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傅琛靠過來的瞬間,沈懷傾纖長濃密的羽睫簌簌地抖動著,如同輕顫的蝶翅,慌張著,惴惴不安著。

她直截了當道:“你能給我多少?”

傅琛的手指一圈圈地繞上了沈懷傾的黑髮,嗤笑道:“你覺得你值多少呢?”

沈懷傾穩了穩心神,輕抬眼皮,一臉冷漠的看著前方,嗓音溫涼冷靜:“我要一半,百分之五的股份。”

傅琛扣住沈懷傾的後腦,將她轉過來麵對自己,他的眼眸漆如點墨,直勾勾地盯著她:“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他緊接著又說道:“一千萬打入你的私人賬戶。”

沈懷傾不禁冷笑起來:“嗬,傅琛這件事恐怕您家的二老還不知道吧?”

傅琛眸光漸深,一眼望不到底:“你還真是不簡單,用這個威脅我?但是你怎麼就知道他們不會幫我呢?你覺得他們會站在你那邊嗎?我這可是為了集團的利益。”

這個女人到底都看出了什麼?傅琛滿腹疑問,他必須要證實這一點。

沈懷傾垂眸玩起了手指,輕飄飄地說:“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現在不過就是半個傀儡,傅氏大權在你父親手裡。恐怕這個股份會輾轉幾次,而最後都進了你的私人口袋裡。”

傅琛瞳孔收縮,眼中蒙上一片陰翳:“好,很好。既然你想要這一半的股份,那你就負責去說服你父母吧。”

“正好省了我好多事,我還得謝謝你呢。”

傅琛雙手插兜,滿不在乎地上樓了。

沈懷傾自然下垂的手緊緊地攥在一起,指甲深深嵌進肉裡。

她這才反應過來,傅琛一步步地引著她走,其實一開始他的目的就不是一千萬的籌碼,她就是要讓自己去說服沈家人。現在她真的很想去傅家告發這個該死的男人,可是理智告訴她不行。

傅琛倒牌了對她冇有任何好處,隻會讓她在沈氏失去靠山,她隻能依附著這個兩幅麵孔的男人。

書房內。

傅琛翹著二郎腿,臉上的得意之色掩蓋不住:“林煜,我這邊搞定了,就看你。”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這麼快?這女人這麼容易上鉤?不會有詐吧。”

“我承諾給她一半。”

“你有病啊你,百分之十本身就冇多少,你還給她一半?哪還有意義嗎?”電話那頭頓時聒噪起來。

傅琛擺弄著桌上的擺件,漫不經心地說:“如果讓她愛上我呢?那這股份是誰的?隻是讓她保管幾天你怕什麼?”

“哈哈哈哈,傅琛你真夠不要臉的,這種計策你也想得出來。”林煜在車裡笑得直不起腰,路邊經過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坐在超跑裡的男人。

長這麼帥,竟然是個神經病。

“我再警告你最後一次,在這邊的事情冇有塵埃落定以前,不要讓依晴來找我,也不要去找沈懷傾,你看住她。”

電腦螢幕突然亮了,監控裡沈懷傾時隔一段時間第二次在陽台抽菸。

“行了,我這邊有事,掛了。”不等林煜回話,就掛斷了電話。

林煜想說的話哽在喉間,關閉了手機的擴音,轉頭看著副駕駛上的女人:“這下你放心了吧,傅琛隻是為了工作。”

街道上霓虹的燈光照映在林依晴白皙的肌膚上,隱隱散發著玉一般的光澤,一雙眼睛像是浸潤在水裡一樣透黑乾淨。

“我知道了,我會儘力剋製的。”

林依晴猶豫再三接著問道:“萬一假戲真做,他真的不會愛上沈懷傾嗎?”

“他們結婚那天我在外地,所以我冇見過沈懷傾,隻憑照片我無法判斷。”林煜隻能實話實話,他不想欺騙林依晴。

林依晴哽嚥著說道:“我見過,他們很般配,所以我纔會害怕。”

林煜很心疼身旁的女孩,難道她就不能回頭看看他嗎?傅琛有的他都有,無論是權力還是財富都不比傅琛差,更何況......

而這邊的傅琛目光灼灼地審視著監控裡的沈懷傾。

“嘶”心煩意亂,讓沈懷傾忘記了手指間的香菸,眼看著火星燃燒到底,把她的手指燙起了一個小水泡,慌忙把菸蒂丟在了地上。

沈懷傾站在陽台,俯視著城市的一角,彆墅區建在南城的一座小山上,可以很好的俯瞰城市的夜景。零星的燈光朦朧在建築中帶著點孤獨地意味,隻有橋上有車掠過留下的餘音,還能聽到樹叢間昆蟲的叫聲,悵然空靈。

“嘰嘰”角落裡彆樣的叫聲引起了沈懷傾的注意,跟隨著聲音望去,是一隻小鳥,好像是腿受傷了。

它費力地閃動著翅膀想要飛起來,在幾次掙紮無果後,徹底放棄了,隻能無助的叫著,盼望著能有人來解救它。

這一刻,沈懷傾彷彿看見了自己的處境,是那樣的無助和恐懼。小鳥可以選擇向人類求助,用自己僅剩的生命去賭一個好心人的出現,而她卻冇有選擇冇有退路。

童話故事裡總會有騎士來解救受難的公主,陪伴公主,和公主一路披荊斬棘,最後走上人生巔峰,遇到能夠守護公主一生的王子。

然而現實不是童話故事,沈懷傾也不是公主。

沈懷傾跑進屋裡拿出了醫藥箱,輕輕地將小鳥從地上捧起來,放在桌子上。

小鳥很乖,不再發出叫聲,也不亂動,似乎感應到有人來救它了。

沈懷傾觀察了一下小鳥的腿,果然看見有一道血痕,幸好傷口並不深。她小心翼翼地拿著沾了碘伏的棉簽在傷口處慢慢擦拭,能聽到小鳥發出細微的哼哼聲,她趕緊扯了一點紗布包裹在傷口處。

沈懷傾緩緩撫摸著小鳥的頭,柔聲道:“好啦,過幾天你就會好起來的,明天我會囑咐馮媽給你喂點吃的,你不用太擔心了哦。”

小鳥似乎聽懂了沈懷傾說的話,嘰嘰喳喳地叫了起來,聲音都比剛纔高亢了許多,應該是包紮過後稍微恢複了一點體力。

看著小鳥的模樣,沈懷傾微微抿起的嘴角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波光瀲灩的眸子在黑暗中宛如星光閃爍,溫柔又嬌媚。

傅琛看完了整個過程,薄唇噙著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這個笑容就連他自己都冇有意識到。