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洛陽大火?”

冇想到這次係統竟然釋出了九星級任務,頓時就讓孔鳴睡意全無。

睡什麼睡,抽個項羽、韓信、白起級彆的千古名將為自己效力他不香嗎?這些可都是華夏曆史上少有的六星級人才,要知道當世人才最高等級也才隻有五星 !

按照正常曆史發展,在明年二月左右,曹操將會矯詔天下,號召各路諸侯共同討董。

詔書所到之處,諸侯紛紛響應,共有十八路諸侯參與討伐董卓的正義之舉,出動了數十萬兵馬殺奔虎牢關,劍指洛陽。

董卓唯恐有失,最終采納了李儒的建議,將天子劉協擄往長安。並把洛陽城內的百姓全部遷走,一把大火將這座大漢四百年的國都付之一炬。

“就連十八路諸侯都冇能阻止董卓的暴行,就憑我們孔家區區七八千人馬,就憑顏良、陳宮、武安國等人怎麼能改變董卓的決定?”

孔鳴披上大氅在屋內來回踱步,此刻已是九月底,夜晚愈來愈涼。

但韓信、白起、項羽、霍去病、薑尚、李靖……這些如雷貫耳的曆史大牛就像一個穿著薄紗的絕世美女一樣讓孔鳴心癢難耐,似乎唾手可得,似乎又隔著千山萬水。

萬一,萬一因為蝴蝶效應董卓改變了決定,不再放火燒洛陽了呢?畢竟曆史的軌道已經出現了偏移,蝴蝶也扇起了翅膀。

“擲銅幣決定吧!”

孔鳴找出來一枚五銖錢拋在空中,“如果是字的話這任務就接了,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最多不就是被削減七八點屬性麼,老子再加回來就是。

隻要能抽到一個六星級人才,我孔氏勢必如虎添翼,何懼曹阿瞞,這一次我孔元亮賭了!”

銅幣落下,赫然寫著“五銖“二字。

孔鳴不再猶豫,重新拾起手機,接受了“阻止洛陽大火”的九星級任務。

其他四項任務之中,孔鳴唯一拒絕了單挑擊敗呂布的任務二,就目前來看這個可能性比阻止洛陽大火還要困難。

阻止火燒洛陽的發生或許可能會因為董卓一念之差而改變,要擊敗呂布隻能靠實力說話,冇有任何偶然性。

孔鳴睡醒後匆匆用過午膳,是杏兒親自下廚做的,可口軟糯,非常符合孔鳴的胃口。

“杏兒啊,我下午去大營處理軍務,可能三四天才能回來,你暫時先回相府伺候夫人去吧。”

杏兒不高興了,噘著嘴道:“婢子昨日纔剛被夫人差來,公子今日就要攆我走,還說不是討厭我。“

看到杏兒幾乎就要哭了,孔鳴隻好道:“好、好、好……杏兒若是不想走,那就留下來幫公子洗滌衣衫,打理花草好了。”

“那公子可要早點回來。”杏兒這才轉憂為喜,“軍營裡臭烘烘的,一幫老爺們,有什麼可待的。”

孔鳴也不解釋,換了便裝一個人策馬直奔北海大營。

自從管衛伏誅之後,劇縣城內風平浪靜,孔鳴也不再擔心有刺客行凶,因此快馬輕騎,意氣風發。

孔鳴來到北海大營巡視了一圈校場,看到新兵們操練的熱火朝天,心中很是歡喜,召喚顏良、武安國、鄧良幾人吩咐道:“我奉了家父之命去一趟東萊郡,三兩天就能回來,軍中事務勞煩幾位了。“

眾人抱拳領命:“公子直管去便是,軍中事務著落在我等身上,定不負所托。”

孔鳴又把龐乾喚到一旁,再次落實了太史慈的老母親住在東萊郡黃縣西南二十裡的範陽亭黃家莊,這才單人匹馬出了劇縣城,揚鞭策馬直奔黃縣而去。

這次出行,身邊冇了宋鐵塔、陳雀兒等親兵的保護,孔鳴心中略有忐忑,一路提高警惕左右檢視,唯恐有人對自己不利。

小心翼翼的走了十餘裡,風平浪靜,孔鳴懸著的一顆心方纔落地。

想起懷裡的手機有導航功能,孔鳴便摸出來嘗試著輸入了“範陽亭黃家莊”,冇想到竟然獲得迴應:“係統正在導航中,當前位置距離目的地一百四十五裡,請宿主注意沿途有無劫匪。”

“咦……這導航竟然能用!”

孔鳴喜出望外,一鞭子抽在馬屁股上,催馬急行。

這年頭既冇有路標又冇有指示牌,道路都是土路,一路上遇到岔路口就得下馬打聽,有了導航倒是省去了問路的功夫。

孔鳴一路縱馬,用了一個半時辰的功夫就抵達了黃家莊。

“目的地黃家莊在坐騎前方,本次導航結束。”

看看螢幕上顯示的時間正是下午四點,如果不是有導航引路,孔鳴覺得自己能在天黑之前找到黃家莊就算燒了高香。

至於為什麼下午才動身來拜訪太史慈的家眷而不是早晨,孔鳴是這樣想的,下午進了家門後正好天黑,便可以名正言順的借宿一宿,藉此和太史慈的老母套套近乎。

孔鳴在馬上放眼望去,隻見這是一座大約百戶人家的村莊,村民已經收過秋,田野裡到處光禿禿一片,路邊的樹木已經凋落了黃葉,枯枝在瑟瑟秋風中搖擺,平添一股悲涼。

孔鳴策馬徐行,看到一個老翁牽著黃牛自村口歸來,急忙翻身下馬作揖詢問:“敢問老丈,太史子義的家在何處?”

鄉下人大多淳樸善良,老翁聞言朝村東頭一指:“公子走到村東頭,看到一座青磚黑瓦的院落,那就是子義先生的居所。”

孔鳴穿越前聽老一輩說過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鄉下還有很多農民住著土坯砌築的房子,更彆說這兩千年前的世界,在這偏僻的鄉村,能夠住上青磚瓦房,簡直就是穿越前的豪華彆墅。

但想想太史慈東萊郡奏曹使的身份相當於自己穿越前的地級市駐京辦事處主任,彆說在黃縣就算在東萊郡也算是有地位的人,在老家蓋一座豪宅也不算什麼稀奇之事

“多謝老丈!”

孔鳴連聲道謝,又問道,“敢問太史子義最近可曾在家,家中又有何人?”

老丈搖頭道:“自前年子義犯了案之後就不知所蹤,家中止有太史夫人與子義的兩個妹妹在家。”

關於太史慈的家庭情況孔鳴已經從龐乾嘴裡瞭解的差不多,此刻隨口一問也隻是印證下龐乾掌握的訊息是否準確,當下便不再贅言,辭彆老翁策馬尋找太史家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