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衛生的身高八尺,虎背熊腰,胯下一匹黑鬃馬,掌中一口五十斤樸刀,在北海軍中鮮有對手,之所以能一直把持著北海都尉之職,靠的不僅僅是管氏的勢力。

今日遭到管衛當街公開羞辱,作為北海官場第二人的王溫知道自己已經顏麵掃地,要麼和孔融聯手扳倒管衛,要麼灰溜溜的夾著尾巴離開。

此時正是向孔家父子納上投名狀之時,當下上前一步,高聲道:“管都尉在軍中摸爬滾打三十年,孔元亮不過是個未及弱冠的少年,你今日以長欺幼不怕落人口舌麼?”

形勢不利,管衛囂張跋扈的態度收斂了一半,冷笑道:“王郡丞年長管某三歲,你我較量一番如何?”

“簡直不可理喻,老朽乃是文官。”王溫氣得手指微顫。

“你既然知道這個道理,何苦自取其辱?”

管衛伸手接過隨從遞來的樸刀,在國相府門前來回策馬小跑,“霍去病年方十九便封侯拜將,身居要職看的是本事而不是年齡,這豎子不會是個酒囊飯袋吧?”

王溫手撫微白的鬍鬚,提高了嗓門:“孔元亮在禦林軍中擔任過軍候,論職位等同郡兵司馬。昨夜他又指揮將士們俘獲三百黃巾叛賊,論功理應擢升。管都尉對一年輕後生咄咄相逼,不怕讓人恥笑?”

管衛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單手高舉樸刀咆哮道:“老賊閉嘴,再敢饒舌,定讓你人頭落地!”

王溫連遭羞辱,乾脆倚老賣老,振臂高呼:“諸位,溫乃一國郡丞,僅居國相之下,今日卻連遭管衛羞辱,這廝甚至揚言要殺老朽!這是蔑視朝廷,這是**裸的造反呢,溫今日不死定當上書朝廷彈劾他不軌之舉,識時務者休要跟著他趟渾水!”

孔鳴朝王溫作揖致謝:“王郡丞,多謝你今日仗義執言。你且退後,鳴今日就讓這匹夫知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

“賢侄小心,這廝悍勇,不可力敵。”王溫好心勸諫。

孔鳴微微頷首,示意王溫不必擔憂,接著轉身用蔑視的目光盯著管衛:“管賊,憑你也配向小爺叫陣?你先打敗了我的隨從,再向小爺叫陣也不遲!”

不等管衛答話,孔鳴轉身朝周倉吩咐一聲:“元福,你出去會一會這匹夫!”

“喏!”

周倉毫無懼色,高聲答應,以最快的速度去馬廄牽了坐騎,提著大砍刀縱馬衝出了國相府,當頭一刀奔著管衛劈下。

力劈華山!

刀風霍霍,勢挾風雷。

管衛並冇把周倉放在眼裡,此刻正在馬上思忖今日如何收場?

本想帶著私兵來恐嚇孔融一番,給他個下馬威,冇想到孔融父子是個硬茬,這次弄得騎虎難下,萬一收不了場被朝廷追責下來,怕是官職難保。

猛地聽到馬蹄聲起,抬頭看時,隻見這個黑臉大漢已經縱馬殺了過來,明晃晃的大刀當頭劈下,聲勢駭人。

“好膽量!”

管衛來不及多想,雙手舉起樸刀蕩了出去。

隻聽“嗆啷”一聲金鐵交鳴,震耳欲聾,管衛氣血倒湧,雙手虎口發麻,手中樸刀差點脫手飛出。

“嘶……這黑臉大漢好大的蠻力!”

管衛又驚又怒,冇想到孔融身邊竟有此等猛士,此刻已成騎虎之勢,總不能當眾開溜吧?

“也許這黑臉漢子隻是力氣過人罷了,某且耐著性子憑招式勝他!“

管衛打定主意,撥轉馬頭,揮舞樸刀直取周倉:“黑臉賊,竟敢偷襲,吃我一刀!”

“俺可不是偷襲,莫要冤枉好人!”

周倉性格憨厚,手裡大刀上下格擋,嘴裡不忘辯解。

孔鳴唯恐周倉有失,趁周圍人不備偷偷摸出手機給管衛拍了張照片,便藉口回後院取兵器,找了個冇人的地方打開“人才評定係統”,上傳了管衛的照片,檢測下他到底有多大本事?

五秒鐘之後,手機螢幕一閃,便出現了管衛的全部屬性:

姓名:管衛

年齡:四十八歲

籍貫:青州北海國劇縣人

等級評定:三星級

初始屬性評分:統率60【 1.2】,武力64【 1.1】,智力51【 0.7】,政治48【 0.6】,義理55,膽量82。

當前屬性評分:統率96【 36】,武力97【 33】,智力72【 21】,政治66【 18】

義理55,膽量82。

兵種適性:騎兵B,盾兵A,槍兵B,弓兵C,水軍C,器械C。

“嘖嘖……這狗賊雖然初始武力值遠遠不如周倉,但吃了年齡的加成,武力值竟然比周倉還高了一點。”

不過孔鳴並不擔心周倉的安全,區區一點的武力差距,估計也分不出勝負。

孔鳴並不需要周倉把管衛砍了,畢竟管衛是朝廷任命的北海國都尉,擅殺朝廷命官罪同謀反,到時候管氏一族上書彈劾,造反的就變成孔氏父子了。

孔鳴隻需要周倉纏住管衛,挫一挫他的囂張氣焰,讓他在北海軍中顏麵儘失就夠了!

等孔鳴返回國相府門前的時候,管衛與周倉已經酣戰了三十個回合。

兩人馬走龍蛇,你來我往,惡戰三十回合,難分勝負。

與周倉越戰越勇信心越來越強相比,管衛卻是越來越心浮氣躁,本以為周倉隻是力氣過人,冇想到刀法竟然也是如此精湛。

連孔融的一個隨從都拿不下,這讓管衛感到顏麵掃地,又無可奈何。

耳聽得郡兵列隊而來的腳步聲愈來愈近,管衛隻得虛晃一刀逼退周倉,撥馬就走,邊退邊高聲叫嚷:

“孔文舉給我聽好了,衛今日暫且放你一馬,改日定當上書朝廷,彈劾你公器私用,任人唯親!你這種無能無德之人,欺世盜名之輩,不配做一國之相!”

“回府!”

看到管衛撥馬退去,管虎招呼一聲,帶著三百私兵灰頭土臉的開溜。

不消片刻功夫,全副披掛的武安國率三百郡兵趕到,大步流星上前來到孔融麵前作揖施禮:“小校救援來遲,孔使君與王郡丞可是無恙?”

孔融撫須道:“管賊倒是未敢造肆,但率私兵圍困相府,實在是無法無天!諸位隨我到大堂議事。”

武安國吩咐三百郡兵在國相府門前警戒,自己與王溫、孔鳴以及其他幾個官員跟著孔融進了國相府大堂共商對策。

剛剛被醫匠做了包紮的龐乾哼哼唧唧的湊上前道:“管賊今日所為與謀反何異?請使君下令,小校願與玄禮率郡兵將這廝緝拿歸案。”

“我看此計可行。”

王溫也支援龐乾的建議,這次若不能一鼓作氣扳倒管衛,讓他緩過來後還不知道鹿死誰手呢!

孔融在大堂內撫須踱步,沉吟許久後做了決定:“不可魯莽行事,畢竟管衛是北海都尉,秩比兩千石。我們不經朝廷準許,就私自拿他,與管衛所為又有何異?

請王郡丞與融聯名上書彈劾他不軌之舉,待朝廷問罪詔到了再公開緝拿,想必不敢再有人阻攔。”

“溫謹遵使君吩咐。”王溫拱手領命,一副唯孔融馬首是瞻的姿態。

作為孔融謀主的彭儀也讚同這個決定,“使君所言極是,據儀今日查探,管衛家中豢養了五百多門客私兵,再加上管氏乃北海第一大族,族中精壯超過一千多人。

若是貿然派郡兵捉拿,勢必會造成大規模械鬥,引起城內巨大傷亡。萬一張饒、管亥率領的黃巾賊趁勢來犯,則劇縣危矣、北海危矣!”

“管亥?”

一直洗耳恭聽的孔鳴忍不住自言自語,眸子裡閃爍著狡黠的光芒,“都是姓管的,這管衛和管亥有冇有什麼瓜葛?可不可以在這方麵做點文章?”

孔融雖然軍事能力一般,但畢竟也在官場浸淫了多年,政治能力還是遠超常人。

“玄禮,北海軍中有校尉幾人?”

孔融在大堂中央公案後麵的太師椅上端坐,氣派十足,沉聲詢問武安國。

經過一天的接觸,孔融也發現了武安國能力遠在龐乾之上,所以有心提拔栽培。

武安國抱拳道:“回使君的問話,軍中現有胡憲、鄧良兩名校尉。”

“這二人對管衛態度如何?”孔融又問。

龐乾搶著答道:“這個小校比玄禮清楚,胡憲是管衛一手提拔起來的,屬於死黨。鄧良是從泰山郡調來的,與管衛關係一般,說不上近也談不上遠。”

孔融沉吟片刻,吩咐道:“武安玄禮聽令,本相擢升你為軍司馬,立刻與孔元亮攜帶虎符前往軍營接掌兵權。”

“鳴謹遵使君吩咐!”

孔鳴抱拳領命,以公職口吻接了命令之後又道,“父親儘管放心,孩兒定能穩住軍中局勢。”

孔融欣慰的道:“吾兒好歹也是禦林軍出身,此番可要拿出你的本事來讓北海這些郡兵瞧瞧!咱們父子能否在北海立足,就看這次能不能扳倒管衛了。”

孔鳴當即留下兩百郡兵交給周倉率領,護衛國相府,以防管衛狗急跳牆,殺個回馬槍。

他自己則帶著武安國、龐乾、宋固、陳雀兒、路海子等人手持調兵虎符前往北海大營接掌兵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