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飛聽道袁譚的話冷笑道:“你不過也是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才這樣說,現在光豫州就有15萬大乾軍了,我們對麵就有近10萬大乾軍,雷公要是把洛陽城的20萬大乾軍調到潁川來,我們拿什麼打的過大乾的30萬大軍,而且你不要忘記,雷公20萬大軍當中光騎兵就有5萬,在潁川這個地方,我們怎麼打得過雷公的5萬騎兵!現在我們撤退,儲存實力,利用江南眾多的水道阻擊騎兵纔是最好的選擇!”

簡雍也跟著勸說道:“大將軍,豫州之戰,我們已經徹底敗了,要繼續留在這裡,反而容易讓我軍顯然危險的境地,我們應該早做打算了,要不然我們想逃都逃不掉!”

“現在的情況我軍敗局已定,大將軍你不願意走,我可要把漢中軍帶走!”而張衛不想就這樣把他的手中的士兵浪費在潁川,張衛很有自知之明,他大哥長老治理地方算一把好手,這些年敗漢中治理的如同世外桃源一般,但對外戰爭就不行了。

他手中的士兵雖然訓練了好幾年時間,但根本冇有經曆對外的戰爭,而現在天下其他諸侯的士兵都是經曆了十幾年混戰精銳,張衛在聯軍大營就發現,劉備手中的士兵精銳程度就遠遠超過了他手中的漢中軍,甚至後麵到了袁譚士兵,不要看他們是敗兵之將,但他們身上的煞氣卻也遠遠不是漢中軍將士可以比的,和這些中原諸侯相比,他手中的士兵和新兵冇有兩樣了。

張衛不是冇有自欺欺人過,認為自己的士兵上戰場一樣能打,但和雷公的部下一交手,卻被人家打的一敗塗地,還需要劉備來救。

軍營當中的武將都勸劉備撤退,但劉備卻苦笑道:“這一退,中原就真被雷公奪取了,好歹我們也要和雷公戰鬥了一場,這樣纔不能泄了軍中的士氣,要不然以後軍中將校那裡還敢和大乾軍正麵對戰!而且我們要是不正麵擊敗黃龍的大軍,黃龍怎麼可能看到我們撤退。”

這個時候趙雲說道:“主公說的冇錯,隻有我們先擊敗黃龍,這樣黃龍心有顧忌,我們纔好安全撤退!”

其他武將想了想,也認為劉備的顧忌有道理,黃龍手中還有2萬騎兵,要是他們一直尾隨大軍,他們還真很難撤出潁川郡!

眾人都有了共同的認識之後,劉備堅定道:“明天我們對黃龍發動主動進攻,先重創黃龍,讓黃龍失去追擊我們的力量,而後向著南陽郡撤退!”

說完劉備對張衛說道:“還公則帶領2萬漢中軍為我軍的預備軍,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

張衛激動道:“末將必定不讓大將軍失望!”

其實劉備是知道漢中軍戰鬥力差,害怕漢中軍在戰場上一觸即潰,連累到他們。可以說張魯在漢中休養生息十年時間,已經讓漢中軍徹底和中原軍隊脫節了,張衛帶來的士兵甚至不如當年冀州的郡國兵。和劉備這些在中原激戰了十年的士兵更是差了一階,彆的不說,光裝備就有天壤之彆。

在聯軍當中,不管是劉備還是袁譚都有三成士兵有鐵甲,而漢中軍不要說三成,連一成都冇有,隻有在軍司馬一級的軍官有鐵甲,兩萬大軍當中連上百副鐵甲都未必籌的出來,而且劉備從軍十幾年時間,自然也看得出漢中軍不但冇有見過血,甚至日常訓練都非常懶散。

最重要的事,劉備讓張衛進攻過黃龍的大軍,但漢中軍兩萬人卻被大乾的一個營的士兵擊潰,要不是他及時支援,隻怕漢中軍已經被大乾軍徹底殲滅了,漢中軍的戰鬥力如此差,他可不敢讓張衛去麵對雷公的虎狼之師!

話分兩頭,汝水河對岸的黃龍等人也在想辦法如何擊敗劉備的大軍!

“汝水河對麵劉備有多少敵人?他們還有冇有援軍?”黃龍兩眼望著大帳當中的豫州沙盤低聲問道。

他手中有15萬大軍,但卻被劉備逼的要向徐偉求援,這黃龍看來是非常丟臉的事情,他也想要在徐偉援軍支援之前,給劉備一個教訓!挽回一下顏麵!

“大概有10萬大軍,劉備從荊州帶來了5萬大軍,這些士兵都比較精銳,在戰場上我們的士兵甚至很難占據上風!”浮雲略顯憂色說道。

“好在這樣的軍隊不多,袁譚經過我們的多次打擊,他手中的老兵已經不多了,他這次帶來的3萬士兵戰鬥力已經比兩個月開戰之前差了一倍都不止!而漢中軍他們還活在靈帝還冇有死的時候,這兩萬大軍可以說比廢物差不了多少,我軍一營人馬就足夠殲滅他們!”說道後麵兩支軍隊浮雲的臉色終於輕鬆了一些!

黃龍嚴肅道:“雖然這兩支軍隊的戰鬥力差,但劉備卻是猛虎,執政說過猛虎帶領的綿羊可以戰勝綿羊帶領的猛虎!就是因為有劉備的帶領,袁譚和張衛他們的軍隊爆發出遠超他們本身的戰鬥力!”

“我想要在執政支援我們之前,給劉備一個教訓,不知道你們有什麼意見!”說完黃龍看向他手底下的將校!

大帳當中一片安靜,大家都思考,如何給劉備一個教訓!

這個時候劉石說道:“我們有機動的優勢,可以派遣騎兵渡過汝水進攻劉備的側翼,大漢聯軍精銳都在中原,兩側都是漢中軍和豫州軍,這就給我們擊破聯軍側翼創造了機會!”

宋義笑道:“都渡過汝水了,我們為什麼不想辦法徹底擊潰大漢聯軍,而隻擊破聯軍的一部。以現在大戰的情況來看,袁譚已經徹底被我們擊垮了,他們不可能再成為我們的障礙了,以後我們最大的敵人必定是劉備了,吞併張衛和袁譚的5萬大軍都不如擊潰劉備一萬大軍,要是將軍可以把劉備留在潁川郡,對我大乾而言,這就是蓋世奇功了!”

黃龍道:“劉備好不好殺,當年我一路從冀州和劉備戰鬥到現在的豫州,但劉備照樣活的好好的!”

宋義道:“即便殺不了劉備,但殲滅劉備的5萬精銳也是大功一件!我們可以派一隊騎兵沿著汝水河直殺劉備的後方,殺到南陽去,截斷南陽郡和潁川郡的糧道,糧道被截,大漢聯軍必敗無疑。”

浮雲看到沙盤說道:“那我們就要進攻南陽郡的魯陽了,那裡應該是大漢聯軍的糧草所在!魯陽的防禦必定非常堅固,光靠騎兵隻怕很難攻克魯陽城!”

宋義卻笑道:“我軍騎兵的機動性強,為什麼隻繞這幾百裡,而不繼續深入南陽軍,我軍完全可以派遣一營騎兵渡過汝水河,而後一路衝昆陽、葉縣、賭陽南下,直殺宛城,有機會就攻城,冇有機會就就是深入南陽郡,殺他個天翻地覆,讓劉備的後方徹底混亂,說不定我們還可以趁機占據南陽郡,為下一步進攻襄陽郡打下基礎!”

“我有一個更好的計劃!”這個時候大帳之外走進一個人,眾人一看發現是李儒!

黃龍奇怪問道:“你不是跟隨張白騎的,怎麼來到我豫州了!”

李儒笑道:“張白騎將軍已經帶領5萬大軍打算從梁縣進攻劉備後方的魯陽城,抄了劉備的後路,所以你們截斷大漢聯軍後路的想法是多餘的。而我之所以來這裡是因為我有辦法幫助你們擊敗劉備!”

黃龍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黃龍雖然這樣問,但他卻不保太大希望了,他們和劉備交手多年,知道劉備可謂是他們大乾最大的敵人,哪裡是那麼容易戰勝的,雖然他知道李儒是大漢最頂級的謀士,但卻不認為在戰場上這樣硬碰硬的戰鬥當中能出什麼計謀,幫助他們戰勝劉備!

李儒笑道:“這次劉備為了戰勝我們大乾,雖然因為糧草的關係隻帶了5萬大軍進攻,但這五萬大軍全部都是劉備的精銳,而這5萬精銳當中卻有不少我的老朋友,我可以策反他們!”

“老朋友!”黃龍馬上驚喜說道:“你是說胡珍,張濟他們?”

當年西涼軍因為董卓遭到暗殺,徹底四分五裂,其中大部分將領都逃到西涼老家,而後在大乾軍占據西涼之後再次投靠大乾,像李儒,賈詡和牛輔都是這樣的,而有一部分投靠了劉備,像胡珍,還有一部分想要養老,從西涼進入蜀中投靠了劉章,像張濟。等劉章被劉備吞併之後,張濟這些西涼軍的將士現在也投靠了劉備。

李儒點點頭道:“去年的中原大戰讓劉備元氣大傷,而在蜀中的張濟部下反而逃過一劫,這次跟著劉備來的西涼軍士兵大概有上萬人,隻要把這支大軍策反了,劉備必定會被我們即便,甚至有可能這10萬大漢聯軍都被我們吞併!”

黃龍遲疑問道:“這些年劉備也算是對胡珍他們不錯了,他們真會投降我們?”

如果胡珍決定背叛劉備,帶領1萬多西涼軍發動叛變臨陣倒戈,這就是一個重創大漢聯軍的機會,這不單單是黃龍多了一萬精銳,劉備少了一萬精銳,而是在戰場關鍵時刻,胡珍他們臨陣倒戈,反手一擊,對大漢聯軍幾乎就是毀滅性的。關胡珍他們的西涼聯軍就足夠擊潰漢中軍和豫州軍了,而他手中的大軍隻要拖住劉備手中的四萬精銳,就可以保證這次的勝利,他手中有8萬大軍,是劉備手中大軍的兩倍,完全可以戰勝劉備的荊州軍。

李儒堅定道:“胡珍他們當初冇有國相的幫助,還隻是西涼的小豪強,可以說他們現在的榮華富貴都是因為國相的幫助,胡珍當年也想要為國相報仇。他投靠劉備也隻不過自己的已經難以為國相報仇而已,想要有個棲身之地而已。

而現在袁譚是國相的仇人,荊州朝廷的三公九卿更是國相的仇人,這個仇他們不可能就這樣輕易放下的!雙方可謂是仇深似海,根本冇有和解的可能性,有機會胡珍他們肯定原因投靠執政!”

這點李儒非常有信心,他這些年也一直在打聽胡珍他們的訊息,發現胡珍他們雖然投靠了劉備,但卻冇有得到重視和信任,已經當初朝廷的三公九卿都是他們的敵人,甚至連呂布都仇視他們,要不是有劉備做保,隻怕他們早就死在王允這些人手中了。

但劉備也不好違太多人的願,隻能把張濟他們安置在荊州,益州邊遠地區,這反而讓張濟他們逃過了當初中原大戰。而等劉備需要精銳的時候就不得不召回張濟他們這些西涼兵了!

而張繼他們更知道現在大漢已經日落西山,投靠雷公纔是最好的選擇,早在幾年前張濟就開始聯絡李儒,所以李儒纔有自信重創大漢聯軍!

黃龍想了想也覺得這失敗無所謂,但要是成功了他們就可以徹底戰勝劉備了。

於是問道:“你打算派遣是去聯絡胡珍他們!”

李儒笑道:“我親自去!”

翌日半夜!

李儒聯絡上他在西涼軍的探子,而後偷偷摸摸的進入到西涼軍的營地當中!

“文才,好久不見!”李儒看著胡珍道。

胡珍吃驚的看著李儒道:“文優你怎麼來到聯軍營地了,你就不擔心被玄德公發現,砍死你!”

說完他還看向大帳之外,發現冇有人注意這裡,才放心下來!畢竟李儒和賈詡現在已經是西涼軍在河北最出名的兩人了,本來賈詡出名一些,但這次司隸大戰李儒一進入洛陽城,第二天洛陽城就開始發生動亂,最後成為兵變,大家都在傳這是李儒在挑撥離間,這才讓洛陽城大亂的,大家都被李儒形容成為一個惡毒的人,並且給了一個毒士的外號。

張濟笑道:“文優是我請來的!”

李儒看著胡珍問道:“你想不想個國相報仇?”

胡珍堅定點頭道:“當然想,隻是我一直做不到這點,王允和楊彪他們位高權重,我拿他們冇有辦法,呂布他們武藝高強,我根本打不過,即便是袁譚都是一方諸侯,根本不是我這樣的殘兵敗將可以對付的!”

李儒笑道:“現在我們的機會就來了,雖然我們現在殺不了王允,楊彪和呂布他們,但卻可以想辦法殺了袁譚他們!袁譚現在已經成為了喪家之犬,隻要這次大漢聯軍敗在潁川郡,袁譚就必死無疑了!”

胡珍驚訝道:“你想要讓我投降雷公?”

李儒卻說道:“不是投降,是歸順執政,這天下遲早是執政的,這次攻克豫州之後,隻要再剿滅青州的曹操,執政就可以派出百萬大軍進攻襄陽城,到時候,王允,楊彪,呂布他們一個都逃不掉,我們可以親自我國相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