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複這狗東西真是太可惡了,老子不宰了你,誓不為人!”

孔鳴揮劍亂砍,仗著馬快,僥倖從太史慈家中衝了出來,但對於太史芳華卻無能為力,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落在劉複這個混世魔王的手中。

劉複的手下吆五喝六的追了一段路程,見孔鳴越去越遠,隻好回去稟報。

人雖然逃了出來,但一股挫敗感在孔鳴心頭瀰漫,自己是穿越者又怎樣,自己有外掛又怎麼樣?在這亂世還不是照樣保不住自己喜歡的人?

嚴格來說還冇有達到喜歡的程度,隻能算是孔鳴這一世第一個有好感的異性,和太史芳華接觸的時間雖然還很短暫,但她的美貌與氣質卻已經讓孔鳴怦然心動。

“冇想到老子第一個看上的女人竟然被搶走了!”

孔鳴的心裡如同吃了蒼蠅,一邊朝北海方向策馬狂奔,一邊在心裡發狠,“不管了,什麼皇室貴胄,什麼北海王,就是天子又何妨?老子回去就點兵殺奔北海王府!

隻要劉複這狗賊敢動芳華姑娘一根手指頭,老子就滅他滿門!

什麼名義,什麼王道,什麼大義,老子如果連喜歡的女人都保不住,我還爭什麼霸業!我還奪什麼天下!”

“籲……”

迎麵突然響起一聲尖銳的勒馬聲,緊接著是一聲女子的嬌叱:“你這男子是丟了魂麼?本姑娘若不勒馬怕是要把你給撞飛了!:”

“怎知撞飛的不是你?”

孔鳴勃然動怒,真你妹的虎落平陽被犬欺,現在竟然連一個弱女子也跑出來欺負自己,當下毫不客氣的罵了回去。

隻是當抬頭看清對麵女子的時候,不由得當場愣住:“芳華姑娘?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隻見對麵馬上的女子明眸皓齒,風華絕代,不正是讓自己惆悵落魄的太史芳華麼?

對麵馬上的女子顯然也有些意外,愣了一愣道:“你這男子竟然認識我阿姊?”

“阿姊?”

孔鳴愣了愣神,然後迅速反應過來,這姑娘不是太史芳華,應該就是她嘴裡提到的武藝略遜太史慈一籌的太史風華。

“隻是這相貌和太史芳華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莫非姊妹二人是孿生?”

孔鳴總算搞清楚了,這不能怪自己,太史芳華也冇告訴自己說她們姊妹是雙胞胎,所以纔會鬨了這烏龍,“姊妹二人一個叫芳華,一個叫風華,應該是孿生無疑了。”

再去打量這太史風華,隻見她穿著一身大紅色的短衣勁裝,披一襲紅色披風,頭裹紅色幘巾,胯下一片棗紅色駿馬,腰懸佩劍,背掛強弓,當真是英姿颯爽,巾幗不讓鬚眉!

“你就是太史風華姑娘吧?你阿姊被北海王抓走了。”

孔鳴顧不上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道明瞭危險,“你阿姊說你武藝超群,還望速去營救芳華姑娘。”

“什麼,劉複這狗賊又來騷擾我們家了?早知如此,還不如上次把他一刀剁了。”

太史風華急忙撥轉馬頭朝綴在後麵的馬車飛馳而去,一邊縱馬一邊高呼:“阿母,不好了,阿姐被那混世魔王擄走了,你跟黃叔慢些走,我先回去看看能否救回阿姊。”

車簾挑開,太史夫人探出頭來歎息一聲:“唉……上次那北海王在我們家吃了虧,我就知道他不肯善罷甘休。說是進城尋找住處,還是大意了,早知如此不如連你阿姊一塊帶上。”

“現在說這些已是遲了,女兒先走一步!”

太史風華也不囉嗦,向母親稟告一聲,立刻撥馬就走。

太史夫人急忙呼喚:“二妮你回來,上次那北海王吃了虧,這次肯定帶大隊人馬過來。你阿姊已經被擄走,倘若你再有個三長兩短,讓阿母如何向你兄長交代?”

“那也不能坐視不管,任憑這些牲畜擄走阿姊!”太史風華揚鞭策馬,毫無懼色。

“咱們去報官,二妮你莫去自投羅網!聽說北海國新來的孔使君是個青天大老爺,咱麼娘倆去北海告狀,也好過你獨自去冒險……”

太史夫人心急如焚的呼喚,隻是太史風華已經飛馳如電,漸行漸遠。

“姑娘好膽色,小生隨你去救姐姐。”

孔鳴見太史風華毫無懼色,心生敬佩,撥轉馬頭緊緊跟隨。

“那魔王可是殺人不眨眼!”

與太史芳華的溫柔大方相比,太史風華冷豔的像是秋水,臉上冷若冰霜,冇有半點笑容,“你還是彆去白白送命了。”

“承蒙令姐仗義援手,小生豈能見死不救!”孔鳴馬鞭使勁抽在坐騎身上,這才勉強追上太史風華的背影。

見孔鳴執意跟隨,太史風華也冇有再說什麼,減慢速度等孔鳴跟上來的時候問道:“那狗賊今日帶了多少人來?”

“一百多騎。”

孔鳴忽然擔憂起來,“姑娘可有把握救回令姐?對麵可是有一百多騎,全是精兵。”

孔鳴想起顏良在劇縣野外救自己的時候麵對的是五六十個管衛家裡的門客,再加上自己和宋鐵塔、陳雀兒三人方纔合力殺散。

憑顏良的武藝區區五六十人肯定困不住他,但倘若要救人隻怕就困難多了,因為對方見勢不妙很可能會撕票。

顏良的武力值可是高達96,大概在漢末三國前十名的存在,估計連太史慈都不是對手;更何況現在麵對的是上百人的騎兵,以太史風華的武藝想要救人怕是困難重重。

太史風華冷哼一聲,雙腿猛夾坐騎腹部,恨不得肋生雙翼飛起來:“冇有把握也要救,這可是我一奶同胞的親阿姊。你若怕了,自行離去便是!”

孔鳴也懶得狡辯,趁著太史風華不備自懷裡掏出手機給她拍了張正麵照,然後打開“人才評定係統”上傳照片,輸入名字,檢測她的當前能力。

“先看看太史妹子的武力值再見機行事吧!”

五秒之後螢幕上出現了太史風華的所有屬性:

姓名:太史風華

年齡:十七歲

籍貫:青州東萊郡黃縣

等級評定:四星

初始屬性評測:統率73【 1.4】,武力90【 2.1】,智力60【 1.2】,政治36【 0.4】,義理96,膽量100.

當前屬性評測:與初始屬性相同。

兵種屬性評定:騎兵A,盾兵B,槍兵B,弓兵S,水軍A,器械B。

人才特性:巾幗英豪——當以異性裝扮上陣時鬥誌提升,武力 3。

“嘖嘖……風華妹子竟然有90的武力,弓兵屬性S級,綜合評定四星 ,我知道她是誰了!”

孔鳴越發肯定這太史風華就是曆史上跟隨太史慈出陣挑戰孫策的曲阿小將。正所謂打虎親兄弟,除了一奶同胞的血緣關係,誰會跟著太史慈去送死?

至於後來為什麼冇了曲阿小將的記載,孔鳴就不知道了,或者病死了,或者被江東虎臣群毆負傷,或者嫁人相夫教子都有可能。

但孔鳴現在卻很篤定這曲阿小將就是太史風華女扮男裝,如同流星般在曆史上一閃而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