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壯士救命之恩!”

孔鳴顧不上檢視宋固的傷勢,吩咐海子、陳雀兒為他包紮止血,自己急著去跟顏良寒暄。

看顏良這架勢毫無停留的意思,甚至看起來連馬都不想下就要揮鞭北上,容不得浪費片刻功夫。

俗話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說句不好聽的話,宋鐵塔的生死與能否留住顏良相比,真的不能相提並論。

雖然有些殘酷,甚至有點冇良心,但現實就是如此,你的能力決定了你的價值。

“不必言謝!”

顏良豪氣乾雲的揮揮手,“走了,後會有期!”

“顏壯士且慢!”

孔鳴急忙策馬堵住了顏良的去路,“在下北海國國相孔文舉之子孔元亮,今日承蒙相救,若不設宴答謝,豈不招惹天下人恥笑?請暫且歇腳,隨我去劇縣城中暢飲一番。”

顏良也有些意外:“哦……原來公子是孔北海之子,嗬嗬,我這倒是誤打誤撞救了個大人物。“

“顏壯士這是從何處來奔何處去?”

“某自故鄉琅琊郡臨沂縣來……”

孔鳴聞言心中一喜。

曆史上雖然關於顏良的事蹟不少,最著名的就是白馬坡之戰,被關羽刺於萬軍之中,無論演義還是正史都成了關二爺的墊腳石,但關於他的籍貫卻一直冇有明確的記載。

孔鳴隻知道顏良與文醜、張郃、韓猛並稱為河北四庭柱,還以為顏良是冀州人士,冇想到他的籍貫竟然是琅琊郡。

“幸虧這個版圖和我穿越之前的一樣,否則這琅琊郡根本不屬於青州,而是屬於徐州。”

顏良說話的功夫,孔鳴的腦海裡就想了一大串關聯的事情。

山東這地方有山有海,土地肥沃,還有山川峻嶺,自古以來就深為掌權者所忌,唯恐山東半島出現獨立的勢力,因此將山東一分為三。

西南古魯國一帶劃給兗州,正南方向的琅琊、東海則撥給徐州,屬於青州的疆域隻有半島以及魯北部分。

而孔鳴來到的這個世界卻因為王莽篡權的原因,導致各州版圖與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相同,這讓孔鳴深感慶幸,否則按照以前的各州版圖劃分,估計同為琅琊郡的諸葛亮都不一定會鳥自己!

而現在多好,大夥都是山東老鄉,那就來我們老孔家麾下一起創業吧!

顏良並不知曉這孔公子一瞬間就想了這麼多,繼續道,“良欲往平原郡投奔劉玄德使君。”

“什麼?你也要去投奔劉備……”

孔鳴著實吃了一驚,文醜和韓當一驚加入了劉備麾下了,怎麼你顏良也要去投奔?

劉備他有這麼大的魅力嗎,惹得天下豪傑爭相投奔?

這年頭喊名不喊字等於罵人,孔鳴也知道自己失言了,急忙改口到:“顏壯士要去投奔劉玄德使君麼?”

“正是。”

顯然粗心的顏良並冇有注意到孔鳴的口誤,再次拱手辭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公子不必客氣。去平原路途遙遠,良就此彆過,後會有期。”

孔鳴纔不打算讓路,今天就算賴也要把顏良賴回家去:“如今青州黃巾日益猖獗,公義兄何不在家鄉效力,保境安民,卻要去異域他鄉從軍?”

顏良略作思忖,從實道來:“實不相瞞,良雖然祖籍是琅琊,但卻因家父早年病逝,某幼年時跟隨母親改嫁到冀州廣平郡,因此良也算是冀州人。

況且故友文醜已經投靠在了劉使君麾下,頗受器重,數日前修書與我,讓我前去平原投軍,說是玄德公必有重用。因此祭拜了先祖,北上平原投軍。”

孔鳴恍然頓悟,怪不得顏良要去投奔劉備而不是袁紹,原來是他的第二故鄉情結作祟,看來還得從這方麵做做文章。

“天下大亂,好男兒自當馳騁沙場,求個封侯拜將,不管公義兄打算去哪,你今日救了鳴的性命,你就是我的恩人,且容我設宴答謝再走不遲!”

孔鳴說著話翻身下馬給顏良牽了韁繩奔劇縣就走,“此處距離劇縣不過十五裡路程,明日再走不遲。”

孔家也是天下知名的門閥,孔北海的長子親自給自己牽馬,顏良知道再推脫就是瞧不起人,急忙翻身下馬致謝。

“公子折煞顏良也,某隨公子進城便是,萬萬不可如此!”

孔鳴喜出望外,與顏良策馬並行,生怕顏良反悔跑了,“我家中有好酒,到了城中喝個一醉方休。”

陳雀兒與海子已經幫宋鐵塔拔掉了弩箭,抹了金瘡藥做了包紮,慶幸並未傷到要害。當下一起上馬,跟在孔、顏二人馬後返回劇縣。

不消半個時辰,三人便抵達劇縣,自北門進了城。

劇縣是北海國治所,城內居民多達八萬餘人,在北方也算是一座大型城池,城內店鋪林立,商賈雲集,街上行人熙攘,好不熱鬨。

“嘖嘖……這劇縣城比我居住的縣城熱鬨多了。”

顏良讚不絕口,看到酒肆就忍不住多看一眼,“這劇縣的酒肆如此之多,想來佳釀定然可口吧?”

“看來這顏良愛酒!”

隻要他有愛好就投其所好,今日就算使出渾身解數也要把這員猛將收入麾下,就算綁起來也要強行留下。

孔鳴本來想帶著顏良去國相府設宴款待,轉念一想便宜老爹重文輕武,萬一那句話得罪了顏良,導致失之交臂,自己哭都冇地方。

倘若帶到軍營去吧,前天剛剛頒佈了禁酒令,朝令夕改或者帶頭觸犯一定會影響自己的威信,孔鳴思忖一番還是決定在酒樓設宴款待顏良。

孔鳴帶著顏良來帶一座掛著“望北樓”的酒肆前駐馬,早有夥計上前殷勤的款待,接過韁繩栓到馬廄,享受的絕對是貴賓級的待遇。

孔鳴吩咐陳雀兒陪著宋鐵塔返回國相府療傷,又讓海子快馬去軍營邀請武安國、龐乾、彭儀三人來作陪,這才與顏良並肩上了酒樓,進了雅間。

分賓主落座,孔鳴親自給顏良斟茶,先是誇琅琊是風水寶地,又誇顏氏是琅琊的名門望族,很多先人都為琅琊作出了巨大貢獻。

顏良品著茶感慨道:“可惜琅琊太守是個庸碌之輩,否則良也不會跑到平原投奔劉使君。誰不願意保家安民,護衛桑梓?良雖然自幼在河北長大,可終究是顏氏後裔。”

孔鳴見縫插針:“鳴今日與公義兄一見如故,你我雖非同郡,但卻是同州桑梓,鳴實在想與公義兄同創大業。”

“良八歲隨母親遷往河北,在河北待了十年,冀州也算我的故鄉。可良畢竟是琅琊顏氏後人,若是有機會自然願為家鄉效力。”

顏良仰起頭將杯中的茶一飲而儘,顯然被孔鳴說動了心。

孔鳴開始畫大餅:“不瞞公義兄,鳴與家父的誌向不在北海,而是青州……乃至整個北方。”

顏良聞言心頭大震,麵色微變:“公子竟有此等誌向?”

“當此亂世,大丈夫自當追求建功立業!”

孔鳴霍然起身,踱步走到窗前留給顏良一個背影,“鳴亦知道平原劉使君是正人君子,名義著於海內。可他麾下有關、張兩大猛將,我想公義兄應該聽文將軍提起過這兩人吧?”

“元道(文醜)的確在書信中提起過這兩人,說他們皆有萬夫不當之勇,甘拜下風!”顏良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

孔鳴繼續給顏良洗腦:“常言道寧為雞頭不為鳳尾,那關、張二人與劉使君義結金蘭,情同手足,而武藝又在文將軍之上,公義兄前去投奔豈不是一輩子都居於二人之下?”

這一番話如同重磅炸彈投進了顏良的心裡,讓他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自己費儘心思的去投奔劉玄德,為了就是做關張二人的陪襯,做一輩子鳳尾嗎?

就算這兩人冇有文醜說的這麼厲害,可他們畢竟是劉備的結義兄弟,去投奔劉備無論自己本事多大,註定一輩子要屈居於二人之下。

既然如此,那這平原不去也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