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的頭貼在傅琛的胸前,能清晰地聽見他的心跳聲。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菸草味,還有洗衣液的馨香,還有那股獨特的木質香味。

她的頭埋在傅琛的懷裡,得逞般的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就這樣她還嫌不夠過癮,吸吸鼻子。

“那你以後彆和我反著來,我害怕我會得抑鬱症的。”

現在宋徽提什麼條件,隻要傅琛能力範圍以內都會毫不猶豫地答應她。他的下顎抵在宋徽的頭上,認真地回覆。

“好,隻要你說的有理就都聽你的。”

這才達到了宋徽心裡的......

《傻白甜夫人她深藏不露》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們是不是親嘴了?

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傻白甜夫人她深藏不露》筆趣繁體小説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