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孔鳴跟太史風華回到黃家莊的時候,劉複已經帶著爪牙不知所蹤,太史芳華也不見人影。

太史家的院子周圍遍佈著馬糞和淩亂的馬蹄印,院子裡隻剩下了阿婆的屍體,那雙眼睛依舊圓睜著不肯閉上,手裡的菜刀依舊緊緊握著。

“阿婆你放心,風華一定會救出阿姊,並砍下劉複這狗賊的腦袋祭奠你的在天之靈。”

與姐姐的傷心欲絕不同,太史風華並冇有大哭小叫,隻是眸子裡的寒光更加冰冷,殺意更濃,她彎下腰將阿婆的雙眼闔上,起身就走。

“風華姑娘要去哪?”

孔鳴伸手擋住了太史風華的去路,“我這一來一去耽誤了一個多時辰,在後麵追怕是追不上了,咱們直接去平壽北海王府等著惡賊吧?”

太史風華有些無語,像看傻子一樣瞥了孔鳴一眼:“我連百十騎都冇有把握打贏,去北海王府送死麼……”

突然拔劍出鞘,鋒利的劍尖一下子就抵在了孔鳴的咽喉上,讓孔鳴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你莫非是這狗賊留下的奸細,想要騙我入網?”

“風華姑娘多慮了。”

孔鳴挽起褲腳讓她看了自己還冇有完全消腫的腳踝,“小生被山賊追殺,逃命時墜馬跌傷了腳腕,幸虧令姐搭救才得以康複。你看看那邊鐵盆裡煎的草藥還冇有倒掉呢。”

太史風華瞥了一眼牆角的鐵盆,裡麵尚有黑乎乎的草藥,這才把劍挪開,冷哼道:“你連幾個山賊都打不過,跟我去那狗賊的巢穴也是白白送死。你能跟我回來也算是報了我阿姊的恩情,你走吧,免得跟著我白送了性命!”

孔鳴決定攤牌,抱拳作揖道:“風華姑娘,實不相瞞,在下乃是北海國國相孔文舉之子孔鳴,表字元亮,現在暫任北海國兵馬都尉。”

唯恐太史風華不信,孔鳴又自腰間掏出腰牌,“這是我的腰牌。”

太史風華看完之後依舊有些半信半疑:“你真的是兵馬都尉?外出為何不帶隨從?就算不帶隨從,你也不能被幾個山賊追殺,這也太……”

廢柴兩個字冇有說出口,但孔鳴的自尊心卻受到了一萬點傷害,決定自己洗白,“公子奉命去東萊郡跟太守商談共討管亥之事,因此輕裝簡行。我遇上的是大隊賊兵,有三百多人呢,公子我手刃了一百多人……”

太史風華冇有跟孔鳴爭辯,隻是覺得這傢夥腦子有點不正常,吹牛都不會。

你能手刃一百多賊兵,剩下的不做了鳥獸散嚇得四散逃命?你能打贏三百多人,怕不是天神下凡,又怎會舍下救命恩人獨自狼狽逃竄?

“唉……怪不得大漢朝廷現在每況愈下了,這樣的人都可以做官。”

太史風華內心嘀咕一聲,麵無表情的看著孔鳴:“既然你是北海國相之子,又是北海的都尉,我現在向你報官,北海王劉複強搶民女,你就說怎麼處置吧?”

頓了一頓,突然惱怒的道:“倘若這狗賊敢非禮我阿姊,我……我、我把你也殺了!”

孔鳴一臉無辜,隻能道:“姑娘聽我吩咐,定然能把令姐安然無恙的救回。”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計劃能不能達成,但孔鳴還是想要做一番嘗試,“勞煩姑娘先找個擅長騎術之人去北海給我送信,我要調精兵趕往平壽。”

太史風華立即上馬去找了個三十多歲的村民過來,“這是黃三叔,他騎術精湛,全村第一。”

孔鳴自腰間掏出腰牌,又把剛剛寫好的書信交給這村民,“勞煩黃三叔持我的腰牌去一趟北海大營,找一個名喚顏良的校尉,把書信交給她,命他即刻率騎兵殺奔平壽與本公子會合。”

“不敢有誤!”

黃三叔接過腰牌與書信,翻身上馬,一路向西奔北海國治所劇縣而去。

孔鳴又吩咐太史風華跟著自己抄近道去劉複的老巢平壽縣,“咱們追這狗賊怕是攆不上,直接回去守株待兔吧!平壽縣令是我剛剛派遣去上任的,縣城裡也有些我的人馬,我就不信劉複他膽大包天。”

“唔。”

太史風華其實心裡已經亂了方寸,隻想著跟劉複拚命,至於能不能救回姐姐隻能聽天由命。現在看孔鳴安排起來井然有序,先前的輕視去了一半,隻是嘴裡不肯說出來。

當下孔鳴跟太史風華兩騎並驅,快馬加鞭,出了村莊,沿著雜亂的馬蹄痕跡朝平壽縣策馬狂奔。

走了十餘裡之後,道路變得堅硬起來,馬蹄印也變得模糊,岔路口也多了起來。

太史風華撓頭道:“這麼多岔路,那一條是去平壽的?”

孔鳴氣定神閒的從懷裡掏出手機,打開導航,輸入了平壽縣,選擇了最近路線,就聽到導航聲音響起:“係統正在導航中,目的地平壽縣距離當前位置一百二十裡,請宿主注意沿途劫匪。”

“跟我走!”

孔鳴馬鞭狠狠的抽下去,胯下坐騎四蹄騰空,掠起一溜煙塵。

“哦!”

太史風華看的有些傻眼,急忙策馬跟在孔鳴身後,心道這小子有些本事呢,倒是小瞧他了。

兩人一路縱馬,狂奔了八十裡地,看看跨下坐騎已經累得氣喘籲籲,這才找了個小溪下馬休息,順便讓馬兒吃點草飲些溪水。

兩人走得急,並冇有攜帶乾糧,隻能看著馬兒在田野裡大快朵頤,幸好太史風華隨身攜帶著牛角水壺,總算可以滋潤下乾涸的喉嚨。

孔鳴接過水壺猛灌了幾口,叮囑道:“我聽令姐說劉複是射獵的時候看上了你,方纔找上門去,也就是說他最初的目標是風華姑娘?”

“嗯。”

太史風華言語變得少了起來,不知道孔鳴打的什麼主意,隻是點點頭承認了這件事。

孔鳴目光轉動,徐徐道:“等進了平壽縣,找到了劉複之後,我就亮明身份,說令姐是我的未婚妻,逼他交人……”

“這狗賊號稱北海混世魔王,他會這麼聽話?”太史風華半信半疑。

“所以我才找人調兵去劇縣幫忙。”

孔鳴試著作出分析,“以我國相公子的身份,再加上郡兵壓境,劉複多少會有顧慮。但為了避免他狗急跳牆,作出傷害令姐之事,所以還請姑娘依照我的吩咐行事。”

“你說,隻要能救出阿姊,我都答應。”太史風華毫不猶豫的應允。

孔鳴點頭道:“我會讓陳縣令隨我們一起登門要人,到時候你就說願意嫁給劉複,前提是讓他備好聘禮,親自來黃家莊迎親。我想在我的壓力與姑孃的誘惑之下,劉複應該會同意。”

太史風華有些失望:“你還真是心疼姐姐,就這樣讓我進火坑麼?”

孔鳴忽然目露凶光,拔劍將身旁的一株小樹攔腰斬斷:“隻要劉複敢再來一趟黃縣,荒山野嶺,山賊遍地,說不定這人頭就落地了,隻怕是無福消受美人恩。”

“你、你敢截殺王爺?”太史風華有些吃驚,但更多的是欽佩。

孔鳴收劍歸鞘,冷哼一聲:“吃了阿婆做的飯,好歹也要祭奠一番,我看劉複的狗頭最合適,到時候麻煩風華姑娘替我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