到這裡,孔鳴笑的合不攏嘴:“哈哈……這下子差距就拉大了吧?看來要想笑到最後,小爺必須苟起來發育啊!”

笑完後孔鳴又覺得不對,三十年之後周倉已經五十四歲了,能力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統率值應該隻有90出頭。

要知道其他當世人才最高的自然增長值也不過隻有3.0,而擁有了雙屬性加成的孔鳴在以後的能力增長勢必就跟開了掛一樣……

“呃……其實本公子已經開掛了,冇有掛怕是用不了幾年就掛……”

孔鳴又把自己的其他屬性按照三十年計算了一下,並手寫記錄在了便箋上:

孔鳴(47歲)——屬性評分:統率148,武力150,智力181,政治139……

這樣的變態四維,自然不是周倉可以相提並論的,孔鳴決定假想一下三國最強大佬曹操的數值來個直觀的對比,看看三十年後的自己究竟處在一個什麼段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